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人犯事”的杨琨

摘要:和刘铁男一样,都有自己单位的人告状,“树倒猢狲散”。刘铁男倒台了,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杨琨也被“双开”了。可就在杨琨被双开的时候,据说之前被抓进去的王耀辉却出来了——正是他供出了杨琨。真不知道是坦白从宽呢还是“上面有人”呢。

  杨琨

  所谓“众人推墙倒,都来踩一脚”。

  这不,刘铁男倒台了,立马有“有关部门表示,他能力差、作风霸道、脾气暴躁、喜欢批项目”、“目中无人:副省长请我吃饭,我根本不理他们”。既然刘铁男“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却为何节节高升?

  据说刘铁男的“目中无人”到了不把自己的领导放在眼里的地步,刘铁男还在做副职时,当时的能源局前局长是张国宝,有一次,张国宝讲话之后即离席。刘铁男接过话头,就开始批评张国宝之前的思路和政策。可就是张国宝的不满,也不能阻止刘铁男先是当了东北办副主任(副部长级),然后又接替他当了局长——刘铁男的顺风顺水,就连发改委部分退休高官实名举报他,也曾经动不了他。

  为何呢?不禁让人想起《武林外传》里,那个老太婆的台词“我上面有人”。

  如今,不知何故倒台了,立马浑身是罪状了。同样,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杨琨因涉嫌受贿犯罪被“双开”(开除党籍公职)了,立马又信息说他“为人处世傲慢”,说得有板有眼“早在农行上市前的一次全国分行行长会议的小组讨论会上,杨琨在席间旁听时,神色倨傲,即席插话时,甚至口里还嚼着口香糖”。

  好吧,嚼口香糖的确不算啥有礼貌的举动,但如今也成“罪过”之一了,但实际上杨琨在农行的人事系统干了16年,处理都是机关琐事,周旋于下级同事领导多方之间,为人可谓八面玲珑,难得嚼回口香糖就被视为是“倨傲”了,原因嘛,还是因为他倒台了呗。

  杨琨也够“倒霉”的,因为他的案子之所以被牵出来,是被他的“生意伙伴”、“牌友”牵出来的。杨琨在业内以"资深牌友"著称,爱好赌博,尤爱打扑克牌和玩麻将,而且他通常只和"有身份"且熟识的人打牌。与杨琨熟识的"牌友"不乏高朋贵客,亦有地产商常陪其去澳门"度假"。

  “以赌交友”,杨琨就与同样嗜赌的北京知名房地产项目蓝色港湾实际控制人王耀辉过从甚密,通过杨琨,王耀辉贷了不少款。,当时农行风险控制部门在审查时发现给蓝港的近30亿元贷款存在风险,就逐级上报建议追缴贷款,到了杨琨那就被压下去了,这时候,据说农行不满杨琨的内部人知晓了杨琨帮了王耀辉——虽然蓝港的资产不错,贷款其实风险并不大,但他们同时听说王耀辉欠下巨额赌债,有30个亿——那还是跟澳门赌场协商后打折的。掌握了把柄的内部人们,便不遗余力向组织举报此事,"证据线索很扎实"。

  有关部门两次传讯王耀辉,"结果王一进去就全招了",这就牵出了杨琨。交友不慎啊,太靠不住了。

  和刘铁男一样,都有自己单位的人告状,“树倒猢狲散”刘铁男倒台了,杨琨也被“双开”了。可就在杨琨被双开的时候,据说前被抓进去的王耀辉却出来了,不知道是坦白从宽呢还是咋滴。

  事实上,事情还可能真没那么简单。据一位银行人士透露:“业内很早就知道了,杨琨与某落马高官交往很深”。所以疯传杨琨与被移交司法的谷俊山有关,甚至可能亦涉大连实德徐明案,而王耀辉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在大连活动,估计就是他牵的线。

  王耀辉的招供,让杨琨进去了,他却出来了,可能王耀辉也是“我上面有人”吧。据说他出手阔绰,不但背景深厚,还是黑龙江省第十届政协委员会常委——但是这位常委“省政协里的会议和活动几乎不参加,没见过他的身影,只听说在北京活动”,甚至其宣传处冯处长说“你不告诉我,还不知道我们政协里有这样一个人。”

  这个世界就是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所谓世态炎凉。现任深圳发展银行党委书记兼特别顾问的王骥,不仅与杨琨在大学同组同宿舍,而且同在1983年进入农行,共事14年。王骥于1997年离开农行,担任深圳商业银行行长。2007年他在一篇题为《我说杨琨》的博文写了这么一个故事,“据我受审查的头一年,同行之中的高管级人物很少有人敢与我来往。说起来这也怨不得他们,因为虽然这些了解内情的人知道我受审查的真正原因,但谁又敢担保我真的没问题呀,这几年出的事还少吗?当时敢公开说我没问题的人不超过十个,杨琨就是其中之一。他怕我想不开,还专门在北京找我谈了一次。”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在官道上混的,有时候倒台了,还真不只是因为犯了事,更可能是犯了人。当杨琨锒铛入狱时,可曾想起安慰过被调查的老同事?如今轮到他了,又有人敢来安慰他吗?

  综合人民网、新华网、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第一财经日报等报道

  活动:江湖沙龙:张维迎纵论“人生是一连串偶然事件”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