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财经

编者按: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动漫年产量已经从8年前的3000多分钟发展到26万多分钟,约占世界1/3,颇具规模。然而与欧美和日本动漫大国相比,国产动漫产品结构失衡,优秀的作品少,整体品质上仍有待提高,国产动漫如何从量变到质变?搜狐财经诚邀沈乐平先生做客《首席对话》,与广大网友分享,国产动漫的成长与烦恼。

主持人魏喆:目前在动漫市场基本是欧美动画电影和日本动漫的天下,很多欧美动画电影都成为全球票房的吸金之作,比如大家非常熟悉的《功夫熊猫》、《冰川时代》、《马达加斯加》《无敌破坏王》。而日本的动漫也伴随中国几代漫迷的成长,十几年前的《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以及现在高人气的更新长达十年的《火影忍者》《海贼王》。遗憾的是,尽人皆知的国产动漫,都是一些面向低龄受众,如《喜洋洋与灰太郎》《蓝猫》《麦兜》这样的作品。为什么国产动漫会集体放弃受众群众最主流的青少年,而集中在低龄动漫领域发力?

沈乐平:中国的动漫产业经历过“失去的十年”,大概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很多境外优秀的动画片是以非常低的价格,甚至以免费的方式给我们的电视台播映。那时候我们自己的产量也比较有限,所以他们这个节目进来,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充实了电视的播出的内容。其实对于观众来说挺好的,能看到很多优秀的动画片。

但是从动漫产业的角度来看,这种行为在商业上有一定的倾销性质。因为低价卖片甚至免费送片使得国内企业无力竞争,随着这一趋势的发展,很多国内的原创的公司开始倒闭,部分公司就被迫转向接欧美和日本动画片的加工和制作,因为他们技术还是在的,于是这些企业逐渐成为欧美日动漫产业链当中的一个环节。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么多优秀的动漫,包括日本最有名的《海贼》《火影》《灌篮高手》等很多作品的部分制作都是在中国完成的,包括美国的《变形金刚》之类的一些影片的部分制作也是在中国进行的。

直到2005年,国家开始加大力度对中国原创动漫进行扶持,希望国产动漫加大原创的力度的时候,国内动漫市场,尤其是十二岁以上青少年段的动漫市场已经100%被欧美和日本动漫所占领。这个时候我们自己的企业要开始发展自己的原创,他可以选择12岁以下,的这一领域的竞争看起来没有那么激烈,所以最早的时候,像《蓝猫》,和后来的《红猫蓝兔》,以及接下来的《喜洋洋与灰太郎》,其实都是在这个时间段发展起来。我想,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在12岁以上的受众,他的审美,他的对品质的要求,对技术的要求,对故事主题,还有整个创作的艺术感的要求,已经不单纯是电视台播什么他就看什么了。他开始有自己的很强的一个选择性,有自己的审美标准,加上他看过很多境外优秀的动画,所以他的标准其实也被提高了。所以,如果我们中国的很多的原创动画要进入到这个市场,首先要经得起观众的挑剔,而且要经得起这些优秀的境外动画的竞争,相对来说,这个门槛是比较高的。相对的投入和时间、精力和金钱也是比较高的。再加上国内动漫市场几乎有长达十多年的时间被欧美和日本的动漫所垄断,所以国产动漫企业与其这样硬碰硬与欧美和日本竞争,还不如选择在观众没有那么挑剔的低龄段动漫市场发力。这样他有机会用更小的成本,获得回报。我想,应该是基于这样两方面的原因。

但是从后面的结果来看,就像从05年开始到去年,去年全年中国动画产量达到了26万分钟,这个数字,其实已经超过了日本,是日本产量是2.6倍,日本产量差不多在10万分钟左右。即使是像日本这样的动漫强国,他产量差不多也就保持在10万分钟,但是我们中国已经达到了26万分钟。但是,这26万分钟里面,几乎99%的片子都是集中在12岁以下,所以原先看起来还是竞争相对会缓和一点的市场,其实现在竞争也变得非常激烈了,所以,这个是目前中国原创动漫要去解决和思考的一个问题。

警惕杂草型投机公司利用政策

 

主持人魏喆:今年11月,中国动漫网上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动漫产业有近万家公司,其中90%处在亏损边缘,存在缺乏资本及品牌拓展渠道、产业链不健全、发展模式滞后等问题,严重制约着动漫产业的发展,您怎么看这种行业现象?这种现象会不会对“秦时明月”造成影响?在渠道的拓展和品牌营销方面秦时明月是如何做的?刚才您讲到一些,可否再系统地讲一讲?

