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克强

  云南烟草系统所属的深圳兴云信发展有限公司想投资青海盐湖集团,但没钱,于是就找亿万富翁张克强合作,张克强掏出了真金白银入股了青海盐湖集团,不曾想盐湖集团股票大涨,价值几十亿,于是云南烟草反悔了,想将这几十亿占为己有,遂网罗罪名,以莫须有的罪名拿下他。面对巍巍地方司法系统,张克强就是一“行货”,“要结果你也不难,只似打杀一个苍蝇!”

  2006年,张克强等人携3.28亿元参与盐湖集团的增资扩股和受让。2008年,盐湖集团的上市为张克强及其投资伙伴,一度创造出了90亿元的“纸面财富”,也为他招来了“诈骗罪”的司法指控。

  张克强因涉“盐湖股权案”已经在云南省看守所里度过了1000天左右,但其罪或非罪依然悬而未决。2014年2月21日,该案才二次开庭审理,昆明市检察院已决定追加起诉张克强等人“单位行贿罪”,对此张克强律师称张对行贿“不知情”,将做无罪辩护。

始末[官家手里的“行货”张克强] [张克强"盐湖案"二次开庭 先关三年才审]

各方 [刑法专家认为张克强未构成单位行贿罪] [民营企业家张克强的“盐”罪]

    分享到: 0

    真金白银换来诈骗罪名?

    • 诈骗罪不是因空手套白狼 而是投资资格

      决定张克强定罪与否关键,是一道“投资门槛”。公诉方称,盐湖集团的股东必须是“国有企业”,张克强等通过信托方式,以入股国有企业深圳兴云信参与盐湖集团的定增,即是诈骗国有资产。张克强方面称,钾肥投资是向民营企业放开的,所谓“投资门槛”并不存在。 [详细]

    2006年,张克强等人携3.28亿元参与盐湖集团的增资扩股和受让。2008年,盐湖集团的上市为张克强及其投资伙伴,一度创造出了90亿元的“纸面财富”,也为他招来了“诈骗罪”的司法指控。

    • 关了一千多天却判不了案

      这起因为正常的投资行为被罗织的“诈骗罪”——由于案件过于荒唐,所谓的诈骗案既没有受害人,也没有诈骗数额,法院判不了罪,尽管严重超期羁押,却不肯放人,使得一家大型民营企业濒临绝境。著名刑法学家高铭暄教授等一批顶尖的刑法学家先后为此案公开表态,认为诈骗罪子虚乌有。 [详细]

    • 民企投资钾肥都犯罪?主因是股票涨了

      ST盐湖借壳上市后,赶上了A股的牛市尾巴,当日收盘时居然被恶炒到30.2元,这下惹祸了。著名法学家江平教授对此感到忧虑:“即使诈骗没有依据,也要想办法找点别的,证明检察机关没有抓错人。如果这样去抓一个民营企业家,早晚能找到被抓的理由,这很可怕。 [详细]

    • 外资摸得民企摸不得?

      一个典型的例证是,央企中化化肥在2005年就引进了战略投资者加拿大钾肥公司,而中化化肥现在是盐湖股份(盐湖钾肥换股吸收盐湖集团后的名称)的第三大股东,等于加拿大钾肥间接持有盐湖股份。按照云南省检察机关的思维,加拿大钾肥公司岂不是也有诈骗罪嫌?[详细]

    投资后股价涨了就是侵吞国资?

    • 各方利益都没有受损 云南方面是当时觉得项目不划算没肯出钱

      云南烟草系统所属的深圳兴云信经济实力有限,在与盐湖集团签订增资扩股的框架协议后,未得到其上级主管部门云南烟草方面的支持。兴云信转而寻求与华美丰收资产管理公司(隶属于华美集团)等合作,组成了一个由四个投资人参与的盐湖集团增资扩股的投资联合体。如此张克强得以入股盐湖集团。 [详细]

    如果没有06-07年的牛市,也许根本不会有张克强的“诈骗罪”,因为盐湖股份上市业绩进入稳定期后当时净利润也就在十亿的水平,在项目还在建设时期以3.64亿元现金拿到总股本的7.336%,净资产收益率也就20%,这根本就是正常的交易价格。但是由于当时股市被爆炒,股价一下就涨上去了,张克强所持市值最高时接近70亿。然后云南省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拘捕,张克强就成了“诈骗几十亿国资的诈骗犯”。

    • 新娘子不急 看新娘子的急坏了

      根据昆明市检察院的指控:“……国有企业青海盐湖集团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对该只国有股的股东资格进行了限定:只能是国有企业。而张克强等人根本不具备成为盐湖钾肥股东的条件,但面对巨大的经济利益,被告人张克强等并不甘心,产生了非法占有国有股权的目的。”按理说,如果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应该是青海的国有企业利益受损,着急的应当是青海省国资委等相关的职能部门,云南省检察机关急什么呢? [详细]

    • 陈发树、张克强们为何均“失陷”云南?

