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内容

吴晓灵:央行做得多说得少有苦衷 自由度不如伯南克

吴晓灵:最自豪的事情是参与设计宏观调控体系

吴晓灵:1977年报考五道口主要是为北京户口

吴晓灵:李克强敬畏宪法 本届政府法制意识强

工行账户原油开户交易有好礼 选择工行做交易 优惠好礼享不停

美联储说得多,做得少。咱们中国央行可能是做得比较多一些,说得少一些,但是确实是有苦衷,中国央行不一定有完全说话的自由权,自由度不如伯南克。

我觉得最自豪的就是当时我们所想的宏观调控体系,金融组织机构体系,金融市场体系和现代化的管理体系,四个框架到现在为止都是金融体制改革的一个基础框架。

我怎么考了五道口呢?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几个原因,也非常现实的原因。我当时并不懂什么叫金融,我的目标只有两个,第一要考试回北京,考北京户口。

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经常自己给自己授权。新一届政府不错,李克强总理一直在清理简政放权,把一些不该有的权力放掉,毕竟是学法律出身,对宪法敬畏。

工行账户原油开户交易有好礼 选择工行做交易 优惠好礼享不停。

  • 详细解释:存款利率上限今明两年都不会放开

利率市场化进程在贷款利率市场化之后下一步是存款利率市场化,您认为什么时候开始实行这一步?

吴晓灵:很多人都对存款利率的放开给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也觉得确实存款利率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步,但是我认为短期之内,起码今年或者是明年,我觉得都不会放开。

有人说周小川行长的连任,主要是您的大力推荐,对于这个说法您怎么看?

吴晓灵:我起不了任何作用,一点作用都没有,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明智的决策。因为作为央行行长来说,他需要更多的国际视野,协调能力和对货币政策的把握。我们国家在用人方面非常遗憾的,为了减少攀比,只能一刀切。所以作为周行长,他是一个学者型的官员,甚至于有的时候有人说他不食人间烟火,他脑子里都是想着很大的事儿。其实翻一下从80年代到现在,他提出很多的政策主张非常有超前性的,不光是金融,从外贸、汇率改革,从汇率改革到财税改革,到国企改革、金融改革每一次都是大手笔,而且在国际上受到尊重,这样的银行家,我觉得是非常难得的。但是碍于65岁界限必须让他下去了,最后给他找了一个比较好的政协副主席,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可以突破65岁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我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现在社会流行一种观点,受到地方债务和房地产未来风险的影响,中国有可能会面临一场金融危机,您是怎么看的?

吴晓灵:中国现在金融确实存在问题,但是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严重,关键的问题我们现在必须给予警示。如果我们现在不引起重视的话会出问题。这一次6月20号钱荒,其实就是通过这个事儿,实际上暴露了我们金融界的问题,在金融资产上的期限的错配,而引起期限错配和我们国家现在市场利率高起的两个原因,一个是政府债务,一个是房地产融资。房地产因为它有高的回报,所以而且我们又对房地产的融资给予了管控,这样的话,它就不不以高回报,也有这种高回报的能力来吸收资金。那么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呢,地方政府借了很多债,因为在四万亿的时候铺了太大的摊子,为了让这些摊子能够继续下去,有一部分在借新还旧。因为我们借的钱基本上是三到五年的钱,但是很多基础设施的建设,建成就得三到五年的时间。

而且它的回报还要更长的时间,所以这是一个期限的错配,这样的话,它不断的在一部分不断的借新还旧。再加上政府的预算是软约束,为了要维持它现在的摊子,他就敢用比较高的利率和回报去吸收资金。这两条实际上都占用了正常企业发展的资金。而且也蕴藏着未来的债务风险。但是我觉得问题是摆在那儿,而且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也知道这个问题,我想在现在我们来妥善的处理这个问题,中国不会出大的风险,不会有大的金融危机。但是如果我们不正视这些问题,不痛下决心,在现在还没有酿成大祸的时候解决这些问题,积累起来的话,是非常可怕的。

关于把私募基金纳入监管,私募基金可能发展历史比较短的民间的力量,您对它有什么样的担心?

