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

 三一

【编者按】 中国市值最大的上市民企之一,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创始人曾是中国首富……拥有这些光环的三一重工,上周突然曝出其集团总部将要由湖南迁往北京的消息,一时震惊四方,揣测纷纭。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这家敢于起诉美国总统的中国工程机械龙头企业要迁离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热土?

湖南省委书记周强激愤:部分官员拿好处不办事|评:周强的怒与泪为何感化不了官员?

分享到: 0

声音 [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回应与中联武斗:自会有公论] [三一迁址与民企的“囚徒困境”]

冲突[中联重科遭举报财务造假][三一重工一季报数据遭质疑 被指施财技放大业绩]

回应[中联重科回应三一“迁都” 称政府偏袒说失公允] [三一重工说明总部迁往北京相关事项]

独家 [搜狐财经原创评论文:谁逼走了梁稳根?] [梁稳根突然爆发因“红顶”梦碎?]

      梁稳根自曝迁都隐情 被对手逼迫手段毒辣无所不用其极

       梁稳根说他一直身处于长期被有组织的不实举报、谣言和负面报道的冲击之中。诸如“资金链断裂”、“携款潜逃”、“关联交易非法谋利”、“企业涉黑”、“侵占土地”、“偷税漏税”、“公开行贿”、“偷窃技术”等等不绝于耳,甚至有人攻击称其早已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在对手那里,三一除了贩毒、卖淫几乎坏事都做绝了。”梁说。[详细]

      被举报骗取国有土地、关联交易、偷税漏税
      攻击矛头更多的时候直接指向梁本人。2012年7月,中组部曾多次收到匿名信件,称梁稳根涉嫌虚假宣传、骗取国有土地、关联交易、偷税漏税等。湖南省委组织部曾责成长沙市委组织部进行调查核实。[详细]
      被爆窃取商业机密 在高校物色情报人员化
      11月5日,三一再度曝出“间谍门”事件。中联重科称其采用技术手段窃取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还从湖南农业大学等本地高校物色情报人员。三一员工被抓,一名员工被监视居住。[详细]
      对手混入内部 客户争夺白热化
      三一发现中联曾故意安排员工在机场接机时混迹于三一客户群中。七月初,三一司机前往机场接待来访客户,之后负责客户接待的工作人员发现客户人数与计划不符,最终发现一名混迹其中的中联重科的员工。类似的案例在9月亦有发生,在三一客户座谈会上,数名中联重科的员工混迹其中,最终被查出。[详细]
      公司员工被控走私,接受审讯
      梁稳根之子梁在中的助理曾接到星沙国际邮局的通知,要其前去领取梁在中的国际包裹。其助理在国际邮局领取邮包时被误认为是梁在中本人,早已布控在场的3名自称是长沙海关缉私局的工作人员,以包裹有问题为由将其带回海关,并进行长达6个半小时的审讯。在审讯室,其助理被当做嫌犯控制起来,指控其有走私行为。[详细]
      被爆数据造假 政府官员调查徇私
      2012年8月,省统计局某处长莫名要求进驻三一调查公司经营统计数据,并要求三一解释统计方式。三一事后了解到,该处长的子女就职于中联重科,并担任高管职务”[详细]
      被爆公开行贿 三百亿H股融资告吹
      2011年4月19日,同城竞争对手一手炮制的“行贿门”事件,令三一H股上市融资计划告吹。行贿门曝出的次日—2011年4月20日一天之内,三一股价跌幅就高达4.30%,被伪造的行贿证据中,共涉及三一全国28个省市的318家客户、共计470人,不少人纷纷被带走调查。[详细]
      遭遇窃听 有电器的地方不敢开会
      梁稳根曾宣称三一在长沙已无任何秘密可言。由于担心被监听,他通常不在公司召开任何重要会议,实在迫不得已,会选择在办公室外长长的露台上或者三一园区内一处池塘中央的亭子内开会。“只要有电器的地方,他都不敢开会。[详细]
      新产品遭狗仔队般窥探
      围绕最新款泵车C8所展开的争夺又是一例。数月前,三一研发工程师在三一试验场对C8进行测试时,发现中联重科调用了一台汽车起重机,在围墙之上不时进行跟踪拍摄。三一为此不得不对围墙进行加高并在其上加了三至四米的彩光板,结果仍无济于事。迫不得已,三一最终选择报警。[详细]
      儿子遭遇密谋绑架 不得不远走他乡
      对于死亡,梁在中曾经有过一段恐怖经历。2010年7月2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计划视察三一宁乡产业园,梁在中清晨驱车前往宁乡,参加此次的接待工作。车行至星沙地段之后,他被一辆精心伪装的假警车尾随,装扮成警察的歹徒上前将其车拦下,并密谋将其绑架。[详细]
      被爆靠窃取技术起家
      三一被爆称靠窃取中联技术起家。这个故事梗概是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将混凝土机械技术学成之后,被三一偷走[详细]

