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访谈,曹远征
  (文字经受访问者修订) 策划:汪华峰 采访者:李松 编辑:马爱利 美编:余芳芳  分享到:

现在的CPI上涨不代表通胀

  • 目前的CPI上涨不代表传统意义上通货膨胀。通货膨胀是货币发多了引起物价上涨。现在的物价上涨是结构性的,不完全是货币发多了引起的,而主要是由成本推动的。这和劳动成本密切相关,劳动力密集的行业价格上涨比较快,农业就是如此。这是一个新的结构性的变化,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内容全文

“安倍经济学”是饮鸩止渴

  • 一般来看,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只是防止了更大规模的衰退,但是没有有力提振经济增长。而且QE还会带来后遗症。根据历史经验,后遗症有两个:第一,一旦经济被推出了凯恩斯流动性陷阱,那么有可能出现剧烈的通货膨胀?第二,如果经济走不出流动性陷阱,是否需要一次一次加大饮鸩止渴的力度,致使国家债务走向崩溃的边缘?正是有这种担心,所以在刚开始推出QE2的时候,政策决策者就说适时退出。这种退出的预期就让市场变成惊弓之鸟了,不知道现在要撤出还是将来要撤出,一有风吹草动我就先跑,引起市场的急遽变动。【内容全文

存款保险制度是利率市场化的前提条件

  • 利率市场化无外乎两个含义,一个含义就是定价机制,是竞争性市场定价;第二,定价的水平,即利率水平。通常人们讲利率市场化讲的是第二个问题,但是第一个问题更重要,也就是到底有没有自主定价的能力。我们注意到,从去年开始,随着利率浮动以后,银行的创新加快,推出各种各样的产品,每种产品根据不同的风险定不同的价格。前年银行推出2.8万种理财产品、去年不少于2.8万种,银行正在创新、力图找出合适的产品,并以合适的价格推向市场。从这个意义上说,利率市场化的速度在加快。【内容全文

降息无法解决结构性经济困境

  • 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跟利率市场化没有什么关系,中小企业需要一种特殊的机制安排,这是金融体制要深化改革的问题,而不是资金宽松了资融资难就会解决。或许增加信贷会使得融资状况好转一点点,但是并不解决根本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有专门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内容全文

中国不要乱动货币

  • 如果从QE这个角度判断,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效果到底是什么样的,目前并不是很清楚,也就是说,传统的凯恩斯货币政策,对反周期波动是有一定帮助的,因此叫宏观调控。但是即使在凯恩斯理论中,对结构性的下滑也是束手无策的,更何况现在全球出现了新的金融危机。【内容全文

人民币国际化是大势所趋

  • 人民币本身有升值倾向。因为中国劳动生产率还在提高之中,过去劳动生产率每年提升4%左右,市场预期人民币每年升值3%到5%。现在劳动率生产速度提高不像过去那么快,但是毕竟还是在提高,因此人民币还有升值倾向,但是升值可能会变化。换言之,哪天中国劳动生产率不再提高了,人民币才有贬值倾向。【内容全文

应该拿国企盈利去填补养老金缺口

  • 资产负债通常有三张表: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很多人将18.3万亿理解为现金流量表缺口是不对的。现金流量是不会出现缺口的。只要企业还活着,那么它的现金流量都没有问题,我东拉西扯借的钱还给你,只要付得出去,现金流量就没问题。 【内容全文

策划| 搜狐财经 2013.06 采访地点| 北京 采访者| 李松 

| 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