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从1984到2014,我们不得不再一次提起改革这个词,一如三十年前的情形一样。目下的中国经济,正处在结构调整的关键时刻。能否继承八十年代的改革锐气,对中国的影响可能至为深远。[详细]

1984年
1989年
2012年
2013年
1
2
3
4
5
6
7
  • 城镇化出路在哪里?

    华生认为,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城市化。这里头又有两大问题,一个是土地问题,一个是户籍问题。其中土地问题要更复杂。全世界都有土地的用途管制和规划管制,它与土地财产权的关系怎么平衡?土地财政该怎么办?

  • 收入分配的弱化

    市场经济总会造成贫富差距,但是可以通过再分配来减小这个差距。但是在中国,再分配基本不起作用。华生称我国的再分配政策的实施,加总起来对调节收入差距的效果为零,甚至是负数。

  • 财税体制问题

    我国现行财税体制建立在1994年开始形成的分税制之上,时过境迁,目前分税制已然成为地方财源不足,事务却过多的根源,土地财政及后续一系列问题随之产生。

  • 国有行政性垄断行业

    垄断仅仅是国企治理不力的结果,它只是问题的表征。如果对国企改革只就垄断而反垄断,进行所谓的“私有化”和“社会化”肢解,那么国企改革也还真可能沦为一部分利益集团的分羹大宴。

  • 固有利益格局堡垒

    八十年代搞改革,执政党作为改革主体,利益包袱不重,要打破的瓶瓶罐罐还不多,加之邓的意志,阻力难形。今天的改革,势必要触及到诸多人的切身利益,阻碍可想而知。

  • 金融怎么改革

    一边是对金融资本天性逐利与投机的批判,一边是对行政垄断金融领域造成要素扭曲,中小企业缺血的指责,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注定要在这样的争议中前行。

  • 有没有突破口?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经济学家就有一千个经济改革突破口——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研究最重要。喧嚣当中,决策层需要慧眼独具,否则祸患无穷。

搜狐财经出品 专题策划:郭儒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