沈乐平:我觉得,出现这种局面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这种竞争的激烈,使得大家都集中在12岁以下这个市场。另一方面是这几年国家对于动漫产业的大力扶持,以及配套的很多的扶持政策和专项资金让一部分企业投机取巧。当然,大多数企业还是很用心做的。

一些企业进入动漫产业,就是为了赚国家补贴,他们仅仅满足于分钟数,满足在某些电视台上面的播出。所以,在这种大力扶持的政策下,我们会看到一些完全跟这种政策导向不符的极端劣质的作品出来,而且要么不出来,如果这种作品一旦问世的话,他的分钟数、集数都是非常惊人的。因为他就是冲着补贴,按照分钟数配套的奖励,所以他能做多长就做多长,能多省钱就多省钱。这种作品其实对于整个的市场,对于观众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如果说十年前中国的动漫产业遇到的是倾销的问题,让我们大量的原创企业生存不下去,那现在要解决的是,大量的这种杂草型的投机公司对政策的错误利用,而蚕食掉一些真正有诚意、用心做好作品的公司的生存空间。我觉得,这是现在要去解决的一个问题。

那么从产业竞争的角度,在这么庞大的一个数量下面,这么多部作品集中在一个市场上,即使他原先这个市场规模够大,像我们现在所定的,我们有将近4亿动漫可消费的针对性族群,他所带来的一个市场规模,可能是300到400亿每年,这个市场还可能会逐渐递增。但是,很多境外的片子,像刚才提到的欧美动画电影和日本很多的优秀的TV动画,他把这个市场里面大部分的份额又拿走了,剩下的可能只有50亿,甚至更少,然后,这么多国内企业争夺这50亿的市场,所以,这个生存环境是比较激烈的。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一个企业也好,作为一个品牌也好,我觉得,最核心的还是,你是要把他做给谁,希望谁能够为这个事情来埋单。如果你的消费者是这样的儿童,或者说是他的家长,或者说是这些学生,你怎么样对他们足够的负责,而且能够让他们知道你是这么做的,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否则的话,你就很容易在这些良莠不齐的作品当中迅速地消失在别人的视野里。

我们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当时我们选择了12岁到25岁这样一个市场,这个市场门槛是比较高的,但是,一旦你能够踏入,而且能够在这个市场上立足的话,实际就会发现这是多么广阔的一片天空。而且就是像我刚才说的,我们不能因为爱国,要求我们的大学生去看小学生的课本。但是如果你真的为他用心而创作作品,其实会得到他们的喜欢。所以我想这是《秦时明月》幸运之处。当然,我们当时也做过大量的市场分析,我们选择的是一个可行的方向。那么在这个市场上,他跟低幼市场的动漫产业链是有点不太一样,就是他的延伸拓展,或者他的盈利模式是不太一样的。

与美日一流动漫正面交锋

 

主持人魏喆:为什么玄机科技在最开始就选择12岁以上的青少年受众群体,做像《秦时明月》这样一个动漫剧,您最开始的考虑是什么?有了那些不利的因素,您为什么还这样选择,当时,您对《秦时明月》的预期是怎么样的?

沈乐平:客观的现状是,中国市场被日本动漫所占领。很多中国漫迷的成长的过程,在小时候,在幼儿园或者小学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很多中国的动漫的,比如《葫芦娃》《黑猫警长》。但是,当他到了小学高年级,或者初高中,就开始转向日本动漫和美国动漫了,这是什么原因?一个很重要原因,并不是片子好坏,或者说他就是喜欢日本风格。而是每一个作品,都是为它针对的那个族群而创作的,有适合它的读者和观众。一旦超出了适合他的范围,就不是为他们而创作的了。比如像我们看到的《蓝猫虹兔》或者类似的作品,是以小学生为主的。无论这个孩子有多爱国,他到了中学也不可能再去看这个片子。就好比不能让中学生、大学生去读小学课本。我觉得大家转向日漫,不是因为不喜欢国漫,而是因为没有。所以,在青少年动漫市场有一个国产动漫的空白,观众是有很强烈期待的,希望能看到中国自己的作品。

