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
                                               分享到:

经济改革能做的已经差不多了

  • 如果政治改革不发生,如果民主、法治、宪政制度建设方面没有进一步变化,经济改革所能做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差不多了。当然,国有企业可以在不改变基本政治制度,不改变宪政、权力制衡架构的情况下做更多改革。但要把目前的国进民退趋势从根本上扭转过来,就必须有政治改革的支持。除此之外,也要从根本上对行政部门的征税权进行制约,没有政治改革这个大前提,很难做到。【内容全文

国企等既得利益者阻碍国企产权改革

  • 现在每年90%的新增就业来自中小企业,而它们占用的社会资源尤其金融资源少得可怜。也就是说,在整个经济的资源不是无限的情况下,不是国企能否产生价值的问题,而是国企占用这么多资源、享受这么多特权但创造的价值很少的问题,是国企挤掉民间创业创新空间的问题,是国企造成各行业无法平等竞争、破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的问题。【内容全文

缺少司法体系,证监会很难保护投资者权益

  • 单靠证监会一家,而没有司法体系的配合,很难保护投资者利益。即使有司法体系的配合,没有执法体系的配合也不行。公安系统、检察院系统是不是能够中立、独立地运作,坚守他们职责,又是另一块必须跟上来的制度安排。与此同时,媒体是不是能独立监督,是否能享受到足够的新闻自由,也非常重要。【内容全文

发改委为什么不能促进经济发展与改革

  • 不只是发改委,其他部委也如此。他们只有行使权力的冲动,没有被问责的机制。结果,发改委也好,其他部委也好,都是权力很大,但是责任没有多少。权和责没有对应,最后这些机构失控膨胀,权力往不该去的方向扩张。之所以有这样一个系统性局面,都是因为全国人大没有发挥作用,没有对行政权力进行制衡。【内容全文

既得利益等三个原因阻碍土地产权改革

  • 土地产权改革难以推进有三个原因:第一,有意识形态方面的误区。第二,既得利益群体,包括地方政府,会不顾一切的阻挡改革。第三,某些决策智囊对于土地制度变革带来的影响,没有真正全面的专业化理解。实际上租佃交易市场将钱和地、和种田能力三方面的生产要素给拆分开来了,于是,只要能干,就算没有土地、没有钱也照样有很好的机会去创造很多收入。【内容全文

以赎买机制推进国企改革有失公平

  • 因为国企员工不管是医疗保障还是退休、住房等待遇,都已经比民企、中学、小学和大学老师的好,他们跟其他政府单位雇员一样都得到了当期的优越待遇。在他们享受的待遇和收入已足够高的前提下,还要在国企股权民有化时额外给多分,这不公平。最好是把剩下的国企股权都由现在的国资委持有,把国资委改成国民权益基金管理公司,同时把国民权益基金的股权均分给13亿公民。【内容全文

中国早就应该终结审批制

  • 中国早就应该终结审批制。道理很清楚。在审批制下,中国的上市公司质量、可信度变好了吗?没有。那么多公司在造假,照样还能通过审批。如果从审批制转变到上市注册登记制,刚开始很多投资者可能不习惯。但是很快的,通过损失他们会被教训的慢慢习惯,慢慢知道自己对自己负责,而不是指望证监会帮他们。【内容全文

北京房价高得离谱 离合理价位还差很远

  • 以纽约的房价和北京比较:几个月前在曼哈顿最繁华区100平米的房子,要130万美元。如果按照纽约一般人收入在4万美金一年算,等于是一个普通纽约的人32年的工资。北京一百平米的房子按照3万一平米,也要300万。对于可支配年收入是3万的北京人,需要100年才能够买得起100平米的房子,显然北京的房价是太离谱了。【内容全文

策划| 搜狐财经 2012.05 采访地点| 北京 采访者| 周克成 单秀巧 专题制作| 单秀巧

| 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