中国人民银行4月17日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今年第四次上调,而更为夸张的是自去年11月以来存款准备金率实现了“每月一提”。这不禁让人们开始考虑这样一个问题:难道存款准备金率上调是无极限的吗?对此,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不存在绝对上限。而这被很多人简单地理解为“存款准备金率没有上限”。
   这种说法准确吗?本期第三方我们来仔细推敲。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被误读 无极限但有条件

  货币政策工具之所以被如此高密度使用,是因为国内日益严重的通胀给政府带来了巨大压力。但是就算政府抑制通胀的紧迫性很高,但是“存款准备金率没有上限”的说法也似乎值得商榷。仔细揣摩周小川的讲话,我们不难发现,大家似乎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词:条件!“它(存款准备金率调节)都是取决于条件……条件如果变化,调整的力度和空间也会变化。”

  其实,周小川口中的条件就是存贷利差、存贷款利率和存款准备金利率之间的平衡关系。而三者之间达成的最优水平也恰恰是存款准备金率的上限。

上限 最优水平23%

  据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张晓慧等人研究结果显示,最优存款准备金率(可理解为存款准备金率的上限)由存贷利差、存贷款利率和存款准备金利率决定。而最优存款准备金率水平在23%左右,极端地看,其最大使用空间也不能超过50%。

  因为存款准备金率的利率为1.62%,这远低于市场利率,无限加大存款准备金率则意味着商业银行要承担巨大的差价损失。不可否认的是,商业银行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因此,它将采取表外业务或人为缩小存款规模来避免损失。而为了继续实现回收资金流动性,这时就要采取抑制存款利息和提高贷款收益(即存贷利差)的方式了。

  这样一来,资金压力就巧妙地转嫁到了存款人和借款人身上。而存、借款人也会吃这个亏,他们将在正规金融机构之外各自寻找机会。这样也不会达到最大化回收流动性的效果。所以三者如何达到一个最优水平直接关系到回收资金流动性的效率,从而直接影响抑制通胀的效果。

后果 没有免费的午餐

  既然存款准备金率最优水平是23%,那么超越这个水平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呢?再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消息一传出,就有网友如此调侃:对于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中国人民表示,坚决拥护。中国商业银行表示,没钱放贷,只能放高利贷。中国企业表求,经营压力很大,减工停产;中国刚需购房者表示:更难贷款,很是郁闷!

  虽然在有些人看来这种说法过于言重了,但是一旦存款准备金率真的过高后,这也许就不是危言耸听了。前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表示,每上调50个基点存款准备金率,则工行减少利息收入7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工行2010年度营业收入的0.19%。

  如果存款准备金率无限扩大,商业银行的利益就会受到挤压,同时央行的财务负担也会加重。而由此带来的存贷差的加大也会使存款准备金率的调节作用弱化。虽然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回收流动其利息成本也比发行央票低50%左右,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种方式是冒着弱化存款准备金率的货币调控作用的风险的。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4  策划\制作:张晗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