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财经

编者按:她是一位集理性与感性于一身的商业女性。她曾放弃大学教师的稳定职业,从一名销售员开始了人生的创业历程。她说,创业对她而言是一件浪漫的事,是人生的必然。她就是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依靠她无所畏惧的大胆创意、颠覆传统的情感营销及深厚的人文关怀,依文企业毫无疑问的成为中国男装领域的翘楚。本期《首席对话》诚邀夏华女士做客,讲述创业的故事,分享女性企业家的。

精彩语录

·人这一辈子,如果去做你喜欢的事儿,将是生命中的遗憾。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真正的遗憾是从未开始。

·创业像是生命中一次艳遇或者私奔,我终于可以用喜欢的方式去选择做有意义的事了,创业是我生命中最浪漫的一件事。

·年轻人要放飞自己,在飞行中定位。你都不知道自己可以飞多高,飞多远,当你飞起来你就会发现,满眼风光让你激情无限。我从未想过会如此美,飞翔起来才可以看到如此广域的风景。

·每个创业者都应该准备好零度的心态。你一定不要给自己假定一种什么样的环境或状态,创业所做的一切你都要把它放在最低线去思考

·做大学老师教会了我一种非常了不起的智慧,成全的智慧。因为一个大学老师的衡量标准是否好,是来源于你的学生是否好。当你全心全意投入做过一段老师的人,你都会发现你在做企业的时候,你会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智慧,就是你会思考怎么样去成全每个人,用他们的完美换来这个企业的完美、这个团队的完美。

·我做服装企业第一个瞬间,最想去服务的就是男性群体。就是这些背负着责任,但永远用他们的那种无声的担当去给别人爱和关怀的中国男人。

·成败、得失不算什么,放下就放下了,舍了就舍了,得了就得了。我没有患得患失的心态,也没有把别人怎么看我看得很重要。我觉得最好的一种心态,就是我没有让别人的目光去困扰住我。

·消费者的心是离消费者钱包最近的地方,你不要去试图卖给他产品,而试图真的是用心去服务他,去理解他。

·我做品牌接近20年的时间里,最大的自豪是我可以特别坦然的面对每一个消费者。

·时装永远以人为载体的,你所有的服务都应该是被接受和被尊重的。我和这个团队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可以长久的、有尊严的活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

·我一直坚信:一个企业,一个做品牌的企业,花在这两种人身上的钱是最值得的,一个是花在顾客身上,一个是花在员工身上。

·把钱花在消费者身上,如何花?同样是营销,你要想清楚,你到底是要买他的眼球,还是撞击他的灵魂?

·女人的角色决定了女人无论有怎样精彩的事业舞台,她还要退回来看看她那个家庭的舞台,因为她是孩子的母亲。当她真正的突破了这种界定之后,女性企业家优势非常明显,每一个女性企业家骨子里都有那种极强的影响力。不管是什么样子的孩子,母亲都能发现他的闪光之处。

·人生最大的成败就是在于有些人一辈子在挖坑,而有些人在挖井,所以说那个挖井的人一定具备先成功的可能性。

·我一直不喜欢企业家把做企业的事儿说得太过严肃,太过担负使命和责任。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大家要有游戏的心态。除了你投入和玩的人投入之外,你要有勇气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这个游戏中,你要有勇气让越来越多的人去主导这个游戏,然后,这个游戏才可以做得无限大。

·品牌营销的关键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展现给世界,以什么样的方式讲述你的品牌故事。依文这些年在营销领域里的投入,丝毫不比广告少,但是我恰恰认为所有这些都是我精准地去选择了我的消费群体去做的事。我不需要变成一个人人皆知的品牌,希望人们带着一份尊重和理解去看待我的品牌。

·中国的闲暇经济时代真的到来了,而且比所有企业家预计得要早,闲暇经济的到来会引发一场真正的消费革命。

·所有消费品行业的人都在思考另一个问题,最终实体店还会不会存在,人们到底为什么而来?我们得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答案,就是人们还是需要亲身体验,因为人对社会属性还是有非常强烈的要求。

