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幅提高征地补偿标准

征地权只应该用在十分重要而紧急的情况下,而不能成为一种常态,要建设楼宇、商场、公路、球场等商业体育或娱乐设施,就完全不应该动用征地权,而只应该使用商业协商的办法取得土地。毕竟滥用征地权毫无疑问会侵占土地所有者的权益,这不应该是一个现代政府应该做的事情,更不应该是一部文明法律应该支持的行为。

  大幅提高政府补偿标准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政府征地为何理直气壮》中谈到,全国各地此起彼伏的征地纠纷有现实法律根源,因为现行《土地管理法》赋予了地方政府强制征收农民土地的权力,而且对征地补偿上限作出了规定,所以容易引发普遍纠纷及激烈冲突。

  解决的办法是什么?讲起来非常简单,只有三条:

  第一,严格限定政府征地权的使用范围。不可否认,为了保证国防建设等极端重要的社会利益,政府可以拥有征地权。因为在某些十分重要而紧急的情况下,政府可能无法通过商业协商的办法取得所有者同意而需要使用土地。这时候他们就需要动用征地权。

  但这种征地权只应该用在十分重要而紧急的情况下,而不能成为一种常态,要建设楼宇、商场、公路、球场等商业体育或娱乐设施,就完全不应该动用征地权,而只应该使用商业协商的办法取得土地。毕竟滥用征地权毫无疑问会侵占土地所有者的权益,这不应该是一个现代政府应该做的事情,更不应该是一部文明法律应该支持的行为。

  第二,大幅提高征地补偿。即使大幅收缩征地权的使用范围之后,对剩下的征地对象,也应该大幅提高其补偿金额。目前的补偿办法,是以该地块原用途征地前3年平均年收入为基数补偿,而补偿金额不超过此基数的30倍。我们已经在上一篇文章中指出,这个标准过低了。

  合理的办法,是参照周边土地现价作出补偿,并且适当提高标准。因为对建设用地而言,对其使用价值影响最大的就是地理位置,因此一般应当参考周边土地价格,比如你若要征用北京郊区的土地,就得按照北京郊区土地的价值作出补偿,而不能依据河北的土地价值作出补偿。

  而且考虑到“征用”就是未经所有者同意即使用,本身就是对土地所有者权益的一种侵占,所以在补偿的时候,适当提高标准是合情合理的。

  第三,在收缩政府征地权之后,紧接着必须着手去做的事情,就是允许农民自主出让土地,自主决定土地用途。

  现有的《土地管理法》是允许农民转让土地承包权的,但不允许农民改变土地用途,这意味着一块农业用地要用作商业用地,还是得经过政府倒一手。政府之手成了农地改作建设用途的独木桥。

  这样的规定既限制了农民提高收入的能力,也限制了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因为不管是工厂、商业还是交通,都得有土地供应的支持,没有土地,这些产业就发展不起来。而现在的状况是,一方面农民拥有大量的土地,只能用在收益极低的农业耕作上,一方面建设用地十分紧缺,工厂主找不到可以加盖工厂的土地,城市居民因为土地供应紧缺而只能面临高房价之负担。这种状况亟需作出改变。

  (搜狐财经 周克成/文)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