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发布了《2010年社会责任报告》。报告称,该集团正在加快推进金沙江上的溪洛渡、向家坝、乌东德、白鹤滩4座巨型水电站建设。消息一出,媒体纷纷跟进,这四座电站总规划装机规模年发电量相当于三峡工程的两倍。
   一个月前国务院刚刚通过《三峡后续规划》,首次指出三峡工程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的负面影响,半个月时间,长江由旱变涝,争议的热点也从三峡导致流域干旱到三峡如何进行防洪。上马新项目,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是,理由何在?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原因为什么迷恋水电

  中国确实是教科书上所讲的地大物博的国家,但与之对应的就是人口众多的现实。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都要求中国进一步的能源需求。但在低碳环保的世界政治诉求中,中国已承诺在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15%的承诺。“非化石能源”指得是核能、水电、潮汐、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绿色清洁能源。

  一次能源消费构成指的是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及各种一次能源消费在其中所占比例, 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及构成是指某年份 煤炭、石油、天然气、水能、核能、新能源等各种一次能源的消费量,以及各种一次能源消费在消费总量中所占百分比。中国的能源供应与消费以国内能源资源为主,煤炭是其主要能源。2005年的统计中国的一次能源构成中,煤炭占71%,远高于石油(22%)、天然气(3%)和水电(4%)所占的比重。因为日本地震引发的核电安全讨论仍将维持一段时间,所以,不难理解我国大力投资水电的原因。

地点 为何总是选长江

  兴修水利自古就是政府的政绩工程(此处为中性词),想想两千年前李冰父子在四川地区兴修的都江堰水利工程让成都平原减少旱涝灾害,成为天府之国。但是兴修水利自古以来也是劳民伤财的一件事,同样是两千多年前的秦国,同样是兴修水利工程,郑国渠修建的目的就是“疲秦之计”,当时战国七雄战争不断,韩国水工郑国来到秦国,说服当政者在秦国境内的泾河瓠口一带开渠引水。韩国原本指望用大工程让秦国劳民伤财,结果却被水利工程修好后的强大秦国率先歼灭。

  从历史案例分析,我们并不是一味反对兴修水利。作为新中国的公民,我们只是渴望有政治参与感,参与国家政治大事的讨论。为什么长江三峡之后又要即刻上马金沙江工程呢?为什么不在黄河流域兴修大坝呢?除了众所周知的黄河泥沙等原因,我们来看下最终发电量。计划中,在金沙江流域,将建设四座超级水电站,分别为溪洛渡、向家坝、乌东白鹤滩4座电站,这些电站规划装机规模近4300万千瓦,相当于两个三峡工程,年发电量约1900亿千瓦时。而在黄河流域最富盛名的三门峡年发电量多年平均下来不过60亿千瓦时,两者差距可见一斑。

态度建坝不能忽悠人

   金沙江上四座水电站成本巨大,在北京中国清洁能源论坛上,三峡集团规划发展部副主任李靖就曾对搜狐财经表示,仅四座水电站用来安置移民和土建的成本就达到4000亿,而当年三峡电站此项成本仅为2000亿。这4000亿资金的来源分为三块,大约60%-70%的资金构成是银行贷款,其余部分为三峡集团自主融资和企业自有资金。

  成本大幅攀升之下,四座超级电站的盈利前景堪忧。李靖坦承,在这种环境下,四个电站中有几个会出现亏损,“目前只能企业承担一部分成本,另外一部分成本将核算成电价”。他表示,只有等到投产之后,才能将符合国家规定的投资成本计算到电价当中。同志们看明白了吗?兴修水利原本是要造福民众,如今却将成本核算为电价由民众承担,那这样的工程建造理由又在哪里是不是需要论证下呢?

  建大坝防洪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兴建三峡时,我们从新闻上看到了抵御“万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的洪水,但是回想我们短暂的数十年生命中,为什么我们赶上了这么多次“百年一遇”呢?连日来的降雨已经为我们做出了回答,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微弱的声音、并不专业的水利素养知识并不足以让我们去判断金沙江工程利弊得失,但我等小民在大干快上需要大笔投入大范围搬迁的工程也会嘀咕:请不要再用防洪来做兴修大坝的卖点了,我们不吃那一套了。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6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