·中国企业需要一群有创造力的人去创造出更新的消费产品和模式,这个更新的消费模式也许真的能让中国企业在整个世界舞台上有机会走到前列。

·移动互联包括未来的云计算最大的优势就是个性化的定制变得便捷,技术的支持很强,这将会对整个中国制造业产生巨大的影响。

·未来的互联网时代给了每个人更大的个性绽放空间,让每个人可以有机会呈现和实现关于时尚的梦想,这是未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中国的企业从来不缺少学习的能力,但是在学习之外我们要找到自己最独特的那一面,当我们找到了以后,我相信这个发展速度会加快很多,中国时尚产业未来在世界的舞台上是有机会形成独特的风景的。

创业是生命中最浪漫的事

 

主持人魏喆:夏总您好,我们知道您原来是做教育工作的,是一名大学老师。后来又转型开始做服装的经营,在这个角色变换过程中,是什么让您下了决心做了这么大的转变,您觉得转变的力量来自于哪里?

夏华:我们那个时候选择下海是放弃一个更好的,去选择一次更冒险的旅程。但是我一直认为创业是生命中最浪漫的一件事,我终于可以用我喜欢的方式去选择有意义的事了,创业更像是生命中一次艳遇或者私奔,它很浪漫。每一段旅程的开始,内心最大的动力,不仅是感性的原因,其实每个人内心都有他理性的思考。我想说,每一个年轻人要放飞自己,在飞行中定位。你都不知道自己可以飞多高,飞多远,最关键你要有一种最大的享受,你就会发现,满眼风光让你激情无限。我从未想过会如此美,飞翔起来才可以发现可以看到如此广域的风景。大家经常说,夏总什么是最好的状态去创业?我说没有最好的时间,没有最好的地点,没有最好的状态,只有最好的你。就是当你最想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会拿出生命中的全部去面对,那个时候就是最好的。

用“成全的智慧”成就企业

 

主持人魏喆:说到创业,记得您在以前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的时候,您曾经说过,您的人生就是在不断转弯过程当中,哪几次对您来说是最重要的转弯?您刚才说当您准备了这种激情以后,就应该去创业,但是除了激情之外,创业还需要做好哪些准备?

夏华:我觉得创业真的需要一种准备,但是最该准备好的是自己的心态。对于每一个创业者而言,永远没有你全部想象好的条件和环境在那等着你,只有一种是你自己必须准备好的,就是你的心情和心态。

从创业的那一天开始,你必须更脚踏实地的去思考每一个问题。我经常说人们不去亲自做的时候,可以用想象来替代,可以把它想象得无限完美,但当一个作品你实际开始操作它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想象就会变成特别无情的现实。

对于我而言,我觉得拐弯其实最重要的准备是心态,我把自己放在一个零度的心态,每个创业者都应该准备好自己零度的心态。你一定不要给自己假定一种什么样的环境,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创业的一切都是你要把它放在最低的线去思考。

我那个时候我经常说创业最要过的是心坎,而不是其他的。如果今天你跟创业者聊当时的苦难,你会发现所有曾经现实所面对的那些苦难已经化为现实的回忆了,那些日子的苦都不算什么,最重要是心理那个转折。直到今天我也觉得大学老师是阳光底下最灿烂的一份职业,尤其年轻的大学老师,年轻的女大学老师,那是一个很high的职业,我只比学生大几岁,天天和学生一起玩,一起聊天,一起探讨未来的世界,它是我一段特别特别美好的一个回忆。

夏华:其实那个时候就是非常受欢迎的大学老师,而且做大学老师教会了我一种非常了不起的智慧,成全的智慧。因为一个大学老师的衡量标准是否好,是来源于你的学生是否好。当你全心全意投入做过一段老师的人,你都会发现你在做企业的时候,你会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智慧,就是你会思考怎么样去成全每个人,用他们的完美换来这个企业的完美、这个团队的完美。所以作为老师的那一段,我觉得是很幸福的日子,然后突然变成了售货员,包括我的父亲,我的家人,包括我的同学都不能非常平和去理解这件事情。

女性企业家具有独特的优势

 

主持人魏喆:您觉得女性企业家和男性企业家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如果同样是做生意或者在领导企业方面,女性企业家她的独特优势是什么?应该如何发挥她的特质?

