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农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温家宝总理到河南考察时对村民们说:今年两会期间,有农民代表谈起农村的变化,说要感谢政府,我说不要感谢我们,我们欠农民很多,这是心里话。温总理还说:今年国际油价波动大,请大家放心,如果油价提高,国家还准备给直接补贴,因为大面积的机械化作业都要用油。

张培刚教授
经济学家张培刚教授认为,工业化是
任何国家强国富民的必经途径。

毫无疑问,温家宝总理是非常关切农民的利益的,这点在他多次考察、讲话中都表露无遗,这次也不例外。但是,给农民或者农业提供油价、化肥之类的补贴,是不是一种好办法?从经济学角度看,我们至少需要打一个问号。

 

首先,市场价格的一个重要作用,是让资源配置到使用效率最高、对社会产值贡献最大的地方去,而政府提供的任何价格补贴,都是对这个过程的干预,会直接降低相关资源的使用效率。

 

以柴油为例,同样一升柴油,如果是用来运输集装箱,能比用来灌溉农业产生更大的价值,那么集装箱司机就会出价更高,从而让这升柴油被利用到运输上。但如果政府见到柴油价格上涨,就给农民特别补贴,那么,即使这升柴油用来灌溉农业并不能产生更大的利益,农民也乐于购买,因为其中有一部分代价是由政府为其支付的。

 

也就是说,政府的补贴政策,直接扭曲了价格信号,让本来就稀缺的资源分配到了使用效率更低的地方去。而如果我们社会中的稀缺资源,总是得不到更大化利用的话,那不管是对农民还是对工人来讲,他们的福利都不容易得到更快更好的改进。

 

其次,农业补贴不仅仅降低了相关资源的使用效率,更大的伤害,恐怕还是在于对农民本身人力资源的损害。要让中国农民脱离贫困,只能靠进一步工业化,就是说,让更多的农民脱离农业,去从事工商业工作。这是经济学大师张培刚老师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农业与工业化》中就讲得明白的。

 

农民不需要阅读经典,但只要制度得当,他自会作出最佳选择。如果一个农民种地收入不高,那他自会想办法另谋出路,他可能进城打工,可能做点小生意,总之他不会让自己继续守着那一亩三分地忍受贫困。事实上这也是几十年来每一天、每一日大规模、大范围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事情,许多人离开了农村,来到大城市、小城市,改变了自己谋生办法,让自己获得了远高于耕种农田的收入。

 

政府搞各种农业补贴,却会对这一进程产生阻碍作用。一个人种田收入只能有500块钱,那如果在城里有月入800的工作,他是会转行的。但如今政府提出要给他300块钱的补贴,那这位农民就不再愿意跑到城里来了。因为如果他离开农民,就意味着得放弃300块钱的补贴。

 

然而,政府补得了多少?补得了今天,是否补得了明天?如果明天没了这笔补贴,那时候农民已经老去,要他另谋生路,就只能更难,最后还是害了农民。如果你说政府要继续补贴,那么,为此付出成本的其他纳税人恐怕也要受不了。

 

中国古话讲“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就是讲,要帮助一个人的最好办法,不是给他一条两条鱼,而是要教会他打渔的办法。如今我们的各种农业补贴,比如说给农民提供“油价补贴”,其实是“授人以鱼”,只能给他一点眼前的利益,但阻碍了他们的长远发展。我们应该做的,是扫除农民转行、创业、致富的各种障碍,只有这样才是“授人以渔”,也才是真正的帮助农民。

 

目前阻碍农民转行的政策有哪些呢?张维迎教授在近期提到的“中国要做好三件事”就正是至关重要的三点。第一,国有企业改革,打破国企垄断,让普通百姓可以进入更多行业,拓宽农民及普通市民的就业及创业空间;第二,农地产权改革,让农民有权出售自己的土地,有权改变自己的土地用途,比如说把一副农田改作一座养猪场,这应该让农民自己决定;第三,金融自由化,让市场中有更多的金融服务,便于农民获得资金,获得自己转行的机会。

 

这些办法都是“授人以渔”的办法,全部都比直接给农民价格补贴好一万倍,而且没有任何负面作用。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农民真正需要的不是小恩小惠式的补贴,他们需要的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与自由。只要把他们应有的权利还给他们,只要松开他们的手和脚,他们很快就会富裕起来。事实上,改革开放30多年,最有力地说明的,就是这么一件事。

 

(搜狐财经 周克成/文)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