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专栏里呼吁大家有可能的话,去看一部名为《钢的琴》的电影,他说这部电影让那些企图在电影院里逃避现实的人们有了一次突然与当代中国直面相撞的机会。吴晓波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这个时代若真有尊严,它从来在民间。”中国人向来讲究文以载道,今年暑期档电影前有建党伟业的献礼巨片,后有变形金刚席卷影院,为了对《钢的琴》致敬,我开始想念《蜘蛛侠》的社会责任。【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擎天柱:谁的童年擎天柱是这个样子?

变形金刚 忘记小时候

  3D版的变形金刚?别怪我少见多怪,我一直以为红蜘蛛是我立体几何学得特别好的原因。小时候看变形金刚是每天傍晚的必备娱乐,然后白天放学后就跑到百货商场看摆满柜台的变形金刚折叠玩具,或者跟着拥有变形金刚玩具的同学屁股后面,飞速写好作业,然后用作业甩给同学抄,而他会递来变形金刚玩。就在简短时间的动手变形,体会三角与圆圈的契合,最终转化为后来的立体几何感觉。

  但是现在的变形金刚,已经从平面走向立体,眩晕感超越了穿越感,震撼的大片让人触目惊心,精心制作的情节让人激动不已,可是这个过程中童年没了。飞行太保、霸天虎的想象没有了,擎天柱的侠肝义胆舍己为人被用特有方式固定下来了。小时候就在声光幻影中消失了。



钢琴:小人物也要高雅

钢的琴 小时候的记忆

   我不是东北人,但我是北方人,看到大机器与灰色的厂房也总能回想起小时候得日子,童年很多日子就是穿梭在不同厂房之中与不同厂区的职工子弟进行划区作战。有人说《钢的琴》是一部久违的能敲响人们心灵深处琴键的影片,是第一部表现中国产业工人在改革开放、社会转型巨变中,所承受的痛苦和折磨,他们的努力与挣扎的影片。艰辛困苦但依然怀着希望,身处社会底层但不卑微,用苦涩的幽默淡然面对生活苦难...

  但是现实确实当财经作家吴晓波坐在电影院里看这部电影时,电影院里只有4个观众。而在前有建党伟业打底,后有变形金刚3追兵的情况下,《钢的琴》电影是否能盈利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有人在看过电影后说《钢的琴》演艺了一位普通且贫穷的中年男人如山般的父爱和对现实的无奈,感动得我数次眼眶发热。但是热泪已洒,在变形金刚3的全面攻势下,目前也只有少数几家影院仍在上映《钢的琴》。吴晓波将此称为“历史常常做选择性的记忆,因而它是不真实的,甚或如卡尔·波普尔所说的,是“没有意义的。””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蜘蛛侠 大片不忘社会责任

  电影需要说教吗?答案多半会是大大的NO。但是电影需要迎合受众吗?答案多半也会是“不用吧”。不仅是中国,全世界的电影似乎都陷入了这样的剧本两难。像变形金刚这样的大片,席卷了我的年少回忆,可看完之后,我除了大黄蜂和某款汽车的营销攻势,其它记忆损失殆尽,无论是在观影中还是观影后,我很少能想得起我的童年,我想这和我进电影院寻找童年契合感有所偏差。

  另一方面,《钢的琴》这样的电影却总是叫好不叫座,收获了好评与美誉,却很可能在商业上并不成功。人们说电影工业是否发达,是一国经济软实力的重要体现。那么中国一方面不能过于商业化,另一方面一味写实也已证明并不会获得商业成功,那么那个临界点在哪里?为什么电影工业会成为一国软实力,这是因为在电影中会传递出价值观,而这种不通过说教的价值观更适宜传播。我们看到了蜘蛛侠行侠仗义,因为在蜘蛛侠系列的最后,总会有一两句名言警句适宜传播,就好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就好像“我们每一个人都面临选择,我们要做怎样的人,在于我们选择做怎样的人”一样,这些话才是我们离开电影院时最终记在心里的话,这才是电影的功效。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7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