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6日,中国一年一度的“国考”拉开帷幕,133万考生去竞争1.8万个国家公务员职位,而这10年间,中国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猛增近42倍——到体制中去,已经成为最靠谱的选择。
  同样是文明古国的希腊,“体制”热也极度流行。但最近希腊的公务员们有些烦恼:这个国家正一步步陷入债务危机深渊直至无法自拔。而导致这一切的根源,与希腊公务员们享受到的特殊待遇,有着极大的关联。【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少数人的盛宴 体制内高福利,危机的来源

  和中国一样,希腊也是个喜欢讲政治的民族,所以这两个国家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政府,两国的人们也都以加入体制为荣。所不同的是,希腊人搞砸了,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债务危机,而这场危机的真正成因,相信中国人并不陌生——长期以来,公务员们通过表面“合法”的手段获得种种好处,掏空了国家财政,而民众也对加入体制趋之若鹜。但当危机到来时,谁也不愿做出一点牺牲,指望让全民甚至全世界帮他们的贪婪、奢侈买单。

  事实上,根据希腊经济网站的数据,每年希腊政府都要为公共部门雇员支付数十亿欧元的福利,占了财政支出的大部分比例。希腊的公务员们享受到的薪酬福利,比私营部门高出近一倍,一年14个月的工资,至少一个月的带薪休假,58岁就可以退休,退休后仍可以一年领取14个月的养老金,甚至退休金还可以“世袭”——已经去世的公务员的未婚或者已婚的女儿,都可以继续领取其父母的退休金。希腊的公务员们还享受着各种额外奖金,每个月从5欧元到1300欧元不等,奖金名目繁多,比如会使用电脑、会说外语、能准时上班——而即使有奖金的激励,很多人还是一年中有7个月在下午14点半就下班了——相比之下,中国的公务员们还算够敬业了。

  超高的待遇、福利,导致在希腊人人以成为公务员为荣,想尽各种办法当公务员或者公共事业部门的雇员,公务员系统迅速膨胀,总数占了全国劳动人口的10%,是英国的5倍,如果算上公共部门的其他雇员,这个比例会更高。

  希腊的福利制度可真是“少数人的盛宴”——以“合法”的手段占有了国民创造的财富和欧洲各国的经济援助。然而缺少了中国这般的“人口红利”和廉价劳动力经济,希腊的国力最终无法负担如此臃肿庞大的公共部门体制。

一个国家,两个世界 体制内外两重天

  希腊奇特的福利制度造就了两种人:一种是享受着高薪高福利清闲的“体制内人”,另一种就是“体制外的”。希腊的工业并不发达,旅游业是支柱产业,失业率高达17.6%,失业人口近10万,而用于家庭、医疗、失业和社会救济等方面的财政支出仅占3.2%,失业保险覆盖面低,申请难度高,失业补助开支还不到GDP的0.1%,仅为欧盟平均水平的1/5。

  如此低的体制外福利制度,除了造成“公务员热”外,还严重影响了人们创造财富的动力。整个国家都想方设法,要么利用“合法”的制度,要么用尽各种手段,从政府捞取好处,而不愿创业或者搞实业——既然缴纳税收也是给公务员们发了福利,那还不如逃税、移民转移资产,甚至干脆什么都不干,晒晒太阳喝喝葡萄酒考公务员去。全民创造财富的动力衰竭,又要维持这套福利制度,只能举债度日。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债务危机爆发,不足为奇。

  希腊雅典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系教授迪米特里·索提罗波罗斯一针见血地指出:“希腊福利制度与欧陆和北欧国家的不同之处在于,它非常不平衡与不平等:少数利益集团,特别是公共部门的雇员和自由职业者的利益集团,成功地从国家那里获取了非常优厚的待遇,他们是‘体制内’的。在政治庇护架构下,他们通过国家补贴和额外转移支付获得了职业保险计划,而私营部门的工人和雇员则享受不到这些福利,这大部分人是‘体制外’的。这些体制内的利益集团,抵制任何针对希腊福利体制的改革。”

想改革?没门 公务员不愿放弃到手的好处

  危机爆发以来,帕潘德里欧政府计划削减财政支出、改革福利制度,希腊各地一直抗议声、游行不断,而最积极的就是那些利益受损的“体制内人”。今年10月,一万六千名公务员在雅典发起了24小时的罢工,而在今年2月24日,更是有50万公务员参与大罢工。除了罢工,强势的国有部门动不动就以停水、停电、停公交要挟。比如希腊国有电力公司发出威胁会“让全国陷入一片黑暗”,国有交通公司也威胁要让全国交通瘫痪——跟他们比起来,中国发改委要发起电信和联通的垄断调查时,也仅仅只是大楼电话“被瘫痪”而已,看来,中国的利益集团还不如希腊的强势。

  在危机面前,那些过惯舒服日子的“体制内人”并不打算与国家同舟共济,让出好处共度难关,反而一副不见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样子。美国经济学家奥尔森的利益集团理论就曾指出:国家被一个个分利集团控制在手里,它们在捞取利益上毫不手软,但即使面对国家危机时,却仍不肯吐出一点好处共度难关。

  大概,既然希腊的国家公务员们不愿放弃任何好处,那么除非希腊政府学习中国,让财政收入高出GDP数倍增长,否则要度过危机,基本上,不可能。

搜狐财经出品 2011.11  撰稿:刘宇翔 编辑:汪华峰 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