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财经

北漂们的心声:

  • 多年前,和很多人一样,背井离乡,独自闯荡北京。这些年在北京,最大的感受不是自己拥有了多少现实,而是渐渐远去的理想。昨天夜里,理性的我非常感性的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妈妈,世界末日肯定有,但不是我们生活的年代。但我还是想跟妈妈说说心里话,却又戛然而止。很多北漂族和我一样,心灵上是孤独的。这个霓虹灯晃晕了我们的京城,多少是有些迷失的。

  • 怜悯,看很多北漂族的文字如同自己。起初怀着一颗被同情的心,想写下这些,不在乎末日的特殊,只是想找到一个宣泄口。没有对妈妈说的话,是因为我们在成长,我们必须学会担当。对于我这样普普通通的孩子,其实到了现在这一步,我已经很知足,而且我也学会乐观的面对生活。可是,我们都有过去,都有想要说说自己酸楚的地方。

  • 这些年,我住过地下室,住过隔断间,吃过大学食堂的饭菜,吃过泡面,也和很多人一样为曾经的几块钱而发愁未来的日子。每个月的工资算计着如何度过一天又一天的时光。总是在幻想着拿着更高的工资,却被现实残忍的抛弃。当我们工资一千的时候,计划着拿两千的生活,而也许现在拿着一万元月工资的你也无法满足。人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特别是生活在一个浮华的城市中。

  • 买房,是北漂的终极目标,大多数人想到归属感,而要通过物质的满足来弥补。可如今的高房价,让绝大多数人痛心。是的,我们是苦逼的一代,屌丝的80后。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价值观,说不在乎钱财,但精神上,我们也是空虚的。难就难在,我们并没有完成马斯洛最基本的生理需求。

  • 感慨了这么多,消极的心态可以有,但生活还是要乐观。为什么?因为我们还活着,我们最希望的就是将来能快乐的生活。而现在快乐的生活,知足常乐为何不可?我们都有嫉妒心,仇富仇官,看着长安街上的奥迪A6,看着工体夜店里的富二代,低头行走在国贸的高楼下。收住这些吧,和我一样的朋友们。我们总是学不会放下和看淡,我们不需要绝对的高境界,但我们可以做到仅有的快乐,那就是过好每一天。想想如今高高在上的官商,多数都经历过历史的痛苦,才有了如今的万人仰慕。我们的路还很长,世界末日还没有到来,最起码在我们有生的年代不会到来,珍惜当下,天道酬勤。理想与现实、贫穷与富有的差距是如此的悬殊,但如果心里不能平衡,生活便会失去平衡。

我们的理想在何方?

  • 末日暂时没有来,我们还活着。如果我们有所期盼的话,不妨说说吧,做一次真心的交流。我不能代表所有的80后,但我想,一定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在保持快乐心态的同时,希望理想能够在这个寒冷的社会里得到温暖。从短期到未来,我想说的是:

  • 如果有可能,我还是希望工资能够增加,以平衡在这个城市的消费支出。是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就要出台了,也许不会给我们带来实际的变革,但我还是希望近期内,能够扼杀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倡导改革,做大蛋糕的同时分好蛋糕。就像王小鲁先生说的一样,我们的权力阶层不断寻租,富人越富,财富越来越集中,社会发展越来越不平衡。从经济学的角度,我们可以设计出很多种方案,但我只要现实,譬如税收更少一些等等。

  • 如果我们能实现较高的收入后,我希望房价能够下跌,这也是短期内急需改变的。中国人潜意识里,是需要家的感觉。就像每年的春节,无论何地,还是要全家团圆。有少部分人劝说,我们可以学习欧美的年轻人,买不起房租房。个人是反对这个观点的,为什么我们买不起房?我们的政府大肆变地为财,地王屡屡出现,房价能不贵吗?如果说调控前房价有炒作因素,那目前土地价高是个大命题。不说租得起房与否,但现状是绝对买不起房的。均价4万左右的北京城区,屌丝伤不起啊。投入的保障房给了不该给的人,福利分房、集资建房照样变相存在。社会公平公正吗?我还活着,我希望我能有个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

  • 是的,如果有可能,我希望社保体系能够更完善,改革养老保险双轨制,公务员和我们一样交钱,不是用我们的钱为他们养老。我希望我们将来去医院的时候,不用提前24小时排队,一颗感冒药不用10块钱,患大病了能有政府为我们买单。我们的理想还有很多,这是宏大的理想吗?不是!这是最基础的工作。

  •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终究是我们年轻人的。今天你们的过错是我们将来给儿孙最好的笑料。你们可以快乐一时,但我们可以让你们遗臭万年。

  • 最后,写给那些奋斗在北京的同仁,特别是80后的同胞。我们还活着,将来我们会死去,虽然不是在这个传说的世界末日。北京是一个记忆的城市,很多年后,无论有人情与否,但北京或者你所在的城市,有着我们青春的足迹,过好每一天,常回家看看。我们可以愤世嫉俗,但我们也要理性思考,命运在自己手里,祝福你,兄弟姐妹!

  • 写完这些,走在夜晚街边路灯下,我看清了自己年轻的脸庞。

版权信息

 搜狐财经评论部出品 2012.12  

 撰稿/专题:孟德思旧

主动承担才是摆脱危机最佳方式

胡建秋

胡建秋
七匹狼副总裁

恰当处理,转危为安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危机事件也不例外,关键是如何找到事件的拐点,转危为安。可以说,如若处理得当,危机事件很有可能促成品牌形象的一次快速提升。

朱江洪

朱江洪
格力电器董事长

开诚布公,取信于民

  召回制度应该是建立在企业开诚布公基础上的,如果希望通过召回或其他方式掩盖产品质量缺陷,这将失去消费者的最后信任,对企业、对品牌的伤害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