沈乐平:做这块市场代价虽然很大,因为直接面临到的对手都是最顶尖的。像美国、欧洲、日本,他在自己国家里面一年可能也有三四百部的作品,真正会流传到海外市场去的都是在这些作品当中最顶尖的。一旦要进入这个市场,所面对的就是这些强国优秀作品中最顶尖的,我觉得这是我们要挑战的一个目标。我们做这个事情也是有两方面的考虑,第一是有很强烈的理想主义,第二是具有很强烈的愿望和使命感。我们也是看中国传统动画和日本动画成长起来的,我们也有很强烈地希望,如果我们中国也能够做出优秀的作品是多好的一件事情,我想这个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很强的动力。我们自己本身也是在做动漫和游戏这一块,也是有相当的一个专业积累,我们应该是有这个能力去创造一部真正有诚意的作品,这是我的分析。

东方武侠是一种文化语言和娱乐语言

 

所以我们做《秦时明月》的时候,做了很多的市场调查,我们的受众群体针对12岁和25岁,对这受众群体的喜好,喜欢的作品类型和主题,这就是影片当中应该包含的元素。《秦时明月》是一个契机,英业达集团副董事长温世仁先生,他在商业和文化这两块有着儒商之称,他非常专注投入了很多的心血和精力。其中他就有一个想法,《秦时明月》是他写的小说,选这个题材的原因是。

第一,全球范围来讲,中国东方的武侠是一种共通的语言,它既是一个娱乐语言,同时也是一个文化的语言,他认为中国的文化以这种娱乐的方式去包装作为一个载体,是一个很好的传播手段,所以它是有机会走向全球的。第二,我们也做了全面的讨论,《秦时明月》这个题材是整个的中国历史当中具有影响的一部分。就像我们看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 ,它上面有评出最新影响世界的一百个人物,《秦时明月》就像历史上影响世界的一百个人物,其中有三个人物是集中在这段时期,包含秦始皇、孔子、孙子,像这样一些人物。我们觉得这个时代其实是有很多的故事可以去挖掘,而且也有很强的国际知名度。像长城、兵马俑这些东西其实也是大家所感兴趣的,所以我们觉得它是有机会做好的一个题材。

而且从中国年轻的观众来讲,很多人说到风林火山,第一反应就是武田信玄(编者注:如日漫《战国basara》),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它是出自《孙子兵法》。我们现在的汉字,原则上它应该算是秦字,文字的统一是在秦代完成的,然后在汉代进一步地去完善,但是我们只讲汉字吗,中国作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延续至今,其实也是从秦的时候开始的。儒家、道家、还有诸子百家的文化,这些思想,或多或少都在影响我们所有人的思维和生活。通过这部作品,让我们自己的青少年观众去了解,它的这种生活,周围的社会环境,以及这个国家和民族是怎样形成的,就是追根追源,可以找到很多共鸣的东西,这是流在他的血液当中的。这个作品是可以去传达这样的东西的,这是当时我们的一个想法。

移动互联带来新的盈利模式

 

沈乐平:动漫企业差不多有三种盈利模式。一种就是孩之宝那种模式。孩之宝他其实主要是一个玩具厂商,所以他做的片子虽然也是品质不错的片子,但是他那个片子更大的作用是广告片,他播放就是在卖广告,但是,他做的是非常好的广告片,所以,他主要是在卖玩具。所以《变形金刚3》票房很好,但是孩之宝还会觉得有点不太满意,因为他们这里面新的机器人太少了,孩之宝希望有更多的完具能够进去,孩之宝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模式。那在国内的话,现在也有很多,比如奥菲动漫。他目前是在这个模式上做得最成功的企业。

