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沙龙,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与搜狐财经携手打造互联网最牛对话节目。聊人聊天聊历史,诚邀天下英雄,把酒话事,笑看江湖
更多

王功权调侃小潘不够意思

  在海南岛创立了万通时,我们几个人用赚的第一笔钱,在滨海大道买了两套房子,六个人里面无论按年龄按才能按聪明程度来说我都排不上,结果居然先给我一人分了一套房子。我给功权建议,让他们一家三口人先去住,结果他死活不住。我当时脸皮也比较厚,我就真自己进去住了。王功权:我主要是先有一个姿态,希望你境界高一点,结果境界不像想象那么高。

马云对商业地产构成严重挑战

  SOHU中国在北京的办公楼空置率只有2%,不过网上购物的兴起给商业确实带来了很大的挑战。马云搞的天猫一天的成交额是191亿人民币,而中国最大的商场一年的成交额是四五十亿人民币,而这个趋势还会继续下去。北京、上海真正的商铺可能以后的需求量不会非常大,而商铺在设计的过程中更多的应该是餐馆、体验中心这些,像最近佳能在我们物业中就做了体验店。

王功权、冯仑叫我“潘老财”

  在海南的时候,有一天王功权拿了大牛皮纸信封拍在桌子上,说有人跟他做生意,给了笔回扣,他说不能收黑钱,让潘石屹帮他存银行。王功权说“有一天要民主选举了,人家在台下说这小子不行了,吃了我的回扣,那就不行了。”潘石屹称,当时王功权、冯仑很信任他,让他管理财政,还给他起了外号“潘老财”,“可都这么多年了,还是看不到有选举的那天”。

最害怕房价下跌的人是谁?

潘石屹:应该是买到房子的人,任志强:那你现在不是不卖房子只存房子吗?潘石屹:一边建房子一边卖房子,这个生意做得太不合算了,所以我把房子存下来了。任志强:你的意思是最怕房价下跌的人是你啊,我们把房子都卖了,只有你把房子都存下来。潘石屹:我现在刚存房子,前几年把房子卖掉。

考虑过离开北京或移民吗?

潘石屹:我很喜欢北京这个城市,因为它丰富,我觉得一个城市最重要的是人,而这个城市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各种各样怀着各种各样理想梦想的人,可能这些人在一起组成的城市社会就是很有趣的。中国南部的一些城市也很繁华,从城市建设来说也非常好,PM2.5也很低,可是城市太单一,商人太多,没有这些胡思乱想的人,我很喜欢北京。

生活当中是一个怎样的父亲?

潘石屹:我现在每天我老婆给我规定,陪我的小孩上一个小时的数学,从晚上7:30到8:30。对小孩来说,知识的这些教育是不够的,父母亲行大于言,父母亲到底是怎么做的,你待人接物的态度,你关心的范围,这些都是对小孩很好的感染。父母亲对孩子的教育母亲更重要,先是母亲是第一教育者,其次是父亲,再才是学校的老师。

精神和物资那个更重要?

潘石屹:1989年我们的心情都比较苦闷,功权坚定的说我们就是为了办公司。原来我们的理想呢?我们办公司就是走中国当代青年知识分子的报国道路,不是为了赚钱。人还是要有一个更远大的目标,在得失、取舍、交易这些过程中是不可取的,我慢慢就在精神的道路上不断的探索。上一本书的名字叫《我用一生去寻找》,实际上我想用这一辈子的时间在精神成长的道路上不断去探索。

怎么渡过低谷时期?

潘石屹:从物质上来说最贫困过不去的时候还是小学的时候,因为小学的时候我住的环境不是特别好,家庭整个背景也是很压抑,小时候缺衣少穿缺粮食我觉得是渡不过去的坎。等我稍微大一点,我们西北发生了干旱,干旱之后没有粮食吃,吃救济粮,当时救济粮很大的发红薯片,吃的我现在一看见红薯,我胃里面就冒酸水,因为小的时候顿顿吃这个东西。

SOHO出现空置的策略?

潘石屹:我们通常提到的商业地产是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商铺,第二部分是办公楼。就办公楼来说,北京的办公楼我们从历史数据来看,从来没有空置,空置率只有2%。基本北京没有空的办公楼,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一般空置率10%、7%、8%,现在只有2%的控制率。办公楼的租金在不断的涨,这也是市场变化的规律。所以我们在租办公楼的时候一点不发愁,尤其在北京地铁一带比较繁华的地段。

“江湖”沙龙是由中国国际金融博物馆主办,国际金融博物馆承办,与搜狐财经深度合作的对话节目,搜狐财经独家享有网络传播权。“江湖洞悉天下”,立意聊人聊天聊历史,邀请重磅级嘉宾与您穿越历史,分享点滴往事,追溯似水年华。已经光临和即将做客“江湖”的有野夫、任志强、陈浩武、张朝阳等等,“江湖”向天下英雄发起邀约,邀您光临江湖道场,把酒话事,笑看风云。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打造金融人、经济学家和社会精英人群的读书夜场。读者将与知名金融人、企业家、政治家共同分享金融、艺术、历史、文化好书,分享人生故事。

国际金融博物馆:位于北京朝阳公园朝阳规划艺术馆内,中国金融博物馆麾下第三个普及金融教育融汇金融理念的公益博物馆。

搜狐财经:搜狐网财经资讯频道,提供全天候7X24小时国内财经资讯和全球财经新闻服务,中国互联网最好看的新锐财经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