      中联重科怒斥其颠倒黑白 要依法维权

        中联重科在《严正声明》中称:“2012年11月29日,某媒体在网络发布了《三一恨别长沙 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此文对中联重科的描述严重违背事实。”然而声明寥寥数行,只有怒斥,没有应对。点击详细附声明全文[详细]

      中联重科直指媒体报道颠倒黑白 混淆是非
      中联重科强调“该媒体在没有进行基本调查的情况下,以专访三一集团梁稳根、向文波、袁金华、梁林河等高管人员的形式,对中联重科进行了大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虚假不实的报道。中联重科严正声明,从成立之日起,中联重科一直将诚信、守法作为企业经营的基本准则,文中所述,纯属无中生有、恶意中伤。”[详细]
      中联重科称政府偏袒说失公允 两家企业都受到扶持
      中联一位高管说,不论是三一,还是中联,在发展的过程中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企业一旦有问题需要解决,省领导从来都是亲自过问、亲自督办,一路绿灯。也正如此,才为工程机械行业在长沙的发展培育了“肥沃的土壤”,才使得工程机械之都崛起在内陆湖南,才有了如今的中联和三一都能走出国门并购海外巨头,角逐国际市场。[详细]
      中联认为同台竞争让行业提速发展 摩擦是小枝节
      “既然有竞争就必有摩擦。在市场竞争中,竞争企业的利益对垒有时已经变成其员工个人之间的经济利益对决,最终两个企业的竞争就变成了个体的竞争,摩擦自然在所难免。”中联重科高层很坦率地说,但是我们企业领导需要做的,就是要把队伍带好,只要是依法竞争,摩擦就永远只是小枝节,竞争带来的积极影响永远是主流。[详细]

      三一、中联实力大比拼

      近三年来,中联重科在混凝土机械上快速追赶三一重工,后者的龙头位置受到挑战。这也是陈晓非“中联混凝土机械连续半年超越”底气所在。知情人士称,“现在中联现金足,玩得起,三一玩不起。”因为中联重科2010年年底通过H股上市融资125.43亿港元。梁林河微博称:“尽管竞争加剧,三一依然屹立,去年占有率高出对手很多,今年一季度依然如此。三一靠的是质量,不是成交条件。”谁是混凝土老大,看来还得看本月底两公司一季报。

      三一重工

      ■混凝土年复合占有率48%
      2001年-2007年,三一重工的混凝土机械销售收入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8%,全国排名第一。2011年四季度,市场占有率为42%低于中联。


      ■海外并购并非一帆风顺
      虽然三一重工2011年短短几个月并购了德国工程机械巨头--普茨迈斯特,但2012年,三一集团与美国企业的并购案最终未能成功。结合综合因素,三一虽遭遇不顺,并购能力仍胜于中联。


      ■品牌排行:亚洲第36位
      被国内外媒体誉为亚洲品牌第一榜的“2012 亚洲品牌 500 强排行榜 ”重新排定座次,三一位居第 36 位,较去年上升 12 位,名列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第一。同时,三一重工被评为 “ 亚洲十大最具影响力品牌 ”

