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们当中之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资金链断裂”这个词看上去并没有亲身体验到的那么可怕。可是,你想想你骑自行车的时候,如果自行车链条断裂之后你的处境也许你就会明白,资金链断裂是一个多恐怖的词汇。自行车断链条也许你只是摔得很惨,可是资金链断裂之后,惨况也就会顺着链条一层层蔓延。
  中小企业倒闭是近期频繁出现在报端杂志上的词汇,每一次宏观调控需要收紧流动性的时候,我们都能看到从“用工荒”到“倒闭潮”的转变,这难道必须是中国经济转型的代价?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现状倒闭与否,这真是个问题吗?

  真的有中小企业倒闭潮吗?每一次宏观调控时,我们总能听到媒体报道,某某企业倒闭,某某老板消失出国等等新闻,媒体追求新鲜性、刺激性的新闻往往夺人眼球,但同时也总让事实显得扑朔迷离,看不到全貌。

  在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地区,温州就是一个中小企业聚集的典型城市。根据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介绍“目前,大约25%至30%的企业陷入困境,有一部分停工或半停工,面临多方面压力。下半年中小企业可能陷入生存危机。”也许有的企业没有倒闭,他们因为限制用电在淡季甚至要一周停工4天,开工3天。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将目前的经济环境概括为“三荒两高”:即“钱荒、电荒、人荒(用工荒)”与“高成本、高税负”。还有的更进一步扩展为“五荒”——“钱荒、电荒、人荒”,还有“地荒和水荒”。资源短缺供求关系变化的结果,自然就是成本的高企。倒闭企业各有倒闭理由,可是到澳门赌博,借债的背后不都是企业普遍缺钱吗?
   但官方数据却无法显示中小企业大量倒闭。据温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温州市私营企业注销户数534家,同比减少14.56%;而温州市在册私营企业数量和注册资金分别同比增长15.11%和28.37%。市况这么糟糕为何还有这么多的冲入其中? 。

办法 人人都会说转型

   可是,真是无风三尺浪吗?难道央行今年来的六次上调准备金率,两调利率对中小企业根本没有丝毫打击吗?这是根本不符合经济基本运行原理的,成本上升,市场流动性紧缩,借贷成本提高怎么会不影响企业运营?银监会温州监管局主监管员周青冥认为,因为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部分企业被淘汰是正常的,尤其是一些过度扩张、重复生产、过度投资、高耗能、高污染以及产能过剩的企业,这正是宏观调控的结果。

  那么与拥有更多资源,更强议价能力的大企业来说,中小企业出路何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认为,目前的政策方向应当是积极推进中小企业的转型。除了加息抗通胀之外,还要降低准备金率改善信贷环境。他认为,要降低中小企业税收,来减轻中小企业在转型中面临的压力,同时重点促进中小企业进行技术升级;以金融、财税等多种手段鼓励中小企业之间的并购整合,促进优势的中小企业通过并购进行良性的扩张;降低管制行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希望进入的服务业等的准入门槛, 鼓励中小企业和民间资本进入新的行业领域。

转型无退路 背山面海,战无可战

   道理一箩筐,每个都挺有道理,可是每个又不大经得住推敲,比如加息不也是在提高借贷成本吗?也许反正中小企业也没法从银行贷到款,所以加息反倒影响不大了。促进技术升级?中国经济的突飞猛进很大程度上不就靠得是廉价的劳动力成本吗?浙江工业的特色是“低、小、散、落”,所以我们才有了义务的小商品市场,有了嵊州的领带大王,企业规模小,市况好时,人们夸奖说是船小好调头,可是市况坏时又成为抗风险能力差。中国经济和浙江一样就是依赖外贸出口,转型怎么可能一蹴而就。

  当中小企业决定转型时,当中小企业和民间资本准备进入新的行业领域时,面临的又是怎样一个经济大图景?一个字“限”,两个字“不准”。早先“新非公36条”就曾明确提出,“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鼓励民间资本发起或参与设立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金融机构”。但目前金融机构仍执行2008年的规定,即村镇银行发起必须由商业银行作为控股股东。金融业作为所谓的高端服务业,至今都无法对民间资本开放,这就好像是一个铁屋子,门窗都已经被关得死死的,然后埋怨屋内的人没有挠墙自救,哪里有这个道理。人们说,经济转型必将付出代价,如果这一定要有人付代价的话,为什么这些代价都要由解决了更多就业,更有活力的中小企业来承担呢?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6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