夏华:你会发现商业本质上还是男人的世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只有我和吴亚军两位女性企业家,其他都是男士,但是我觉得这是那个社会很多年留下来的。女人的角色决定了女人无论有怎样精彩的事业舞台,她还要退回来看看她那个家庭的舞台,因为她是孩子的母亲。我觉得当你真正的突破了一种界定之后,女性企业家优势非常明显,每一个女性企业家她骨子里就有那种极强的影响力。我常说看一个孩子,就会知道他母亲在他身上留下了什么。每一个孩子内心母亲所留下的印迹那是发自灵魂的,不单是一点关爱而已。女人天生具备爱的能力,敢爱、能爱和会爱。如果一个女人用全身心爱去维护一个企业,这个企业它会给太多人创造机会和平台了,因为女人对任何人都没有成见的。

男性CEO经常说夏总,这个人你可以用得这么好,我就说这个人怎么了?你会发现当一个女人成为母亲的时候,无论什么样的孩子,她都可以看到闪光的那一面,这是每一个母亲具有的共性,是母亲最大的优势。女人在发现人上有着她特别准确的一个眼光,有着特别博大的胸怀,我恰恰在这一点上。一个企业家最要做的事就是发现人,把他们用好去创造更大的价值。女性企业家突破了心里之后,她真的可以用全心全意的付出去换取那个心满意足的得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力量。我经常说女性天生有筑巢的能力,我特别喜欢“巢”这个字,把它表现得最好的就是泰戈尔那一句诗,“假如你是飞鸟,我愿意是你一想起就温暖的巢”。无论你的员工还是你的顾客,做企业还是做品牌,假如你可以变成人们一想起就温暖的巢,它是怎样一股力量。这是一种来自心灵的力量,恰恰成为女性领导者的特别优势。

把钱花在消费者身上

 

主持人魏喆:种情感营销方式,我觉得对于老客户来讲,肯定是一种非常好的体验,但是如何吸引新客户关注依文呢?我觉得依文蛮低调的,基本没有在什么地方看到依文的品牌广告,我们如何让更多的人知道依文这个品牌的呢?依文的营销思路是怎样的?在这方面您是怎么考虑的?

夏华:一个品牌讲故事的能力至关重要,无论是多好的品牌,都必须以自身最优雅的姿态让消费者去了解你、理解你。依文其实是一个在商业领域里很务实前行的企业,它不是只一味追求梦想,做好企业本身就行了。在这里面有一些真实的案例,可以跟大家分享。

在我认为是中国广告业相对开始迅猛发展的时代,有很多今天已经在一线市场看不到的品牌。那个时候在长安街、在西单大街已经是一步一个广告牌,尽管一步一个广告牌,它可以被所有的人看见可以知道,但是它跟所有人的生活似乎变得越来越陌生。我觉得人们知道并不一定就会成为你的客人,建立一个品牌的美誉度和知名度,不能忽视了身边每一个消费者作为正常社会关系的传播能力。假如他真的被你的故事所感动的话,他一个人,这是N次方的扩散,一个人正常的社会交往关系,咨询公司一起合作,至少能影响几百人,而这几百人,他们对于这个品牌的理解和尊重度,和他从一个广告上,或者一个电视上,一个媒体上所看到的对这个品牌的认知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把钱花在消费者身上,如何花?我认为这同样是营销,你到底要买他的眼球,还是撞击他的灵魂。脑白金是席卷式让所有人,我觉得那个傻子都会花那个钱。我要要让人们带着尊重去对这个品牌有所理解,有所了解,对品牌文化产生认同,我认为它是所有做品牌人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

