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财经

许小年:限购令是侵犯公民权利

  • 从道义上讲,限购令是侵犯公民权利。

  • 经济学家许小年就曾经说:“限购、限贷、限价、限行、限娱都是对公民权利的侵犯,侵犯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和企业的自主经营权。权利可以让渡,但必须是自愿的和有补偿的。”

  • 许小年还说:首套房刚需,第二套投资,第三套投机?一天仨馒头刚需,第四个浪费,第五个囤积?一年五身衣服刚需,第六件显摆,第七件奢侈?刚需、柔需能准确定义吗?即使能定义,为什么和凭什么要限制、打击后者?自由选择是消费者不可剥夺的权利。

薛兆丰:限购令损害房屋乃至城市价值

  • 从经济角度看,限购令也是不合理的,它不但不可能真正让房价降下来,不可能有助于百姓改善居住环境,还在实际上损害房屋及城市价值。一下文字是经济学家薛兆丰对此观点的阐释:

  • 出台限购令也不能让房价真正下降,而只能损害房屋乃至整个城市的价值。

  • 北京市2011年出台的楼市调控细则规定,外地家庭只有在京城缴纳社会保险和个人所得税达五年以上才有资格购房,而北京户籍家庭则不允许购买第三套或以上住房。这项调控政策,除了陡然增加巨额的交易费用外,还直接损害了有能力买房者的自由,而最终将损害北京市的价值。

  • 我们要明白北京的房价为什么会涨。有正负两方面的原因。负面原因,就是供应跟不上,包括土地、建筑面积、空置房流转等环节上的障碍。要消除负面原因,就要增加土地供应、适当放宽容积率的限制、以及放开市场管制,让房价和租金充分反映住房的价值,从而刺激建设、转让、出租等合理重配资源的经济活动。

  • 正面原因,是北京增值了。与任何商品的价格一样,房价是果不是因,是各种经济力量博弈和互动后的终点,而不是起点。北京的房价涨了,是因为这地方值钱了,是这地方生产力提高了。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到这里来,是因为他们在这里比在原地能创造更高的价值。只有这么看,才能理解为什么虽然房价涨了,人们的生活负担增加了,但留下来的人却越来越多了。

  • 旅游区里的一口清泉,会随着跋涉而来的游客的增多而增值。增值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负面的,即泉水不够;二是正面的,即需求增加。也有两个办法使泉水降价。一是多找泉源,增加供应。如果这么做,那么这一口清泉的价格降低了,但清泉的数目增加了,整个旅游区的价值也上升了。另一种办法,是通过限购令直接消灭需求,甚至把部分游客赶走。这的确也可以降低这一口清泉的价格,但代价是游客绝对地减少,旅游区的价值受损。说得再简单一点:如果说奔驰车因为供不应求而变贵了,必须把它的价格降下来,那么正确的办法是多造一辆,而不是把肯出钱的乘客或买家赶走,因为其效果等同于把原来那辆的车窗砸碎。

版权信息

 搜狐财经评论部出品 2012.12  

 撰稿:悲风

主动承担才是摆脱危机最佳方式

胡建秋

胡建秋
七匹狼副总裁

恰当处理,转危为安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危机事件也不例外,关键是如何找到事件的拐点,转危为安。可以说,如若处理得当,危机事件很有可能促成品牌形象的一次快速提升。

朱江洪

朱江洪
格力电器董事长

开诚布公,取信于民

  召回制度应该是建立在企业开诚布公基础上的,如果希望通过召回或其他方式掩盖产品质量缺陷,这将失去消费者的最后信任,对企业、对品牌的伤害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