      中联重科

      ■混凝土机械市场占有率赶超三一
      去年四季度,中联混凝土机械市场占有率攀升至48%,首超三一。今年一季报中达到70亿份额,增长近30%。副总裁陈晓非表示已连续6个月超过三一。2001-2007年,中联重科年复合增长率44%


      ■并购主动权缺失
      中联重科也参与了收购德国大象,并获得发改委首肯。由于违反保密协议,顾没有达成合作。中联重科对该项目的重视程度很高,但很难驾驭海外并购的主动权。


      ■低调中联品牌未刻意炒作
      相对三一的高调宣传,中联一直被业内认为是低调的代名词。

      梁稳根与詹纯新其人

      在长沙,三一与中联的竞争早已水火不容,梁至今未参观过中联的工厂,詹纯新亦如此,两人从不来往,形同路人。今年6月末,前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前往长沙进行考察,在这次高规格宴会上,梁稳根与詹纯新再次聚首。知情者回忆称,那个夜晚堪称中国商界最尖锐、最奇特的对抗之夜。饭局上,气氛降至冰点……

      梁稳根

      成长经历
      1983年毕业于中南矿冶学院材料学专业,高级工程师。1983年至1986年在兵器工业部洪源机械厂工作,曾任计划处副处长、体改委副主任。1986年下海创办涟源特种焊接材料厂。1991年将企业更名为“湖南三一集团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


      双料首富
      2011年5月9日,《新财富》杂志发布了“2011新财富500富人榜”,梁稳根以500亿元的身家登顶,成为内地新一届首富。他不仅是该榜发布以来首个A股制造的首富,也是首个来自内陆省份的首富。2011年9月初,梁稳根成2011中国双料“首富”。


      江湖气、善用人、分股权
      和某些牢牢把权钱抓在手中的民营企业家不同,梁稳根身上的江湖义气更重,而和他兄弟相称的各位属下也甘心为其卖命。他不断地将股权分享给能给公司带来更大收益的人。和很多家族企业不同,三一集团即使偶有动荡,也绝没有下属离心的状况出现。

      詹纯新

      成长经历
      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在工程机械行业的出道,源自其原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的出身。1992年,37岁的副院长詹纯新带着7名技术人员,借款50万元,成立中联重科,第二年即实现利润230万元。2001年~2005年则出任了中联重科掌门。


      观念新 突破“路径”依赖
      我今天还是国家干部,怎么明天就成了那种身份——失业怎么办?”从事业单位向股份制企业转变,遭到建机院多名科研人员反对。詹纯新说,“在那个年代,你跟职工谈企业的主人,让职工看到企业的前景十分艰难,观念碰撞是一个十分痛苦的过程。”


      敢闯敢干
      1992年,建机院举步维艰之际,37岁的詹纯新被任命为副院长。这一年,他借款50万、带领建机院7名技术人员创办了中联,跳出科技人员靠卖图纸求生存的思维惯性。因50万元启动资金分别是从两家国有工厂借款30万元、20万元,企业后被认定为国有性质。

      结束语:愿中国企业远离恶性竞争

      • “你死我活”的企业竞争发展到最后往往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商场如战场,企业之间不断挑起恶性竞争,无非利字当头。挑起事端者原本想打倒对手,抢夺对方的市场份额,来实现自身的利益,但事件发展到最后,往往会给无辜者甚至整个行业带来沉重打击,最终也祸及自身,落得个“损人不利己”的下场。而从根本上消除恶性竞争带来的隐患,还市场以公平、合理的秩序,仅靠企业自律是无法实现的,法律规则来保障竞争规则和交易秩序,并配有相应的处罚力度才能有效。而政府如果参与企业利益争夺,政商勾结的恶果,就是会让中国商业滑向权贵资本主义。更是要不得。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梁稳根自曝迁都隐情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