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发表“中国:2011年第四条磋商工作人员报告”,在评估中国经济基本面时,再次提出中国经济短期内所面临的主要风险:通货膨胀超预期、房地产泡沫膨胀和破裂、危机后贷款扩张导致信贷质量下降等。国务院7月12日要求房价上涨过快的二三线城市进一步实施限购等政策,紧挨北京的廊坊市随后迅速发布限价令。有关房价泡沫话题的谈论再度升温,如果房价泡沫有想法,那我们乐观其破。【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房价:脱缰的野马

悲剧 历史就是欺负老实人

  不知道历史还真不好预测未来,2008年在香港举行的中报发布会上,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严肃地表示:“下半年的形势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为此万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对此,万科将进一步下调房价,增加小户型比例,并减少开工面积、减缓竣工速度、控制拿地面积。这也就是当年广为人知的“王石过冬论”。

  可是一场次贷引起的金融危机,让中国大乱阵脚,先是4万亿刺激,后又是10万亿信贷投放,如果说这两年民众的金融学知识有提升的话,那要感谢中国人民银行(我们的央行)用教科书式的刺激政策演绎了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实践,由此掀起的楼价飞涨,通胀风潮又让我们记住了货币学派弗里德曼的那句经典话语“一切通货膨胀都是货币现象。”中国的刺激政策害苦的企业就包括有良好预判的万科。想想看,你已经预计好冬天降至,于是控制拿地面积,可是当信贷刺激时,地王频现,楼价应声而起,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跷跷板:给你十个支点,你能折断十根木头

现实 泡泡进行时

   从去年开始,中国确实开始采取了房地产调控举措,从房产税到限购令,我们见证了一线城市房地产狂飙突进,似乎也在等待泡沫的应声而破。可是,泡沫还没破。新闻报道表示“政府为抑制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而采取的措施,看来正在取得预期效果。IMF报告称,今年前五个月,中国居民住房价格平均比去年同期上升了7%,成交量出现不连续的下降。”

  如果涨幅7%就是达到预期效果的话,那迎接这个预期效果的肯定是一声接一声的叹息。想想看,争取了那么长日子,才好不容易把个税起征点从2000块调到3500块,可是根据公开资料起征点上升到3500元,纳税人口从8400万人减到约2400万人,结论:原来中国月工资3500元以上的只有2400万人,占人口总数的1.8%,98.2%的人月薪3500元以下。那么提问:在中国还有哪些城市的房价在3500元以下呢?



摩天大楼:天价房

软破 必须让收入增长超过房价增长

  国际上流行的是计算房价与收入比,就是把住房价格与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做个比较。一般认为,合理的房价收入比的取值范围为4-6,那么按照3500元的标准,3500乘以12等于年收入4万2千,别说乘以6了,我们按照中国国情乘以10才不过42万,即使夫妻两人同为3500,也不过7000元,84万的房价收入比如果在北京,估计能在河北大力发展的环首都经济圈买一个一居室吧,然后每天花4个小时往返在路上上班。

  同志们可能也听过无数次上面的分析,早已对脱离国际行情的中国房价无可奈何。当我们谈论房价泡沫时,甚至会听到有人告诉我们“房地产部门在中国经济中占有中心位置,直接构成 GDP 的 12%,且房地产对上、下游行业及政府收入有重大影响,因此,房地产泡沫将给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严重风险。”

   那么,房价泡沫怎么破?我们有个小主意,如果经济有硬着陆与软着陆之分的话,那么泡沫也有“硬破”与“软破”两种方式,如果硬破不行,那么为什么不思考“软破”形式?十二五期间有一个工资翻番的计划,如果这真能在房价不大幅上涨的情况下实现,那么将有效缓解房价过高,至少从房价收入比上可以让人们心里踏实一点,所以,暂且乐观的相信房价会稳定下来吧。俗话说秋后算账,这事,不能急。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7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