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Think Tank,一语双关的英文为思想的重量做了个注脚。25日和26日,第二届智库峰会在北京召开,国家副总理、美国前国务卿、英国前副首相以及政界、商界、学界的重量级人士出席峰会进行观点对抗。
   聚集了如此多方的智库峰会理应发挥更为巨大的作用,而不能满足于重复日常财经新闻的议题。让学界、商界的思想与经营状况不经新闻媒体的转述直接传到做政治决策的人耳中,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定义智库是干什么的?

  第二届智库峰会召开,但智库到底是干什么呢?这些人从世界各地飞到中国,到底是要解决什么问题呢?智库指得是由专家组成的多学科的,为决策者在处理社会、经济、科技、军事、外交等各方面问题出谋划策,提供最佳理论、策略、方法、思想等的公共研究机构。世界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是“系统化、 创新性、严谨性、综合性、实践性、客观性” ,其影响力不仅影响到美国的经济政治军事决策,更影响到全球经济、政治和军事的战略走向。兰德创始人弗兰克?科尔博莫对智库的定义是,智库是“思想工厂”,是没有学生的大学,是有明确目标和坚定追求,同时无拘无束、异想天开的“头脑风暴”中心,智库敢于超越一切现有智慧、敢于挑战和蔑视现有权威的“战略思想中心”。 

  别的咱不好争辩,但对那些还指望通过自己的言论影响政策走向的智库来说,可是不能挑战,甚至蔑视现有权威。正是外界对智库的赞誉与智库本身的高调与其倾向于干说不练的现实产生了极为巨大的反差,超越一切现有智慧?难道智慧还分三六九等?何况都超越现有智慧了,那稍微施展下身手早已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哪里还用得着挑战和蔑视现有权威呢?

原因 中国为什么需要智库

  那么为什么中国需要智库呢?因为智库就好像一个多面镜,从不同的角度可以看出不一样的面相。智库可以有多种身份角色,并不是所有的智库都要竭力避免和政府合作只为了证明自身的独立性,那样显然是不明智的,通过良好的政府关系,扎实研究与人脉挖掘,智库能有效的了解政策出台的前因后果与进度走向。而学者型的智库研究者则可以通过自己的身份去主导议题担当意见领袖。而当需要行动时,智库成员更要亲身参与其中。

  有人曾比喻说,“智库就是国家的智商”,智库的智慧深度往往体现得是国家的思考深度。在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张茉楠看来,全球化浪潮带来的国际分工将世界主要经济体分裂成三类国家,即以美欧为代表生产知识的头脑型国家,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生产物质产品的躯干型国家,以及以中东、巴西、澳大利亚为代表提供资源的手脚型国家。大国崛起总是伴随着智库的大量涌现。而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长期缺乏智库类型的意见领袖人物,中国要成为知识型/头脑型国家,智库时代必须加快到来。

现状中国智库必须推动变革

   搜狐财经的专栏作家管清友参加了此次智库峰会,他认为,全球智库峰会具有显著的中国特色:通胀治理、货币体系改革、能源安全、产业转移、资本流动与投资环境等议题都是中国关心的问题。中国关心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全球治理是世界大国共同的责任。此次峰会聚焦于全球经济治理,希望以后逐渐拓展至“全球问题”、政治、文化、军事等领域。

  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这样的一次峰会并没有带来任何政策的释放,和其它论坛一样仍然是观点的表达。作为在中国北京举行的智库峰会,会议邀请到的是中国以及世界各地最重量级的人物,像国务院副总理、美国前国务卿、英国前副首相都出席峰会,而其它政界、学界和商界的人物也都在峰会上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看法。比如厉以宁教授就与吴晓灵副主任就中国是否滞涨,中国货币政策是否偏紧进行了隔空争论,但这样的争论可以同时发生在另外两个人身上,可以是张维迎教授与周小川行长,也可能是陈志武教授和刘明康主席,我们希望智库峰会能超越这种日常出现在财经新闻的争论,如此高水平的智库峰会应该多从政策层面探讨国家与世界发展的议题,而不应该在现象定义上进行纠缠。

  智库峰会,应该是推动变革的峰会,观点激烈交锋当然是好,但在观点重合的领域,必须在已有共识的基础上推动变革而不能一味在“存异”上交锋。这必须通过峰会的制度设计让学界、商界的声音不经过滤得传递到官员耳中,这才是智库峰会与其它峰会不一样的地方,这才是智库峰会存在的价值。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6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