套牢每一颗心,与消费者一路同行

 

夏华:做男装也有理性的支撑。女装的变量非常大,假如我是学设计出身的,可能我会考虑做女装。但是我真正的优势,我不是学设计出身,但是我真正的有读懂别人的能力。所以我选择了男装,这一个群体它的变量不大,你只要用心去服务便可以收获他们的心。所以我对于我公司销售人员的要求一直是“套牢每一颗心”,消费者的心是离消费者钱包最近的地方,你不要去试图卖给他产品,而试图用心去服务他,去理解他。所以当时我在选择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犹豫,我就选择了做男装。

最想服务那些背负责任、默默担当的男性群体

 

主持人魏喆:女性在服装领域消费最多,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去做一个男装品牌的?

夏华:这里面有感性的一面,也有理性的一面。从感性的上面说,为什么选择做男装?是因为我八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了,我有三个哥哥,我觉得三个哥哥在我心里留下太深的痕迹,还有我的父亲在我眼里是最美的中国男人。因为在中国这种文化下,其实男人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个群体,他们担负着责任,但他们表达的方式不像女性那样丰富。供我读书的那个时候,我哥哥他们的生活都不富裕,他们那个时候刚刚大学毕业,刚刚组建自己的家庭,都在很困难的时候。但是我每一次都能够感受到哥哥对我的爱,我到现在想起来,对于男人的最动心的理解来自于那个时候。

比方说那时吃冰激淋是很奢侈的事,哥哥为了让我能够像其他孩子一样吃一顿冰激淋,带我上最好的冰激淋店,我真的是想点什么点什么,很有自豪感。后来当我听嫂子跟我说,为了我这一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感受,我的哥哥吃了半个月的咸菜时,它在我的内心烙下了深刻的印。每一次哥哥当悄悄地把钱塞在我的口袋里转过去的时候,那个背影让我特别特别感触。所以我做服装第一个瞬间,最想去服务的男性那个群体。我觉得就是这一群,背负着责任,但永远用他们的那种无声的担当去给别人爱和关怀的一群中国男人。我的三个哥哥都是一米八几的,假如我可以做服装,我就一定要让他们穿出最好的感受。

用游戏的心态做商业

 

主持人魏喆:有一次在一个论坛上听您提到了一个小故事,对我感触很深。你们在给消费者换衣服的试衣间里面提示顾客,要注意理性消费。原话怎么说的我不记得了,当时我就在想,很少有企业这样贴心,一般人, 尤其对于高档服装来消费的话,多半是一种冲动消费。但如果让他从冲动回归理性,从企业角度来讲可能会影响销售,您当时为什么要给消费者一个这样的提示。依文在对待消费者上,你们是怎样一个理念?

夏华:我做品牌接近20年的时间里,最大的自豪是我可以特别坦然的面对每一个消费者。依文成立一开始就站在消费者的视角上去思考,所以依文这些年,消费者一直跟随这个品牌走过来,凝聚了几十万的顾客,消费者的凝聚是这个企业未来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时装永远以人为载体的,你所有的服务都是被接受,然后被尊重的,我最大的梦想和这个团队最大的梦想也是成为一个真正的可以长久的有尊严的活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

在这一路成长过程中,我认为做品牌要想真正达到你所梦想中的那个彼岸,或者说成功的话,要敢于在悖论中生存。我觉得依文和我其实很多年一直在悖论中成长,很多的事情当下并不被大家认同,甚至觉得这件事做的跟商业毫无关系,但是十几年过来以后,大家反过来觉得我们是做了一件对的事儿。我说作为的领导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出对的事儿,并且无论别人怎么样去看,要跟团队能把它坚持到底。

