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的无奈与坚持

摘要:像林毅夫这样一个台湾人眼里的大陆人,外国人眼里的中国人,老百姓眼里的官家人,要想找到自己的位置,建立自己的经济学“理想国”,谈何容易!

林毅夫

  作者:曲姗姗

  林毅夫不能返乡的原因众所周知。当年金门岛海峡的一跃,从此改写了林毅夫的后半生。

  对于林毅夫来说,当年的“叛逃”代价是惨痛的:这位不愿意再靠游泳返乡的世界级经济学家,不得不面对有家难回的无奈。

  从被蒋经国接见的台军未来之星,到舒尔茨的亲传弟子;从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副行长,到大陆的“官方智囊”,在被聚光灯围追堵截的另一面,林毅夫激进和执着换回了什么?

  尽管早已过了“叛逃”认定的追诉期,台“防务部门”仍然无视舆论呼声,坚决不许林毅夫返乡探亲。当妻子陈云英替他返乡祭祖的时候,远在华盛顿的林毅夫只能隔空跪拜自己的父母。

  在世界银行工作的四年里,代表中国的林毅夫受了很多气。跻身国际大师级的经济学家们之中,他的意见得不到认同和尊重。用他的话说,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看人”,即便与他交谈,也只是“半睁着眼睛”,而且根本不理会他的不同意见。

  在林毅夫看来,西方的经济学家们之所以“理直气壮”的是因为他们有理论支撑,因此,只有建立起一套自己的“经济学理论”,才能在“狂妄的西方人”面前真正抬起头来。

  于是,“受够了气”的林毅夫在回国后的短短半年里,一口气出了六本书,并不遗余力地四处宣讲,希望能建立起“中国的经济学理论”。

  但同样无奈的是,有理论就有争论。林毅夫创建的包括超越凯恩斯主义、新结构经济学和超主权货币概念在内的理论体系,一经出台便饱受各种非议。他对经济增长的乐观预估、对人均收入增长的期待、对计划经济体制的回护和对宏观调控的全面肯定,使他成了别人眼里的“御用经济学家”;师从舒尔茨的留学经历被别人调侃为“到过麦加的驴子也是驴子”;更有人称他的理论体系是“御用经济学”、“擦鞋经济学”和“政治投机经济学”。

  于是,在被指责背叛了自己的故乡以后,林毅夫再一次被指责为“市场经济的背叛者”。无论他的学术理论多么完整,逻辑有多么严密,也无法阻止人们对他的反感和质疑。直到今天,林毅夫还在为建立自己的“经济学理论”四处奔走。

  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总会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寻找落脚点。然而,像林毅夫这样一个台湾人眼里的大陆人,外国人眼里的中国人,老百姓眼里的官家人,要想找到自己的位置,建立自己的经济学“理想国”,谈何容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