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要求中央各部门率先务于今年6月底前向社会公开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情况(因公出国、公务车和公款招待被简称“三公”支出),时限已过大半月,完成此项工作的部门寥寥。在对已公布的各部“三公”支出进行阅览后,我们觉得有必要进行一次独立审计,于是我们模仿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一份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我们必须感慨,这公开得连一些基本信息都没有,这是逗你玩儿呢吧。【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公款吃喝:还是不吃白不吃

定义 我们没辙了

  首先,我们澄下清。所谓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是指审计人员在审计过程中因未搜集到足够的审计证据,无法对被审计单位的会计报表发表确切的审计意见,所出具的一种不发表评价意见的审计报告,也即对会计报表不发表肯定、保留和否定审计意见的审计报告 。

  秦始皇两千多年前就统一了度量衡了,实现了传说中的书同文车同轨。这两千多年都过去了,办公都自动化了,各部位这稀稀拉拉不仅步调不统一,而且公布的内容也五花八门的,说要公开三公支出,有的部门还真就草草了事,公车支出多少,公款招待多少,出国办公多少,连点附注都不带有的。这不考验我们辛勤工作的审计人员嘛!



公车接送:买了不用生锈吗?

原因 这报表谁也玩不转啊!

   “三公”经费早就是社会热点了。想着有人还勒裤腰带,有人竟然可以公款吃喝,公车接送,还能出国考察,这就让好些人气不打一处来。国务院今年三令五申要求中央部门压缩预算, 7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强调,对“三公”经费支出等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内容要公开得更详细。于是,后来公布的各部委也确实让数字多样化起来了,这是好事吗?

  传说在早期电报刚发明时,记者之间为了抢新闻尽早把新闻电报方式传回编辑部,甚至会在传完正文后,递给发报员一本圣经,让发报员慢慢敲打,目的只是为了阻挡竞争对手使用同样的电报机。读各部门公开的三公经费,我的感觉就是这样,这都是什么数字啊,读农业部报表有一阵子我都以为我在读第六次人口普查农业部统计数字来着,当我得知农业部竟然有本级和49家部属二级单位时,我简直都震!惊!了!这要放到上市公司里,这是多大的母公司啊!这审计的活儿咱真是办不了,看了人家这么多数咱才明白,为啥一个简单三个数字,这各大部委竟然用了半年时间都统计不出来,能统计清楚,那都是人才啊!



出国考察:那是视野,是境界!

制造困难也要上 可也不能辛苦就不做啊!

  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事难办咱就不办啊,想想有那么多人公款吃喝、公车接送,出国考察好些人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啊!咱也不是不懂事理的人,吃吃喝喝拿拿的,能过得去咱也理解,可也得给咱个明白账是不是。你看早些年的4菜一汤就很深入人心嘛,我们完全可以规定公款接待标准是什么嘛,尤其是国家部委级别的,那皇城根下,菜价饭价咱也熟,您给个实在数。当年华尔街日报去采访富士康,文中就明确表示富士康每顿午饭要用掉10.6吨大米,你看人家并没说花多少钱,人家说吃了多少米。10.6吨比多少多少人民币更震撼吧。

  在最基本得公开都没做到的时候,就把汪洋大海铺头盖脸的浇过来,这简直是对中国民众最不负责任的举动。只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公车到底有多少辆?看着新闻媒体被绕着谈论为何水利部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占决算的八成多,我就愁啊,这简直就是放着大象不打去拍苍蝇啊!

   我们这个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报告要求的事情不多,就这几条:各部委麻烦了,如今都21世纪过了十年了,办公早就自动化了,做个报表连格式都不统一,这还都是公务员考试出来的呢,简直是连八股文都不会写啊!第二,你把具体数字摆一摆,别总给总数,人家上市公司做报表详细版本之外还有个简版呢,领导让你们公开详细点,咱可不能偷懒不做简版啊?不过,公开三公支出到最后连公车多少辆都不知道,这是逗谁玩呢?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7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