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会政府变化:从全能政府到有限政府

更多>>三中全会最新动态

厉以宁谈全会:要对改革有信心和耐心

三中全会分析解读

徐振宇:决定透露出诸多房地产利空信号

精读:三中全会《深化改革决定》要点摘录

解读: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看点

管清友:市场作用由"基础"到"决定"

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李长安:新提法多 强调公平竞争

李长安指出,《决定》中有很多内容以前没有提过,强调了公平竞争,这是形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一环。

党国英:土改目标预期高 落实太差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表示,与预期基本一致。其实关于上述土地政策早在十七届三中全会就有提及,定调已经很高。但是5年下来,实施落实情况不好。

李炜光:全会将财政地位空前提高

财政问题已经不单单是经济领域的重要问题,更是涉及到了政府职能的转变,成为了连接政治、经济、社会三大系统的媒介。

王小鲁:影响收入分配基础要素改善

影响收入分配的因素是广泛的,既有体制问题,也有民主和法治建设方面的诸多问题亟待解决,欣喜的是,公报的内容即涉及到了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也谈到了把权力关进笼子。

曹建海:给予农民更多产权 房价或降

由地方政府人为饥饿营销下的土地供应短缺问题将得到解决。而因供给短缺造成的房价高涨问题将减弱。由此看,未来房价将下降。

张茉楠解读改革领导小组:级别更高

首先,和33年前设立的体改委不同,本次的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级别更高,属于中央一级,由中央直接负责,顶层设计的思路更浓厚一些。

冯兴元:国企将继续做大做强

若现在进行国企改革,时机并不成熟,即使政府高层想推进国企改革,也遇到强大的阻力。至于中石油、铁路总公司是否会拆分,冯兴元表示还需看进一步的决议,预计不会大动。

叶檀:政府不会去插手楼市

公报没有提及住房问题是在意料之中的,在未来发展中,市场归市场,政府归政府,政府未来不会把手申的很长去插手市场。

郑作时:从公报看三个领域将收益

在三中全会公报中,那些领域会收益?郑作时表示,首先是民营企业是受益方,制约因素减少了,这形成了好的预期。

徐振宇:土地制度改革信号仍积极

本届三中全会的土地制度改革并没有比十七届三中全会走得更远,并没有任何全新的提法。但总的来说土地制度改革信号仍然是积极的。

贺铿:金融改革在公报中不突出

金融改革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除了国有企业的改革、收入分配的改革,财税体制的改革,应该接下来最重要的是金融体制的改革。

王庆:公报内容超出资本市场预期

在经历了前阶段资本市场普遍信心不足的状态后,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公报无疑对资本市场的信心起到了提振作用。

曹远征:核心是建立现代治理机制

只围绕经济因素提出的改革方案无法真正改善社会的整体现状,唯有各方面的综合突破,改革才能得到真正的全面和深化。

难题:十八届三中全会诸多改革难点

1
2
3
4
5
6
7
  • 城镇化出路在哪里?

    华生认为,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城市化。这里头又有两大问题,一个是土地问题,一个是户籍问题。其中土地问题要更复杂。全世界都有土地的用途管制和规划管制,它与土地财产权的关系怎么平衡?土地财政该怎么办?

  • 收入分配的弱化

    市场经济总会造成贫富差距,但是可以通过再分配来减小这个差距。但是在中国,再分配基本不起作用。华生称我国的再分配政策的实施,加总起来对调节收入差距的效果为零,甚至是负数。

  • 财税体制问题

    我国现行财税体制建立在1994年开始形成的分税制之上,时过境迁,目前分税制已然成为地方财源不足,事务却过多的根源,土地财政及后续一系列问题随之产生。

  • 国有行政性垄断行业

    垄断仅仅是国企治理不力的结果,它只是问题的表征。如果对国企改革只就垄断而反垄断,进行所谓的"私有化"和"社会化"肢解,那么国企改革也还真可能沦为一部分利益集团的分羹大宴。

  • 固有利益格局堡垒

    八十年代搞改革,执政党作为改革主体,利益包袱不重,要打破的瓶瓶罐罐还不多,加之邓的意志,阻力难形。今天的改革,势必要触及到诸多人的切身利益,阻碍可想而知。

  • 金融怎么改革

    一边是对金融资本天性逐利与投机的批判,一边是对行政垄断金融领域造成要素扭曲,中小企业缺血的指责,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注定要在这样的争议中前行。

  • 有没有突破口?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经济学家就有一千个经济改革突破口——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研究最重要。喧嚣当中,决策层需要慧眼独具,否则祸患无穷。

关键词:十八届三中全会前瞻系列

愿望:三中全会网友愿望清单,你的期盼能实现吗?