那么像《喜洋洋与灰太郎》的模式,是比较接近于迪斯尼传统模式,通过长篇动漫剧,把动漫形象推红,然后开始大量地做授权,在各种类型的商品上面,做他形象的授权,通过这个部分来产生收益,这个也是目前动漫产业里面最主要的一个盈利模式。现在授权做得最好的,可以说是越老越值钱的就是《米老鼠唐老鸭》,再往后有我们所知道的,《史奴比》、《hellokitty》这些都是非常成功的。《喜洋洋》也是按照这个模式在做,而且目前大部分的动漫企业也都是在朝这个方式做。

就是说,如果大家产品类型接近,市场定位接近,而且所谓的盈利模式接近,那其实要争夺的客户资源也是接近的。这时,就像刚才说的90%的亏损是因为他争夺不到这些资源,他也不够红,客户又只有这些,如果被其他这些更出名的一些品牌占掉了市场,他就很难做了。所以在这种竞争下如何选择一个更新颖的经营模式、盈利模式我觉得也是很重要的。

《秦时明月》或者说玄机科技定位在青少年族群又是另外一种形式。我们在形象授权上并不会优于像《喜洋洋与灰太郎》这样的动漫。也许我们放一个比较写实的人物,在肥皂盒或者一个杯子上面可能还可以,但是像放在像书包这些上就不适合,不一定很适合。但是我们可以做的,现在也正在做的,比如说游戏方面拓展,因为我们的观众是动漫迷,同时他也是游戏迷,而且他是深度的网络用户,他也是非常资深的手机玩家。所以这些平台就是我们可以去拓展的,所以我们现在网络游戏目前是已经有连我们自己开发的一款,加上授权合作开发的还有三款,那么这三款也是会以不同的类型呈现,而且是会分别在不同的平台上推出,包含像ipad、iphone手机这样移动平台上的,还有像以网页游戏为主的这种。

主持人魏喆:看到消息,玄机科技将推出网页游戏《秦时明月?六国》。

沈乐平:对,六国。还有像大型的MM,IP级的,这些端游,这些不同的类型都会有。此外,我们还有真人电视剧,目前已经授权在拍摄的是有一部。是跟华录百纳签约的,就是拍之前我们提到的胡彦斌所创作的那个主題曲《红颜》,《荆轲传奇》的这家制作公司。他们也拍过像《汉武大帝》这些非常经典的历史题材的大片。那么《秦时明月》也是他们会创作的一个题材真人电视剧。我们另外还有一部真人电视剧,也在规划和洽谈当中,应该也是会由行业里面非常顶尖的制作公司拍摄,因为现在还在谈,所以可能没办法公布细节。

然后像我们在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就是手机的部分,他的应用,还有他的动漫、彩铃、漫画、还有手机游戏这方面的运用。我们目前也是作为移动动漫基地的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在参与这方面工作。那么这些都是我们的用户他会去使用的这些部分,而且也有成熟的收费、收益的渠道和手段。所以我们的授权在这块是重头。

然后,像我们拓展动画电影他本身也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包括我们所寻找的合作伙伴是炫动传播,它也是目前中国在动画电影营销方面创造了最高票房记录的金牌团队,这方面的拓展,无论是对于品牌还是在商业收益方面我想都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此外,因为《秦时明月》这个题材,包括他的技术应用,是具有一定的国际拓展性的。所以海外的拓展和发行这一块,也是我们收益的一个重要的来源。因为在海外对于版权和购片的价格,这些方面其实行情比国内的要好很多。这一块,我们目前已经有发到37个国家和地区,当然我们在国际上也有一些获奖,加上国内的一些获奖,对我们在海外拓展还是有很多帮助的。所以这些都是我们在尝试的一些新的方式。

现在针对我们的年轻观众,他的收视习惯也逐渐在改变,像搜狐视频,独家播《生活大爆炸》这样的内容,搜狐的美剧频道就是自己的独门武器嘛,是非常厉害的一个拳头产品。现在的收视习惯正从传统的电视逐渐分流甚至转向移动终端,就是网络视频还有手机视频这种新媒体的渠道。《秦时明月》在新媒体上的表现也是非常优秀的,这个也不是我们自吹自擂,因为电视收视率有一个第三方公司来调查。

