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商”陈鸿道的昏招

摘要:加多宝的当家人陈鸿道。因为“行贿罪”、“负罪在身”,尚被广东警方通缉,不能踏入大陆一步。因为一着“行贿换租期”的臭棋,让广药集团抓住了机会,将他苦心经营的“红罐凉茶”帝国撕开了一个口子,不得不说,纵使在大陆,也还是得按程序办事,只有办得滴水不漏,才能在强敌环绕中生存下来。

  陈鸿道

  今天,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四楼大法庭将开庭审理加多宝与广药王老吉关于红罐外包装、装潢权一案,旷日持久的加多宝PK广药王老吉之争再燃高潮。法庭内唇枪舌战,法庭外也“烽烟四起”。

  5月14日,加多宝北京厂区内挂起“红罐属于加多宝”“没有加多宝就没有红罐凉茶”等红色条幅,近百名员工身着红色T恤,在厂区空地上高呼“呼唤公平,我们要保饭碗”“与红罐加多宝共进退”等力挺红罐属于加多宝,掀起了舆论攻势。

  从广州到北京,大战在即。但主角们都隐居幕后,其中,就包括加多宝的当家人陈鸿道。因为他“负罪在身”,尚被广东警方通缉,不能踏入大陆一步。事出还是因为“王老吉”的商标租用。

  “王老吉”这商标原本属于王氏后人,但建国“公私合营”成了国家的,被划给了国企广药集团,广药集团一直没有把它运作好,只在广东广西有销售,销量小,没啥名气。

  这给了陈鸿道机会。出生在东莞长安镇的陈鸿道,据说“面相很端正,说话慢条斯理,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对佛学有很深的研究”。很少在公众场合面露面的陈鸿道,倒是时有出席一些宣扬佛法、善事的场合,在香港有“佛商”之称,他公司里的高层也大多是佛教徒。

  陈鸿道早年在宏远批发市场从事批发生意,发了小财后到香港寻求发展,创立了鸿道集团。1995年以加多宝公司的名义,从广药集团取得红色易拉罐装王老吉凉茶在内地的独家经营权,合同约定租期15年,租金为300万元/年。对国企广药集团来说,这是旱涝保收的大钱,但陈鸿道是天生的生意人,这每年300万必然要物有所值。但到2002年以前,红罐王老吉一直不温不火,在广东、浙南地区销量稳定,盈利状况良好,有比较固定的消费群,销售业绩连续几年维持在1亿多元,远没达到陈鸿道的目标。

  转折点在2002年,当时陈鸿道的手下阳爱星委托一家咨询公司公司帮红罐王老吉做定位,看到那家公司给出的战略报告后,陈鸿道以非常敏锐的触觉,全盘接受了报告,并立刻根据报告对王老吉进行推广。其后王老吉的营销思路基本依据该团队的策划。

  王老吉的销量业绩由此飙升。但“命根子”商标还是在广药集团手里,或许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精明的陈鸿道犯了糊涂,下了一着昏招——2002年、2003年,陈鸿道分三次给了广药集团原总经理李益民300多万港币——陈鸿道说李益民索贿;李益民则说没主动要过钱,不管真相如何。但后来加多宝还是和广药集团签署了《“王老吉”商标许可补充协议》和《关于“王老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补充协议》两份合同,延长王老吉商标的许可期限至2020年。

  陈鸿道很精明,想以此稳住“王老吉”的商标使用权,但就在陈鸿道稍微安心的时候,风云突变。2004年6月25日,李益民主动到检察院自首,经审判受贿罪成立。同时李益民供出了陈鸿道,于是,广州市检察院也对陈鸿道涉嫌行贿进行调查,2005年10月2日,广东公安边防部门将陈鸿道逮捕,当月19日,检察院对陈鸿道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见势不妙,陈鸿道弃保潜逃,至此不踏入大陆一步。

  陈鸿道千算万算,但因为一步昏招,差点满盘皆输,只得在海外遥控指挥加多宝庞大的产业帝国。

  就算出了此事,加多宝还是把红罐王老吉经营得有声有色,在细分市场气势如虹,销售额一百多亿,也让“负罪在身”的陈鸿道获得了“影响中国百名创新人物”等殊荣。这当然让广药集团分外眼红不满。于是,两者分道扬镳就不可避免。

  其后两者大闹分家的事情,就天下皆知了。

  “佛商”因为一着“臭棋”,让广药集团抓住了机会,将他苦心经营的“红罐凉茶”帝国撕开了一个口子,不得不说,纵使在大陆,也还是得按程序办事,只有办得滴水不漏,才能在强敌环绕中生存下来。

  陈鸿道虽然信佛,但到底没能做到“六大皆空”,财富的渴望,让他不得不参与了尘世的权钱交易,面对广药的咄咄逼人,陈鸿道和加多宝也不能心如止水,相反也四处反击。慧能六祖曾有言“风动幡动,仁者心动”。陈鸿道或许是生意高手,但修行,还欠火候。

  活动:未来大讲堂:周鸿祎纵论“微创新改变中国互联网”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