大佬和企业家心中的"改革"

解密政府十大智囊团

猜想:十八届三中全会经济改革展望

财税改革

——“营改增”从交通运输和若干现代服务业扩大到电讯、铁路运输和建筑安装业并从部分地区推广到全国。

——启动个税向综合税改革的试点,稳步扩大房产税的试点。

——大幅度提高资源税税率和环保收费的标准。

——显著提高医疗、社保、环保、新能源等支出占政府支出的比重,降低一般性支出尤其是三公消费的比重。

背景:多位消息人士透露,财税、金融、行政体制、价格改革等将列入报告初稿。但这些改革内容中财税改革分量最重,具体到报告初稿中涉及的财税领域改革,财政部、国税总局是操办者,尤其是前者。

土地制度改革

——征地遵循“公平补偿”原则,补偿标准将随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提高而动态调整。

——土地自由流转,确保农民工权益。如何使土地增值收益大头落到农民工头上。是正确改革方向。

——土地私有化,农民最终拥有自己的土地。

——扩大农地进入市场流通试点,这将利好地产及其投资产业链。

背景:分析人士认为,农民土地私有化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出台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标志,地方政府层面对这个问题的容忍度比较有限。

金融改革

——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进一步放松资本账户的管制,放松民资投资海外的限制。

——利率市场化将面临最后一步——存款利率市场化。业内认为需要时间,下一个具体步骤很有可能是让银行发行大额可转让存单。

——进一步规范银行表外业务,让民间金融阳光化和合法化,杜绝吴英事件的再度发生。

背景:中国的金融一直存在被压抑现象,涉及到体制改革的最根本政策都由中央所控制。这种集权式的管理如果不被打破,就会影响到金融改革的进程。各界对“人民币先生”未来的改革作出各种猜测,最期待的莫过于推进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开放、人民币国际化。

推进城镇化

——农村土地确权政策应先行一步,土地流转速度加快,农民可选择行业,城镇化就起来了。

——破除土地财政,不改变现行土地管理制度,切断地方政府卖地生财动力机制,人的城镇化就永远赶不上土地的城镇化。

——户籍制度改革是关键一环,应推动户籍制度改革,逐步放开城市落户限制。

背景:厉以宁认为,如果中国要达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率,即90%以上的人口集中于城市,那么城市居住条件必定恶化,居民生活质量必定下降。中国必须走适合中国国情的城市化道路,即中国城镇化要分三部分:老城区+新城区+农村新社区。

收入分配及户籍制度改革

——出台收入分配改革实施细则,提高个税起征点,增加居民收入。

——限制垄断性国企高管权力和薪酬的膨胀,缩小贫富差距。

——由于户籍制度造成“城乡分化”,削弱了经济要素的自由流动,阻碍了农村城市化进程,不利于消费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应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消除在教育就业医疗城乡间的福利差异。实现人口自由流动。

背景:一位接近发改委的消息人士透露,“这次的户籍制度改革与以往明显的不同在于,以往的提法都是继续合理控制直辖市、副省级市和其他大城市的人口规模,而此次对北上广深这些特大城市也会结合条件逐步放开。”

打破国有企业垄断

——打破中央企业垄断,放宽进入市场限制,国企逐步退出,减少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的比重。

——目前国资监管的责任主体不够明确,存在国资管理的“空白点”。容易导致国有资产的流失,应实现政企分开,改变国有资产管理模式。

——放宽入行门槛,创造公平的投资环境,促进民营经济发展。

背景:垄断仅仅是国企治理不力的结果,它只是问题的表征现象。如果对国企改革只就垄断而反垄断,只就垄断而进行所谓的“私有化”和“社会化”肢解,那么国企改革也还真有可能沦为一部分利益集团的分羹大宴。

调查:中国企业家正面临的10个重要判断(数据来源:正和岛)

回顾:八十年代,他们的改革符号

1984年
1989年
2012年
2013年

图说:三中全会那些人那些事

历史:历届三中全会经济政策一览

              
    • 十七届三中全会
      关注“三农”问题
      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强农村制度建设;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加快发展农村公共事业。
    • 十六届三中全会
      完善市场经济体制
      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国企改革、转变政府职能、改变城乡二元结构、建立现代产权制度等。
    • 十五届三中全会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坚持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深化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完善农产品市场体系、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等。
    • 十四届三中全会
      制定市场经济基本框架
      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制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提出包括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培育和发展市场体系、建立宏观经济调控体系、建立合理的个人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制度、深化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等政策方向。
    • 十三届三中全会
      为深化改革扫清道路
      通过了《关于价格、工资改革的初步方案》,建议国务院在今后五年或较长一些时间内,在考虑物价上涨因素的同时组织实施。确定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方针,要求把今后一段时期的改革和建设的重点放到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上来。这次会议为进一步深化经济改革扫清了道路。
    • 十二届三中全会
      改革从农村走向城市
      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规定了改革的方向、性质、任务和方针政策,是指导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指出我国实行的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提出改变企业的领导体制,在国营企业中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
    • 十一届三中全会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改革经济管理体制权力过于集中的问题,扩大地方工农业企业的经营自主权,精简各级经济行政机构,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此后六年间农村掀起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代表的农村体制改革浪潮。

    评论: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