新媒体的这种拓展他有一个好处,第一,他的数据能快速及时地反映出来,就是说这个片子的好坏,反响好坏,然后大家的点播量,这些人的地区划分,就是非常直接,而且包括他的收视习惯,比如说他这一集看完了,他会不会看第二集,类似于这些东西,其实对我们怎么样把这个片子做好是非常有帮助的。现在大家收视习惯改变之后,新媒体的采购价格其实比电视要高出很多,因为电视现在数量太多了,集中在上面,那个片子价格真的是不好,很不好,几乎已经持平于当时日漫、美漫倾销的那个时代,甚至比那个时代还要艰难。因为在电视上播映跟政策扶持奖励直接相关,因此,有些企业就希望得到那个奖励,要那个扶持的奖金,对于他们而言,在电视上不卖钱都没关系,只要电视给播就成,所以一旦他抱着这种心态,就像我刚才说的杂草型的大烂片,而且他特别长,一旦他往电视上一占,这个可能就是大半年的时间就占掉了。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现象。

所以新媒体目前采购价格也是比电视要好,所以我们在新媒体上面,像我们在土豆、优酷他们采购《秦时明月》万里长城也是有一个创记录的价格,是一千两百万的预售,而且当时我们还没做完,因为他们当时看到了我们之前的点播数据,事实上,这次上去也是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这次是播出了两个月不到,点播量已经破亿了,平均每集的收看是达到了350万次点播,综合分析这个数字,目前只输给了《火影忍者》。我们现在竞争,不只是在中国动漫的小圈子里PK,而是与日漫、欧美动画全部排在一块儿,目前只输给《火影忍者》,但是超过了其他任何一部作品。这个数据如果放在真人电视剧里面,其实也不差,也是一样可以进入到前十的排行,甚至在他更新的时候,他甚至可以进到前五的行列。通过一个作品质量的把关,其市场竞争力就会加强,选择一个独特的市场定位,也可以让自己在竞争中有一些独家的方式。

主持人魏喆:其实我们看到很多成功的日漫,往往是动漫TV、OVA、剧场版、漫画、小说、游戏、玩具、其它衍生品一条龙产业。据美国和日本等动漫大国的成熟市场经验,动漫产业30%的收入来自动漫产品本身,70%来自衍生领域。玄机科技这两块业务的收入,他的比例大概是多少?您预计未来,两块的收入比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趋势发展?

沈乐平:目前,我们从版权销售来看,在国内,包含电视、新媒体、移动平台,加上海外销售差不多占到40%左右,还有40%来自于授权开发,还有分成的收益。当然,目前还有10%左右来自政府扶持奖励。当然,我们希望通过企业自身的努力,把国家扶持这个部分的对于整体收入的影响减到最低,我们不希望,政策一旦发生变化,我们企业的发展命运就堪忧,我们希望通过市场就能够把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完全解决。

因为现在我们有两部电视剧正在拍摄和筹拍阶段。有三款网游是在开发当中即将上线,在今年的年底,明年的年中、年末,或者是2014年推出。另外我们的动画电影会在明年暑假档推出。《秦时明月》第五部《君临天下》会在明年的年末推出。所以从这些拓展的情况来看,我觉得未来我们在版权销售这一快的比例会进一步地下降,授权开发部分的收入比例会进一步提高,我估计有可能会到一个30:70这样一种比例。

动漫的共同命题:成为英雄,拯救世界

 

主持人魏喆:日本在2006年反思失去的黄金十年时,重新界定了国家的战略产业,其中就包含动漫产业,而在中国动漫产业得到国家的重视,也只是这一两年的事,且支持力度可受重视程度仍与日本有很大的差距,动漫和电影一样,传达的是一种文化和价值观,美国的自由、民族、开放和包容的文化伴随着美国电影深入人心,而日本民族的坚韧、执着、永不放弃、忧患意识也伴随着日本动漫影响了中国几代青少年,同样伴随日本动漫输入的还有日本混合东西方的时尚流行文化,这种在成长年代,所认同的文化和价值观会慢慢发酵,伴随一生,《秦时明月》已经在37个国家和地区播映,您觉得你们应该向世界传达什么样的文化和价值观念呢?

