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徐绍史请高调改革

摘要:2013年全国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掌舵发改委后首次在公开场合系统地阐述了改革思路。当日徐绍史的讲话涉及财税、金融、价格、科技等11个方面。实际上,中国改革的任务是已经明确的,面对错综复杂的改革任务,如何顺利推进并最终实现改革目标,徐绍史能交出什么样的答卷呢?

徐绍史

  作者:孟德思旧

  履新发改委前,徐绍史在国土资源部及其前身地质矿产部工作十多年,低调、务实、开放、创新是他给许多人的第一印象。在互联网上能搜索到关于徐绍史的个人故事太少太少。而关于徐绍史的家庭,更没有媒体公开报道过。

  徐绍史的今天离不开一位逝去的老先生,他就是原地矿部部长孙大光。徐绍史从长春地质学员毕业后就进入了地矿部工作,任职孙大光秘书。孙大光是个地道的伯乐,他任人唯贤,不在部机关里就近提拔亲信,却从外边第一线调进工作有成绩,能力又强的人上来当副部长。经他提拔的人有朱训、温家宝、宋瑞祥等等。80年代初,孙大光在甘肃地矿局考察工作的时候,由当地副局长温家宝接待。孙大光对其印象良好,很赏识他的才华,回北京后就把他调进地质部。

  随后,徐绍史进入国务院办公厅工作。2000年,升任国务院副秘书长。这一路走来,徐绍史去过深圳锻炼挂职地方地质局,回北京后便开始任职高层秘书,给了徐绍史对中国发展最权威的看法。徐绍史兼任过全国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领导小组副组长,强调雷厉风行地打击假冒伪劣行为,给人留下较深印象。

  中国人多地少,又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时期,土地供需矛盾突出,死守十八亿亩耕地红线,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是对徐绍史和同事们艰巨的考验。2010年初,面临压力的徐绍史说:“对国土系统的腐败现象,要改变以往按部就班、零敲碎打的做法,而是要大喝一声、猛拍一掌,坚决遏制腐败的滋生蔓延,要力争用两到三年的时间遏制住腐败在国土部门的易发、高发态势。”

  2013年春节,徐绍史陪同李克强亲察内蒙古包头,探讨城镇化问题。这被解读成徐绍史履新发改委的意义,旨在新一轮城镇化。

  作为中国改革的核心部门,发改委需要全盘、宏观的考虑问题,与徐绍史共事过的人评价他,“这位公务繁忙的部长看报告时往往细致到“连标点符号都要管”。面对国家发改委的新工作,徐绍史坦承,责任很大,压力也很大。但在这一次发改委会议上,改革涉及到了11个部分,细节并不清晰。

  徐绍史详解改革深水区五大挑战:其一,改革已经越过了最初的“帕累托改进阶段”;其二,改革面临利益固化的现状;其三,改革面临政府部门“自我革命”的课题;其四,改革面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特殊阶段的挑战;其五,改革任务发生了重大变化,改革复杂性前所未有。

  在徐绍史的口中还经常提到“制度供给”,这是有前瞻意义的。问题是徐绍史有没有考虑过从自身出发,缩减发改委的审批权。实际上,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道难题。在自己身上割肉要比割别人的肉痛。知易行难,形式上的行政审批精简坚决不了本质问题。

  目前,各界对于改革的建议很多,改革的方案设计其实不难。问题明摆着,要怎么改,不存在技术上太大的分歧。两个问题很关键:一是改革的方向,方向比方案重要。对总理的放权寄予希望,根源在于改革的方向;二是改革的利益协调。再好的方案,没有强有力的利益协调,很难落实。

  徐绍史当初在国土部大喝一声遏制土地腐败,如今到了发改委,能不能鼓足勇气,拿出魄力动刀改革,拭目以待。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