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财经九牧王

中国人要重建道德生态(吴祚来 学者)

  前些时间看到一位学者说,中国现在的世风日坏,是西化造成的,西方奢侈的消费风气败害了中国民风与官风。这位学者可能是看到许多有钱人去欧洲购买名包、香水、名表,所以才有此惊人高论。如果他通过调查发现,许多中国人在西方的教堂里开始了自己的信仰历程与慈善事业,他对西方道德文明又会有什么高论呢?

  我当时在微博里对这种观点提出批评:孔子时代就礼崩乐坏,否则怎么会有老子出了函谷关一去不返?而孔子也说,道不批行,乘桴浮于海,孔子也不想在大陆上待了。所以,社会道德失序,与西方或东方无关,甚至与经济发展关系也不密切,与什么关系更大呢?

  一是与信仰有关,如果一个社会普遍失去信仰,或没有形成信仰的社会生态,这个社会的道德很难好起来;另一个方面与政治有关,如果代表社会主流价值的政治领域没有应有的政治伦理规范,这个社会的道德也不可能好起来,孔子讲苛政猛于虎,政府对百姓的伤害,同时更是对道德生态的破坏。还有就是法治精神,这也是与政治领域的延伸,如果没有独立的法律体系,一些权贵依恃资本与权力,肆意侵犯社会权益,使社会道德体系瓦解。

  中外领导人都说过,要把公权力关进笼子里。用什么把公权力关进笼子呢?当然只有制度,民主的制度,权力分立的制度,保障公民自由权利的制度,都被视为限制公权力的不二法宝。其实公权力只是人类社会怪兽之一,还有二个怪兽危害一样巨大,一是没有信仰没有道德的社会,二是藏匿在人心中 的阴暗邪恶的欲望。传统中国国家一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国家之间是社会,传统中国没有社会只有险恶的江湖,社会是调节国与家的扛杆,但中国社会一直没有形成强大的力量,一是限制过分的公权,二是制约过当的私欲。中国古代有民谚: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是说当政者要为百姓主持民间的正义,如果统治者不为百姓主持正义,那么最好是回家种地,不要误了国家正义。

  道德问题既是整个社会生态系统工程的一部分,也是人的心灵问题。我们知道公权力作恶,但我们往往忽略了每一个人放纵自己欲望带来的恶与缺德。那么,把人心中的兽性关进笼子里,仅仅靠法律是有限的,靠什么?道德说教?政治说教?文化熏陶?自我修养?

  只有靠信仰,信仰的组织化社会化,就是宗教。

  中国人不仅要重建社会,还要重建信仰体系。重建社会,需要每一个人都要按照公民的要求来规范自己,而重建信仰,则需要每一个人在内心世界树立自己的神圣信仰对象,信仰包括对神圣力量的相信与寄托,对道德底线的自觉遵守与警醒。信仰使道德神圣化,用神圣的力量来守护自己良知,我们看到,有宗教信仰的国家,如果实行了民主宪政制度,那么整个社会道德生态是良好的,因为宗教精神中,主要内容是道德训诫,每一个人都不能置身度外。我们看到有信仰的社会中,教堂或寺庙比银行还要多,而没有信仰的社会中,人们看到更多的是洗浴中心,教堂与寺庙是清洁人内心世界、提升道德境界的地方,而洗浴中心可能正好相反,最需要清洁灵魂的人,却跑去清洗并不需要清洁的皮肤。

  中国传统的儒教社会,长老是说教者,权贵长老成了社会中的道德主宰,不仅学而优则仕,德而优也可以仕。道德与政治一体化,也是一种政教合一,这种政教合一,在统治者威权与道德一致的时候,或者说最高统治者对自己道德要求严格的时候,社会一派春和景明百度俱兴,社会一旦权力失序、等级失效之时,就礼崩乐坏,江河险恶。传统社会里,道德被系在权贵长老的裤腰带上,很容易成为装饰品。

  道德与政教结合这种方式在中国一直没有根本性的改变,政府部门有精神文明办,但政府官员的财产不能公开,民意无法表达,上访得不到正义回应,政府可能是精神最不文明的所在,他们最应该受到公众的监督与道德精神训诫,由政府出面进行道德教育,必然是失败或无效的。

  重建道德与重建法治社会一样,信仰与道德也要相对独立。尊重社会的主义,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不尊重社会的主义是权贵主义。如果没有道德信仰,所谓的新权威主义,不过是新权贵主义,有权而无威,有贵而无义。

Copyright © 2011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