沈乐平:世界共通的价值观都是相似的,我归结为一句话,“成为英雄,拯救世界。”你看,所有的影片都是这样。这里面包含了两个主题,第一个主人公个人的成长变得越来越强大。第二个,就是去帮助,用他的力量去帮助其他人,能帮助的人越多越好,最终极的梦想就是拯救世界。无论是日本片,还是美国片,包括中国片,核心主题是共通的。至于,片子讲述的是什么时代的故事?以及用怎样的一种风格,武侠还是科幻,亦或是童话,都不重要。打个比喻,就好比用不同口味,所烹饪出来的这个菜,他里面的营养还是一致的。我们就是用共通的价值,让西方的观众也能够认同,或者说喜欢上我们的作品。

我们跟北美的制片人就讨论过这个事情,我们在进入北美市场的时候,问他是否需要把我们的故事做一些调整,他说,千万不要,要我们保持作品原来的风貌。他说,这个就是你这部作品最与众不同的东西,你千万不要去迎合,去模仿别人,如果把《秦时明月》调整成一个《哈利波特》或者《指环王》,那个已经有了。你要做到的就是独树一帜,把独特的地方做到最好,并且在独特的地方继续加强。

就比如《火影忍者》它就做忍者的世界,《秦时明月》就做那段历史时期的中国武侠的世界,然后把你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把这些性格各异的人物展现出来。观众所需要的就是一个好的故事,这是吸引他看下去的动力。

用时尚科技来传播中国文化之美

 

沈乐平:所以,对《秦时明月》包括我们其他的原创作品,我们会在故事和人物上面下足够的工夫,传递出一个正面积极的核心理念,然后以精良的制作,用高科技手法去表现和包装这部作品。最后大家可以感受到的是什么?就是中国是一个有亲和力的国家,一旦他喜欢上了这个国家的某些作品,其实他对这个国家的好感就增加了。我觉得大力发展动漫产品,一方面是对我们自己的青少年,在思想观念方面,让他们更认同自己中国。我们很多青少年喜欢美国的片子,喜欢日本的片子,他自然会对那个国家产生亲和力。其实反过来也一样,如果海外的观众喜欢中国的片子,那其实他也会对中国产生亲和力。但是,关键在于我们影片当中所展现出来的中国形象到底是什么?为此,我们给自己定的任务就是“用时尚科技来传播中国文化之美”,我们不想去呈现中国的那种愚昧、落后和封闭,甚至是人性扭曲的那种形象,虽然某些这种现实题材的电影可以在国际上获奖。

因为,这类题材,无论对我们这个国家还是这个民族,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当我们在其他国家行走的时候,他们觉得你们中国原来是这样的,和他们打交道,我们必须要扭转他们的观念,因此输出这些负面题材的作品对于我们是非常不利的。动漫比较没有国界,主要针对的观众是青少年,因为成年人他的意识形态或者思维习惯已经成型了,你想要去改变他很困难,他已经认为你中国是一个愚昧落后的,或者是非常保守封闭的,甚至是独裁专制的一个国家,你是很难改变他的这种印象的。其实,我们中国有很多好的东西。

青少年我觉得他是不带任何成见和有色眼镜的,而动漫作品所传达的内容是很容易被青少年接受的。中国在和平崛起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的误解和阻力,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文化这种方式去加强其他国家对中国的亲和力。但是,我们要传播的是中国文化之美。表面上,我们好像在刻意做这个事情,其实美国也是一样的,他所展现的是他这个国家很强大,很热爱和平,他们挺身而出的精神。反过来讲,美国他很少拍自己蒙受失败的片子。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朝鲜战争,我们几乎没有看到任何一部美国大片是表现这个题材,我们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他们的创作是完全自由的,但是为什么不去拍这个题材,因为那场战争他们是失败的。美国人喜欢拍二战题材,喜欢拍越战的反思题材,前者他是获胜方,或者他是自己退出的。但是朝鲜战争题材美国就没有一部大片。所以,我觉得如何传达中国文化之美,以及中国正面的形象,其实动漫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载体。如果我们的政府,国家的相关的主管领导能够了解到这一点,中国动漫产业将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契机。但是,也要避免利用政策的投机的作品,这类作品,把国家好好的资源给浪费掉了。

在艺术和商业间的穿行

 

主持人魏喆:您是《秦时明月》的总导演,总编剧、总制片,也是玄机科技的总裁,一人分饰多个角色,您觉得在艺术创作和经营动漫方面,有什么不同?如何做好角色的转换,在这方面您遇到的比较大的挑战是什么?