吴晓灵:私募基金其实在新的证券投资基金法里面,现在明确的是没有把私募股权基金没有纳到法里面,二百份以下的不在这个里头。但是留下空间,私募基金可以投资于以上市的证券和公开的股份公司,公众的股份公司,就包括二百份以上到一千份,但是还没有公开上市的这些股权企业,这些企业它的股权,法律的范围是这个。但是其中有一句话,以及证监会认可的证券。过去呢,证券的定义扩展在证券法里是国务院来认可,但是在这一次证券投资基金法里面,把这个权力给了证监会,我认为把这个权力给证监会比较对,因为国务院事情太多了,金融太专了,让我们政治家都要懂这么多金融的专业业务是不可能的,所以授权证监会来。

如果证监会把这个证券的定义稍微扩展一下,就可以纳入了。但是本法现在还没有纳入。可是6月份,中编办已经正式下文通知VCPE,就是股权投资基金由证监会来监管,这样做到同样的产品,都由一个监管机构来统一监管。当时立法和现在大家都担心VCPE,私募基金纳入到法律框架之后,还有统一监管,好象会影响它的发展,实际上这次立法是非常明确提出来VCPV私募基金以自律监管为主。大到一定程度才到监管部门来报备和注册,我想这是一个比较市场化的管理方向,也是全球所有监管当局共同采取的原则。

嘉宾介绍

吴晓灵,女,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原局长。她1947年出生,1984年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1985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应用理论研究室副主任,1988年任《金融时报》社副总编辑,1991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体制改革司副司长,1994年任中国人民银行政策研究室主任,1995年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1998年4月,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1998年11月,任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2000年2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2000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2001年4月起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2007年12月23日,卸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之职。[详细]

  • 中文名:吴晓灵
  • 国籍:中国
  • 名族:
  • 出生日期:1947年1月
  • 毕业院校: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
  • 代表作品:《新一轮改革中的中国》等
  • 吴晓灵:高管人才已成保险业发展最重要资源

      过去十年,中国保险业蓬勃发展,从业素质显著增强,人才培育体系日趋完善。其中,高层管理人才作为最富创造性的资源,已成为保险业发展的最重要资源。吸引、培养、造就保险业高层管理人才,加强保险业理论与实践研究任重而道远。[详细]

  • 吴晓灵:预算关系民主法治 是非常重要的改革领域

      从加强社会建设,改善民生的角度来看,需要我们建立提供公共服务和保障民生的公共服务型的预算;从民主法制角度来看,需要规范政府规范和收支行为的法治型预算;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发展人民民主角度来看,需要建立保障公众预算知情权公开透明型的预算。[详细]

  • 吴晓灵:中国不会卷入竞相贬值的“货币战争”

      中国会顺应经济发展的需要,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资本项目可兑换目标并不是说宽和松,其着眼点在于能否有效地了解和控制资本的短期无序流动,如果能够有效地及时控制短期的资金无序流动,那么资本项下可兑换的进程就会加快。吴晓灵认为,中国货币政策会主要关注国内经济,尽力对冲外部环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不会卷入竞相贬值的“货币战争”。[详细]

“江湖”沙龙是由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主办,国际金融博物馆承办,与搜狐财经深度合作的对话节目,搜狐财经独家享有网络传播权。“江湖洞悉天下”,立意聊人聊天聊历史,邀请重磅级嘉宾与您穿越历史,分享点滴往事,追溯似水年华。已经光临和即将做客“江湖”的有野夫、任志强、陈浩武、张朝阳等等,“江湖”向天下英雄发起邀约,邀您光临江湖道场,把酒话事,笑看风云。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打造金融人、经济学家和社会精英人群的读书夜场,分享他们的人生故事。

国际金融博物馆:中国金融博物馆麾下第三个普及金融教育融汇金融理念的公益博物馆。

搜狐财经:中国互联网最好看的新锐财经媒体。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