我一直不喜欢企业家把做企业的事儿说得太过严肃,太过担负使命和责任。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大家要有游戏的心态,除了你投入和玩的人投入之外,你要有勇气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这个游戏中,你要有勇气让越来越多的人去主导这个游戏,然后你这个游戏才可以做得无限大。后来情感营销就进入了一个真正的较尽的阶段,它应该是我们从品牌的利益出发,去诱导消费者购买产品,还是从消费者的利益出发,然后让他真正的对这个品牌产生信仰。在那一段里,我不仅仅要考虑外面的认同度,还要接受来自企业内部不同的声音。但是任何一件事情最勇敢的,就是要勇于去面对、去尝试。

中国的商业这些年一直是这样一个模式,只要客人来了,所有的导购都会己尽最大的能力推销,客人在没有喘过气来的时候,最大限度把自己的钱包交给你。但是消费者他不仅只有自己,然后还有父母,还有孩子,还有家庭。依文一直在考虑,我们到底让顾客一次性在这里消费,还是给他一个永远跟我们之间保持真正的、发自内心的一种彼此之间的关爱。行业也渐渐感到这个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形成的影响力,包括每一年给消费者做的静态展,黑皮书,经常与产品无关,跟销售无关,跟钱无关,这些让依文一点一点在消费者心里构筑了特别扎实的品牌形象的基础。

所以今天大家都表扬我,你做得真的是对的,今天大家都认为这是品牌文化,这是情感营销,这叫占据消费者的心。但是当时那一刻是有很多很多的负面的声音的,不过走过来后,最终你会发现其实最重要的是你的消费者怎么看你,而不是那些广告商怎么看你。我是觉得那是依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就是我们到底要什么?我觉得一个品牌一定要清晰的知道我们到底要什么?我们有多远的路在后面要走。今天我特别自豪的跟我的团队说,这十几年来我们在顾客心里所建立的,或者说我们付出心血去构建的,是最核心的那一部分,是这个品牌未来可以一直走下去的一条长久的路。

人生成败在于选坑还是挖井

 

主持人魏喆:记得您曾经说过创业就是一个挖井的过程,不一定能挖到什么。您觉得现在的自己还依然在挖井吗?您觉得哪些是您挖到的比较宝贵的东西?

夏华:人生最大的成败就是在于有些人一辈子在选坑,而有些人在挖井,所以说那个挖井的人一定具备先成功的可能性。很多人特别容易把失败归结于把坑选错了,于是就换一个。可以发现很多人不断的换职业,换行业,我把它比成挖井。理性的判定之后,最重要的是你具有能够把它挖下去的激情。

作为挖井者都明白一个道理,最后一撬土是最重要的,谁可以挖开最后一撬土,出水那才是终极目标,而不是不断的去选地方,不断的开始挖。我今天依然在挖井,希望挖一口会有源源不断的水流出来的时尚产业之井。一口真正的深井可以养几代的人,不管我还是我的员工,一直坚持要有挖井的心态,千万不要有挖坑的心态,挖一个坑不成再选一个地方挖,永远给自己失败的理由,告诉自己是合理的,是没选对,是运气的问题。这是一个耐力的问题。

闲暇经济时代到来将引发消费革命

 

主持人魏喆:感觉社会发展到不同阶段,人们对于幸福的期待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在战争年代,平安就是最大的幸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获得成功和财富就是最大的幸福,但是现在,很多人认为可以享受生活,有更多自己的闲暇时间,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是人生的幸福。诸多的数据表明现在人们在闲暇方面愿意投入的金钱和时间越来越多了,对于闲暇经济,夏总怎么看?您觉得从这口井当中我们能挖到什么?

