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文耀:事先张扬的“宫廷政变”

摘要:平安的老大马明哲想打造中国的“摩根财团”,早年在资本市场上运作,成功改制,成为实际控制人;而葛文耀想打造中国的“LV帝国”,却不懂得资本的利害,被资本驱逐出场。“野蛮生长”的广东金融巨子,暂时粉碎了“精致”上海男人的梦想,不知道葛文耀有没有感到被马明哲欺骗了呢?

  葛文耀

  葛文耀可以说典型的“海派男人”,这位上海家化集团前董事长和总经理总是衣冠楚楚,言谈举止颇有风度。但不幸的是,一场“宫廷政变”,大股东平安信托成功“夺权”,葛文耀这位上海家化的大功臣,被“扫地出门”,被要求立即搬出其集团办公室,收回用车,办理退休手续,他及其司机5月份已发工资按天扣回。

  短短几天,葛文耀就暂时失去了他的“孩子”家化集团,但仍是家化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对这家企业略知一二的人都知道,没有葛文耀,就没有上海家化今天,他是上海家化的“灵魂人物”、“主心骨”。但吊诡的是,2011年年底上海家化改制时,正是葛文耀力主引进平安信托的,蜜月刚过不久,两家就开始有间隙。

  虽然矛盾是这几天集中爆发的,但早在去年就早有端倪。在去年底,葛文耀的微博写道“三月份开始,面对平安的无理和压力,激发我只有把上市公司业务做得更好。”到了12月18日,上海家化将召开了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平安信托董事长兼CEO童恺成为上海家化董事,平安全面加强对家化的控制。其后矛盾逐步升级,平安或许已有驱逐葛文耀的打算。

  而葛文耀也知道管理层与大股东迟早有一战,已经做好了准备。3月20日,葛文耀以66.25元价格减持9万股,套现596.25万元。5月7日,他又通过二级市场以73.87元价格卖出上海家化4万股,套现295.2万元。合计套现891万元,当时上海家化的业绩非常的出色,涨势如虹,但葛文耀清楚将要发生什么了。

  葛文耀被平安“扫地出门”后,23.86亿的卖单沉重将上海家化封在跌停板上。一场从去年11月末到现在的矛盾争端,终于变成了葛文耀、平安、中小股东满盘皆输的“宫廷政变”。

  不知道,葛文耀现在有没有后悔“引狼入室”,当时平安老总马明哲的一席话打动了他“保险资金的成本只有4.5%,我们会长期持有家化(股票),支持家化集团发展成中国的时尚产业集团”——要知道,将家化集团打造成时尚集团一直是葛文耀的梦想,如今马明哲要帮助他圆梦,他能不动心吗?

  但人算不如天算。监管部门否决了平安信托动用集团保险业务资金,平安信托只好贷款收购家化集团,沉重的资金压力,使得平安急于收回成本,变卖家化的资产。平安对家化的投资,从战略投资彻底变成财务投资,从“共患难的夫妻”变成了“门口的野蛮人”。

  这是葛文耀第五次被“时运”、“大势”折磨了,也是上海家化遭遇的四次行政干预。66届高中毕业葛文耀本来凭借着出色的学习成绩,有机会留学法国,但一场文革让他走遍安徽、四川、陕西、山西等地,尝尽艰辛,回城之后,还做过街道收废品的工人,此为葛文耀第一次被政治大势所累及。

  此后,葛文耀的三次磨难都与上海家化休戚相关。正是葛文耀一手将这家本来经营不善的国企打造成为国内日化行业的领导品牌,但是四次行政干预,都曾让公司濒临绝境:1990年时政府主导上海家化与外资庄臣公司合资;1996年时上海家化控股权被划入上海实业;1998年时上海家化受命吸收合并上海日化集团;还有就是这次政府主持的股权转让,平安获得控制权。

  无论是留学法国,还是上海家化,葛文耀一次都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虽然正是他的努力,才将上海家化这家原本400万资产的破落小厂变成70亿资产的大企业,但劳苦功高的葛文耀终归到底只是“国资”下的“职业经理人”。改制前,政府一纸命令就能让他走人;卖给平安后,大股东一声命下,也可以让他走人。

  上海家化是他养大的,但终究不是他的,上海家化可以卖给外资卖给金融资本,就是不能卖给葛文耀,这也正是“国企时代”造成的悲剧。

  当然,这也跟葛文耀个人性格、脾气有关。葛文耀是个经营、营销、业务高手,但真不是个资本玩家。他想打造一个“时尚帝国”,引进平安正是看上了它的钱。葛文耀已经不满足于化妆品行业耕耘,他想打造一个类似于LV这样的时尚帝国,其中投资天津的“海鸥手表”就成了重要的布局,可是平安也有自己的打算,两者爆发了冲突。在去年年底,两家的关系就很僵了,当时葛文耀无奈地说,“我在国营体制下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适应了‘人在屋檐下’。”

  平安的老大马明哲想打造中国的“摩根财团”,早年在资本市场上运作,成功改制,成为实际控制人;而葛文耀想打造中国的“LV帝国”,却不懂得资本的利害,被资本驱逐出场。“野蛮生长”的广东金融巨子,暂时粉碎了“精致”上海男人的梦想,不知道葛文耀有没有感到被马明哲欺骗了呢?

  1968年,葛文耀有半年时间到过全国最穷的地方,亲眼目睹了农村一贫如洗,政治却“甚嚣尘上”。“这让我明白两个道理:第一,中国人不应该这么穷;第二,理解了政治和经济的关系。”

  葛文耀理解了“中国式的政治”,但也玩不转。在上海家化里,他是个“大家长”,为职工谋福利;在外面,他是资深时尚范儿,欲图打造一个时尚帝国。但在波云诡谲的中国政商界里,他仅仅是一个在各方博弈中的棋子。

  在葛文耀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卷横幅,横幅上书有“如履薄冰”四个大字,此言不虚。去年,葛文耀曾经说过:“假设有一天平安惟利是图要把家化卖掉,我和他们还要有一番斗争呢。”

  如今,面对局面,葛文耀又准备和平安怎么斗呢?

  活动:未来大讲堂:周鸿祎纵论“微创新改变中国互联网”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