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这春天里。”一首《春天里》唱出当代农民工内心的酸楚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据统计,农民工后备力量每年比此前高峰时减少了600多万,三年差不多少了2000万人。“民工荒”现象今年表现得尤其突出……。
  节后农民工返城高峰即将到来,我们再度关注农民工问题,是因为他们早已对城市生活、对中国经济变迁有着巨大的贡献,更因为想成为“城里人”的他们在奉献之后,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半拉子城里人”,要进城,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不少“路障”,比如教育、比如户籍……。【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城市已离不开农民工 民工荒,“慌”了城市人的生活

  农民工返乡让城市得了“一场病” 当农民工们像候鸟一样从城市返乡过春节,几乎所有的城市都陷入了“半瘫痪状态”。不论给出的工资有多高,企业都无法在劳动力市场上招到合适的工人。而春节“用工荒”这样一个老话题,也成了多年一直无法破解的难题。对很多农民工来说,一顿年夜饭固然重要,但随之而来的春节后大面积跳槽,却让很多企业伤透脑筋。

  没有民工兄弟,连新鲜蔬菜都吃不到:连吃几天“年剩饭”,城市里的徐先生有点厌了,想吃点新鲜蔬菜换换口味吧!没想到,连跑了几个菜场,都吃了闭门羹。想吃盆酸菜鱼,徐先生下楼找了一圈,发现小餐馆纷纷贴出告示闭门谢客:“过年回家,本店自正月初八起恢复营业,敬请谅解!”无奈之下,决定到大饭店去吃一顿。“点了4个菜,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个服务员要管五六个包厢,最后找杯子、倒水、拿餐巾纸只能自己动手。”徐先生说,他终于明白,民工兄弟对生活多重要。

"半拉子城里人"的梦想 其实不想走 其实我想留

  融入城市的愿望很强烈:据统计,中国已经有一亿五千多万农民进城打工。从2005年起,农民从打工中的收入,已经超过了他们在农业中的收入。如今,“80后”“90后”新一代农民工已成为打工者的主体,这一代农民工与上一代农民工的重要区别在于他们正在逐渐融入城市,很多人是随上一代农民工在城里长大的,他们融入城市的愿望很强烈,在城市定居,成为真正的“城里人”,是他们中很多人的心声。

  城市中的边缘人:尽管农民工进城已经成为中国城市化的一部分,但绝大部分农民工的技术水平有限,收入较低,很难承受城市的高生活成本。他们往往只能是城市中的边缘人,长期保持流动人口的特征。事实是,已经进入城市的农民工与城市人之间仍然横亘着一条巨大的鸿沟。

首先须权利公平 农民工真正进城尚有诸多“路障”

  农民工,城市里的陌生人:现在很多打工者的就业、工作、收入都不尽如人意,城市对外来务工人员仍然是一种陌生和疏离,缺乏归属感,户籍、福利差距、子女入学、考学等现实问题就像拦路虎。很多农民工在城市住的是集体宿舍、工地,一家人平时难得一聚。也就是说,城市房价太高、城市生活费用太高、城市就业风险大、没有城市户口、在城市受歧视等因素,成为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的主要“路障”。

  首先必须解决“权利荒”: 要解决这些问题,首先必须解决“权利荒”,打破身份限制,在包括户籍、就业、住房、教育、卫生,社保、福利等制度层面实现根本改革,使农民工成为城市居民。另外,还要切实提高农民工对企业的认同感和责任感,合理地提高农民工工资,尽快解决农民工的“二元”生存和发展模式。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2   策划、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