夏华:中国的闲暇经济时代真的到来了,而且比所有企业家预计得要早,闲暇经济到来会引发一场真正的消费革命。我也认为这场消费革命真的到来了。即使大家是从寒冬开始的,大家的感受是从寒冬开始的,但是接下来只要我们真正的在这个闲暇经济过程中找对自己适应的位置,适当的位置,找到自己适当的点,那个春天其实不会太远。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是觉得今年其实有一个词儿一直被大家在笑,就是幸福。央视选了一个特别好的词儿,它是可以跟任何一个人连接的,无论你的地位、角色,只有幸福是每个人可以平等谈及的,即使一无所有,境由心生我觉得我是幸福的。所以恰恰在这个词儿面前,你会发现非常有意思会引发很多思考,真的是一个幸福经济时代的到来。

所谓闲暇经济就是人们真正消费行为转变,对自己的时间支配,对自己消费方式的支配的改变,会发现今年有几件事儿特别的引起关注。第一个是整个消费品行业和零售行业,今年寒冬不是今天下雪了才冷的,从五一开始人们非常清晰感受到,去年年底的时候,曾经谈过闲暇经济时代一些消费转变的观点,但是那个时候包括我们的内部团队其实也没有那么高度的重视。商业在火爆之下没有了更多的思考,但是今年五一的时候,发现很多商家做好充分的准备,什么样的营销方式,什么样的货品要准备,突然发现人没了。很多商业老总打电话都问了同样一个问题,黄金周为什么没人了?人都去哪了?你会发现今天在三天以上的假期人们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旅行,全世界的游走,跟家人在一起,跟朋友在一起。这个过程其实也包含着购物的过程,不是像你想象的人们都会来。

中国真正的消费品属店的时代开始一点点慢慢过去,属人的时代开始真正开始。你到底拥有多少个直接的客户,可以知道他五一十一都去玩,根本不可能在这儿固定购物了。其实在游走过程中,无论出国还是到哪里,可能就是购物。你有没有做好这样充分准备?在这个季节来临的时候,像我们管家已经跟消费者做了沟通,对他衣橱规划已经开始进行了,尤其男性消费者不是那么喜欢逛街的,让消费者在玩的过程中,他的衣橱已经有人管理。

其实特别重要的,你在这个前面要有应对的方案,而不是等这个时代来临的时候,消费行为已经转变的时候,再去思考该怎么办。当你前面做好这些精准营销的对接,管家服务的对接之后,等这个来的时候,你会发现正好是我准备的。你会发现在这个大家都不增长的时候,你会有非常好的增长的机会。

中国时尚产业要找到自己独特的一面

 

夏华:去年伦敦时装周的时候,我们在国外做了三次大型的活动,其中伦敦时装周的时候给我的感触是最深刻的,中国品牌渐渐的开始在整个国际舞台上找到了自信。中国品牌这些年一直就是不敢讲故事,为什么呢?因为太年轻了,面对的那是一百多年,几代人历史的品牌,中国品牌只是一个一代人创建起来的,况且我们上一代还不是贵族。所以在讲一个关于奢侈故事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心虚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渐渐找到了感觉,虽然我们发现的时间短,但是我们背后文化支撑是所有全世界越来越认可的。你要完成的事情是如何把这些最好的东西挖掘出来,然后在你的产品中呈现价值。

依文这六年做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我开始做的时候大家认为是爱好,但是后来渐渐的连我们自己的设计师都发现了它不是爱好,它是价值。我一点点把这些民间工艺拉出来,跟我们设计去对接,一粒扣子会改变一件衣服的价值,中国的老艺人只需要几秒钟就雕完一粒精工扣子,你会发现它会让一件衣服价值提升了很多。一个手绣的内里会让整件衣服更有了艺术品的气质。当我们把中国的一些民间工艺,包括中国的袖肘部的裁和整个行缝的方法,展现给西方世界的时候,西方世界开始渐渐的重新去审视你。伦敦时装周的时候,我们做了一场大静态展,这场静态展给我触动特别深刻。因为全球二十几个国家参与这些展览,我们设计师用了叉,用了竹子非常好的空间展示的情况下,我依然不知道所有的来自全世界最高级时尚达人是怎么评价我们产品的。所以当他们拿ipad去拍,拿手机拍每一个细节描绘的时候,他们真的在用心地去衡量一个中国品牌为世界奉献的这些价值。