沈乐平:企业的经营管理和艺术作品的创作工作,其实是有一点矛盾的。艺术创作需要静下心来,不受太多的干扰,专注地把作品去创作好。比如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当然商业因素应该去考虑,但是作品的艺术性应该是放在首位的,品质各方面也应该是放在首位的。但是,作为企业的经营和管理者,企业的发展,包括成本的控制,商业元素如何能够跟作品结合,盈利的手段,包括利润的大小,都是必须要考虑的。这两个角色,如果是两个人的话,他很可能在一个公司里面经常会为了某些话题而产生争议,就像我们经常看到的制片人和导演之间,他们要么就是黄金搭档,彼此非常默契了解,要么就是经常会发生争执,因为每个人的诉求不一样,导演强调的是我要把这个片子做好,制片人考虑的是我这些投资你不能超预算,你不能超时间,如果哪种片子更赚钱你应该去拍那种片子。这个差异是比较大的,而且从企业经营管理的角度,他是需要更多的跑出去了,不能老待在办公室里面。但是艺术创作,他又需要你比较安静。

但是身兼两个角色,我其实也发现了一些好处,至少,那两个经常会吵架的角色,由我一个人担任,没有人吵架了,避免了内耗,因为没有人比自己更和谐了,就是说你自己跟自己肯定是意见保持高度一致的,但是在这个当中需要去做平衡和取舍,我想这是不可避免的,这个我觉得还有赖于我们有一个非常优秀的核心团队。所以在这方面其实更多的时候我们是一种集体决策,然后大家可以针对一些情况,来从综合的不同角度。我觉得我连这么矛盾的两个角色也可以接受,我其实也比较容易接受其他人提出的一些不同的看法。

最难的部分是时间分配问题。我有很多对外的商务洽谈、品牌推广,或者公关活动要参加,但是,对于内部制作,我又是编剧和导演,我需要写剧本,同时还需要参与创作当中的几乎所有环节,在镜头,以及整个项目推进的时候要审片,然后不断地提出修改意见,到最后,包括剪辑、配音,还有最终的合成什么的,几乎每个环节都要参与。在时间的安排上会是一个难题。

我后来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就是分段来处理。比如说我中间有要创作的时候,我就进入到一个闭关修炼的时间,我的团队都比较了解了,那一段时间,我不一定总进公司,但是一般邮件还是会回的,但是尽可能那时候都不要给我打电话,我也不参加任何的活动,然后我就在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下集中地进行创作。但那个时间我必须自己要掌握好效率,我给自己规定要在两周内完成多少的量,这个部分我是会非常集中地去做这件事情,然后有时候我一天可以从早晨七点写到凌晨两三点,这是写剧本的部分,这个时候我是绝对精神集中的。因为在创作的时候,有时候还会去看很多其他的东西,倒不一定整天专注于写的部分,这是一个。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好的地方,这倒是优点了!因为两个工作他各有各的压力,但是也各有各的乐趣,尤其是在经营管理上面,管很多琐碎的事情,很烦琐、很烦心。但是艺术创作和艺术欣赏、品鉴,其实是最调整人的情绪和身心的事情,所以,当感觉工作有压力或者烦心的时候,如果能够沉浸到一个作品的创作当中,哪怕是在审片或者是在调整片子的配乐,然后看这些画面最终输出的时候,在做各种各样的调整的时候,其实就会非常地平静,情绪上会得到一个很好的调整。这些反而舒缓了压力,所以我还会跟我们很多的其他影视公司的负责人,推荐说,其实你可以去做艺术方面的工作,好像也有不少人是这样的。会演奏个乐器,或者去练一下书法,其实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调节方式,反正就是不要整天在外面吃饭、应酬、聊天、谈事情,如果从事一些艺术工作,哪怕只是单纯的欣赏我觉得都是非常好的。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