      无论陈发树的“云南白药”案,还是张克强的“盐湖案”,其涉案理由均是“国资流失”。我们发现,相较张克强,陈发树是“幸运”的,假使云南白药股权当初获批并过户,有关部门秋后算账,包括陈发树在内的有关人员岂不也有牢狱之灾?而张克强则因其掌控的华美系收购兴云信持有的青海盐湖股份而失去自由至今。 [详细]

    • 中央很关注此类问题

      9月6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发展,关键要通过深化改革,加快破除体制机制障碍,营造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共同承担社会责任的环境,让社会资本释放巨大潜力,为中国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增添持续动力。”
        会议特别强调,坚决打破各种对民间投资制造隐形障碍的“玻璃门”、“弹簧门”,彻底拆除“表面迎进去、实际推出来”的“旋转门”。

    盐湖集团股权案事件经过

                
      • 1997年
        青海盐湖工业集团控股的青海盐湖钾肥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 2006年9月
        宋世新代表兴云信与盐湖集团签署了《增资扩股协议》
      • 2006年11月24日
        兴云信的股东与华美系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以7030万元转让兴云信全部股权,当时尚未取得盐湖集团股权
      • 2006年12月5日
        S*ST数码停牌, 12月30日,公司公告称,盐湖集团将对其进行重组
      • 2006年12月18日
        青海国投向兴云信转让了其持有的盐湖集团3818.78万股股份
      • 2007年2月
        华美系与兴云信签订信托协议,将其实际投资形成的盐湖集团股权权益委托兴云信持有和管理
      • 2006年11月~2007年7月间
        华美系合计向兴云信支付3.288亿元,兴云投资出资4000万元,兴云信将合计3.688亿元资金支付给青海国资委和盐湖集团
      • 2007年12月
        华美系以8050万收购兴云信100%股权
      • 2008年3月
        青海盐湖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复牌
      • 2008年5月
        媒体报道了兴云信被华美系收购之事,6月,兴云信通过ST盐湖发布了“致歉”公告,称公司所持ST盐湖股份系信托财产,实际权益人为华美丰收、王一虹、深圳禾之禾公司和兴云投资
      • 2008年11月17日
        禾之禾向深圳市中院提起确权诉讼。次年1月4日,深圳市中院作出生效《民事调解书》,确定各方对ST盐湖的股权分割
      • 2008年底
        盐湖钾肥公告为减少关联交易,拟以新增股份换股吸收合并控股股东ST盐湖
      • 2010年4月11日
        宋世新、董晓云等人被刑事拘留,随后被正式逮捕
      • 2011年1月14日
        张克强被云南省警方刑事拘留,不久被批准逮捕
      • 2011年5月
        在完成吸收合并之后,盐湖钾肥改名为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 2011年9月9日
        昆明市检察院以诈骗罪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 2011年12月30日
        盐湖股权诈骗案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在公诉书中称张克强等7人涉嫌诈骗44.66亿元国有资产
      • 2013年11月29日
        “张克强案”的代理律师刘丽娟证实,李苇和曹迅毅分别于10月20日和11月2日被取保候审。此时,距离其被羁押正值三年。该律师称,该案何时宣判仍不得而知。华美方面质疑,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张克强等人已属“严重超期羁押”。
      • 2014年2月21日
        在超期羁押1000多天后,昆明市检察院决定追加起诉张克强等人“单位行贿罪”。该案于2014年2月21日再次开庭。
      • 2014年6月13日
        昆明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其中认定张克强犯单位行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而检方最初指控的诈骗罪,法院未予认定。张克强方面称,一审判决对张克强等人单位行贿罪的认定有误,将进行上诉。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民企入股国企的艰险之路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