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是否入市应由职工自主决定

3月21日,经济学家夏斌公开呼吁,政府在推行利率市场化,并提高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上的作用时,中国央行的权力应该加强。夏斌教授的观点非常正确,要让央行履行保证人民币币值稳定的职责,成为民众财富的真正保护神,就要赋予它足够的独立性和权威性。

央行行长周小川

微观财经往期回顾:

第5期:央行为什么不能保护我们的财富

第4期:养老金是否入市应由缴费者决定

第3期:补贴农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第2期:房价高是因为政府揩油太多

第1期:新任货币委员将给我们带来什么?

为什么央行不能保卫我们的财富?不是央行不想保卫我们的财富,而是央行没有足够的能力和权力来保卫我们的财富。简言之,是央行独立性和权威性不够。

 

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往往受到多个部门的干预,所以即使面临通货膨胀的巨大压力,央行也未必能采取及时有力的措施来加以控制。因此要求加强央行独立性在中国具有特别的重要性。央行独立性的高低,直接影响中国控制通货膨胀能力的发挥,从而影响我们每个百姓手中的货币币值稳定问题。

 

3月21日,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公开呼吁,政府在推行利率市场化,并提高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上的作用时,中国央行的权力应该加强。

 

夏斌说,“中国人民银行在短期和特别的货币政策调整和操作上应该获得更大的权力,另外它在提高决策方式上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此前,世界银行、德意志银行和瑞银集团经济学家们都建议,中国应该增强中国人民银行的独立性和透明度。美国和欧洲的中央银行操作和政府工作相互独立,但是中国央行的主要操作,如利率都是由国务院决定。

 

2007年12月,北大教授周其仁在《毫不含糊地反对通货膨胀》一文中指出,毫不含糊地反通胀,就是要全力支持央行乾纲独断,履行货币管理职责。周其仁指出,“宏观调控的事务多得不得了,唯有货币才是牛鼻子。”但中国的宏观调控却有多个政府部门参与其事,于是带来这样的严重问题:“多龙治水,十八般兵器一起上,到底是哪样政策工具发生了哪样效果,谁也搞不清楚。分工不明确,职责就不清楚。”

 

今年三月,北京大学卢锋教授也在为搜狐财经撰写的《汇改为何这么难》一文中指出,不同政府部门的利益问题,阻碍了中国人民币汇率的调整步伐。卢锋教授写道:“出口依存度较高的地区,官员担心人民币升值影响当地经济增长或加大就业困难。外贸管理部门以贸易增长为工作目标,担心升值会妨碍达标。这种强有力的利益联盟,对决策产生了显著的影响。”

 

实际上,中国央行的独立性也是在不断得以加强的。比如周其仁教授在今年三月接受搜狐财经采访时就指出,1994年由全国人大通过的《人民银行法》非常值得肯定。该法案明文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这也就是说,央行在货币发行上获得了很高的独立性,其他政府部门不再能要求央行增发货币。

 

然而,正如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在人民币汇率政策的制定上,央行的独立性、权威性还不够高,所以才有了人民币汇率持续近十年的人为低估,并由此导致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01年末的2121亿美元,增加到2011年末的3.1万亿美元。而外汇储备的高速增加,是以人民币购买力贬值为代价的,对此,国人深有体会。

 

加强央行独立性和权威性的意思,就是货币稳定的事情就应该完全交给央行来处理,让它充当百姓财富保值守护人。当我们百姓手中的钱贬值的时候,我们就只需要唯央行是问。而不必去怪农业部门没搞好生产,去怪猪肉或者大蒜价格上涨。而当要求别人承担这么大的责任的是,就要赋予别人别人相应的权力。

 

但正是就这点来讲,现在的我们是做得很差的。比如当央行制定任何货币政策时,商务部、农业部、发改委这样的政府部门不能去作出任何干预。一个明摆的事实是,现在的15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有7位来自发改委、财政部、统计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政府部门的一把手或者副主任、副部长。这就是讲,当央行货币委员向政策制定者提出建议的时候,这些部门具有相当的发言权。而这显然是有损于央行的独立性的。

 

增强央行独立性及权威性,对中国来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搜狐财经 周克成/文)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