我们用的原料,对它进行再设计诞生出新的原料的质感,他们非常惊讶的问这是哪里来的?怎么做出来的?包括毫厘之间的雕刻技术,上袖行缝的方式,我认为它是一种行为艺术。其实所有的奢侈品都是用他的文化支撑的,然后用他这些精彩的故事去点燃中国消费者心中的欲望,我觉得中国品牌渐渐的找到了感觉。当英国时尚协会主席对CCTV记者说这三段话的时候,我差点感动的流眼泪。因为他这三段话不是对我说的,也不是冲着依文这样一个品牌,他是对中国品牌做了一个评价,颠覆了我对中国设计的思考。他看了我们展览说,这是可以穿在西方人身上的时装。然后他说了句最关键的话,我认为中国品牌未来在西方世界会呈现巨大的商业价值。

这些恰恰都是中国品牌渐渐的在国际舞台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的表现,找到了自己核心价值支撑。中国的企业从来不缺少学习的能力,但是最关键的是在学习之外我们找到自己最独特的那一面,当我们找到了以后,我相信这个速度会加快很多,中国时尚产业未来在世界的舞台上是有机会形成自己独到的风景。因为后面有着强大的文化支撑,任何一个小的工艺,西方人现在用的钱包,包括我们原来民间做的这些钱包展览,这些欧洲的设计师或者这些企业家真的都是特别敬意鞠躬,这个人一定有很深的美学功底,就是它的创造者,他只是一个民间艺人,甚至没有上过任何艺术学校,但是这就是创造力。他就说中国人天生有创造力,假如我们找到一种模式能够让中国的工艺,关于设计的一些思考,美学的思考,能够跟今天的中国连接得更紧密的话,一定可以创造出来在西方人眼里,最有价值的一种产品,或者说一种让他们未来可以用钞票去投票的中国的奢侈品品牌。在这一点上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或者找到了方向,这也是在新一轮的变革过程中,中国品牌有机会在世界舞台上,能够有精彩的表现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中国品牌走向国际要学会讲故事

 

夏华:这些年大家可以感受到依文虽然没用广告,但是整个在营销领域一直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发出声音的形势,所以好多人说这是一个特别会讲故事的品牌。小到我们每一年办的静态展,2000年焦波老师《俺爹俺娘》跟依文合作以后产生了强大的影响力,静态展对于男人的成功,对于爱,对于责任的表达都产生了巨大的反响。“非典”的那一年我们做的是《风雨中的美丽》,是一种关于陌生人与人之间这种牵手所造成的一个新的社会关系,或者说构建了一个新的关于爱和共担风险的一种社会能量。2006年我们做了《卡在喉咙里的欲望》,我觉得做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事,这些事都成为一个社会话题被蔓延。依文的成长伴随着一种特殊的传播:我们服装里的每一件情感故事吊牌,每一年几十万件衣服带来几十万个平凡的男人生命中最感人的故事。

大到今年伦敦奥运会,当时我们讲故事方式变得更特别,在奥运会离圣火点燃九个小时之前,我们在在兰卡斯特宫让大家看到一个中国品牌最别致的讲故事方式。除了来自于雅鲁藏布江的水,周口店的土搭成的T台之外,更重要的可能是大家对故事的主角发生了强大的兴趣。除了思清、潮歌这样的艺术家,田亮、杨威这样的运动员,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时尚这个特别的群体改变了三十多年来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所以从柳传志抱着大麦走出那个舞台开始,我觉得那是20年里经历过的最特别的一场时尚秀。品牌营销的关键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展现给世界,以什么样的方式讲述你的品牌故事。依文这些年在营销领域里的投入,丝毫不比广告少,但是我恰恰认为所有这些都是我精准地去选择了我的消费群体去做的事。我不需要变成一个人人皆知的品牌,希望人们带着一份尊重和理解去看待我的品牌。这是这些年依文在做营销的时候特别关注的精准对接。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