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财经
刘胜军解读证监会新规
刘胜军专访编者按

刘胜军:审核制是股市乱象之源,股市成坏人的天堂

现在,人为地维持这样一个高的市盈率,对谁有好处?只能说对证监会的一些人有好处。目前这一个架构下,真正受益的是两类人,一个是证监会,就是拥有权力的人;第二个受益人,就是那些想方设法拿到上市资格的公司,因为只要公司上市了,这些人就可以捞一票。受损失的当然是中国的普通投资者们,以及没有机会上市的大量企业。【以下文字是刘胜军先生授权发布

  搜狐财经:那么,您认为证监会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分流”IPO压力?为什么在今年中国股市比较低迷的时候,还有那么多企业排队IPO?

  刘胜军:我们不仅不应该分流IPO,而且我觉得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放开IPO审批制,把股市的泡沫真正地挤出去。现在有800多家企业在股市如此低迷的情况下还排队等待IPO,这个事实就说明现在的股价还是太高,否则那些企业为什么不到海外上市?

  当然,说到这个问题,企业去海外上市和国内上市,不仅仅是定价的问题,还有一个监管风险的问题。比如近期很多中国概念股从美国退市,为什么退市?其中一个原因是到中国上市估值更高。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的监管很严厉,香港的监管也很严厉,这使得很多公司不敢到海外上市,或者在国外上市太难受,还是愿意回国内上市——在国内上市多好,也没有人管你。

  搜狐财经:现在是熊市,如果放开IPO,会不会引发股市暴跌?废除审核制的条件是什么?

  刘胜军:这些年来,人们一直在回避谈中国股市问题的实质。很多人会说,放开审批,大量的公司会上市,股价一定会暴跌。我觉得这个论调也是错的,股价暴跌,说明现在股价太高。

  人为地维持这样一个高的市盈率,对谁有好处?只能说对证监会的一些人有好处。目前这一个架构下,真正受益的是两类人,一个是证监会,就是拥有权力的人;第二个受益人,就是那些想方设法拿到上市资格的公司,因为只要公司上市了,这些人就可以捞一票。受损失的当然是中国的普通投资者们,以及没有机会上市的大量企业。

  中国股市到目前为止就是掠夺财富的市场,中国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还没有认清这个本质,还抱有幻想。另外受损失是中国大量的企业,因为审批制把证券市场搞得半死不活,最终结果是大量企业想上市上不去,没有机会,我们现在面临是这个困难。对于中小投资者,对于中小企业,甚至对中国经济都是很大的伤害。

  当然,取消审批制,股价会暂时下降,短期内会遇到比较大的舆论阻力。一些中小投资人,肯定是反对放开IPO,因为IPO一放开,股价还要下行,虽然这是泡沫,但是短期带来的压力会引发一些抗拒,大家会认为证监会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我认为这是一个长痛和短痛的问题。如果我们的股市跌到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水平上,中国的股市,对投资者来说才会有真正有投资价值。为什么我们中国投资者老搞短期的投机?就是因为我们股市一直处于价格泡沫的状态,不投机没有办法。如果我们下决心真的把审核制取消了,股价跌到合理的水平,中国股市才有可能向一个长期健康的方向发展。

  我主张放弃IPO审批制,不是说没有条件的,那就是要加强监管。从目前中国证监会对内幕交易、股价操纵、上市欺诈这些行为的惩罚力度来看,实在是太轻了,那根本不叫惩罚,大多数情况下是在变相的鼓励这些违法者,因为他违法的成本远远低于获得的好处。我们如果要放开审批,同时证监会一定要真正回归他的主业,把监管做好。如果监管做不好,像一些人担心的那样,会出现一些造假行为,这是毫无疑问的。既然设立了证监会,那么“抓坏人”本来就是职责,如果连这个都不做,要你证监会干嘛?

  另外一个角度,如果证监会不放弃审批,那么,它就永远没有兴趣搞真正的监管,现在只是抓一两个坏人,做做样子,选择性执法。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没有放开IPO审批,上市公司造假依然难以遏制。最近一段时间,上市公司造假爆出的案子越来越多,我觉得明年可能会更多。

  搜狐财经:要在中国股市上市,首先必须经过证监会审核,但为何很多公司上市后却业绩变脸?

  刘胜军:有人说审批制可以防止造假,但其实有时候可能会鼓励造假。原因很简单,第一,寻租的空间大;第二,既然证监会有权力,造假者很容易搞定某些人,所以最终上市的不一定是最好的公司,也不一定是最缺钱的公司,而是最能够搞定某些证监会官员的公司。这样的局面,对中国经济来讲,对中国整个社会发展来讲非常不幸的事情。

  中国股市搞了22年,应该说审批制是乱像之源,是“皇帝的新衣”,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就是没有勇气面对这个问题。之所以没有勇气,是权力部门不愿意放弃权力,又担心对市场的短期冲击。如果我们再缩手缩脚,中国证券市场就永远不会健康,我们的市场永远会停留在低水平重复。

  因此目前的熊市是机会,如果证监会能够下定决心,只需要做两件事情,中国股市完全可以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第一件事,取消审批,不是说不要“审”,信息披露、审核要有,但是不要实质性的审批。不要判断这家公司的财务、成长性怎么样,这不是证监会该干的事情。

  第二件事,把主要的任务放在监管上,打击内幕交易,打击上市欺诈。如果有必要的话,我看李稻葵也提出这个观点,我也呼吁过——可以考虑设立一个全国性的证券法庭,把证券案件集中审理。证券市场的案子都是危害很大的案子,但是在目前缺乏司法独立的情况下,确实很容易受到地方行政体制的干预,这对证券市场的发展有很大的障碍。

  此外,据说证监会还要对排队IPO的公司重新审核一下,看哪家公司财务有问题。但其实,这等于变相寻租,等于再给行贿开个口子——既然第一遍是你审的,现在又要审第二遍,如果审出了问题,说明第一遍白审了。我们监管部门做事情的逻辑是很荒唐很可笑。

  但就是这样荒唐可笑的事情,却一再发生,所以我觉得很悲哀。

  李克强指出,改革的突破口,就是要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具体到证券市场上,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应该说是非常清楚的,IPO本身是一种投资行为,是市场行为,既然是市场行为,就应该由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双方博弈来决定,和监管部门没有关系,监管部门唯一做的事情就是保持公平有序,保证没有人造假就行了,其他都不关证监会的事情。

  这一点,李克强副总理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为什么证监会没有人落实?我实在想不通。

  作为企业,是考虑到中国股市上市,还是去银行贷款,还是去美国或香港上市,做决策的时候,首先要考虑什么?第一,上市的回报是多少,第二,上市有多大风险。

  目前中国上市是回报最高、风险最低的、市盈率高、监管最差的,对上市公司来讲,是坏人的天堂。我们这种激励是非常不好的,带来了很多扭曲性的激励,这种激励如果不改变,中国证券市场是没有希望的。

  (本文编者:刘宇翔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010-62728613 您有好的建议请发送至邮箱:yuxiangliu@sohu-inc.com)

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开心网开心网 人人人人 白社会白社会 分享到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搜狐财经出品 ·策划制作:刘宇翔 ·设计制图:余芳芳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