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官方认可的“集资大王”刘旭明

摘要:神木的“集资大王”刘旭明是县政协委员、十大杰出青年,一年多前,当地共青团官网还刊发了一篇《第二届神木县十大杰出青年刘旭明同志事迹简介》称他是他致富带头人,让“许多人已经买房买车,过上了富裕的日子”。或许,因为官方的背书,让很多人投入巨资入股,包括县人大主任之子高炎碔的6000万。

刘旭明(左一)资料图

  作者:刘宇翔

  今天,有条新闻夺人眼球——“陕西省神木县“集资大王”刘旭明涉嫌集资诈骗被逮捕,当地警方近日发布通告称“限未报案的受害人务必于2013年6月20日前到神木县公安局专案组报案,逾期视为放弃权利”。报道称“该案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又一起“非法集资大案”?刘旭明是个孤身一人的大骗子?事情真没这么简单。

  其实,早在去年11月22日神木县人大主任之子高炎碔就以入股6000万未收回,感到被刘旭明骗就向警方报了案。因找不到刘旭明,警方将其列为网上在逃人员。但去年11月30日,神木县四大富婆之一刘银娥出面将刘旭明取保候审,取消网逃。随后,警方又因在办案时找不到他,于今年2月4日再次将其列为网逃人员。3月13日,刘旭明被警方拘留,4月18日被神木县检察院批捕。

  但有受害人提供了另一种说法,咱就姑且听之——“2012年下半年,就有受害人感觉受骗,一起去神木县公安局报案,而警方推拖不予立案,直到受害人多次上访才勉强立案。更到了领导之子高炎碔也报案了,警方才重视起来。”

  曾有受害人抱怨“案件进度缓慢,立案已有四个月,可刘旭明诈骗所得款项至今未查清,也没有给受害者任何说明,只讲刘旭明骗的钱已经让他挥霍完了,让受害人签字同意放了刘旭明,让刘旭明出去弄钱还债。”

  大概,或许,刘旭明的集资牵扯进太多人了,甚至包括当地警方、政府的领导们——还有警队领导为此神秘死亡,今年1月23日,神木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死亡,尸体被发现的地点在神木县神木镇火神庙沟村一沟内,他的妻子称其生前入股刘旭明1000万。

  那么,刘旭明何许人也?他是陕西省神木县政协委员、十大杰出青年。共青团神木县委员会的官方网站于2011年6月27日刊发了一篇《第二届神木县十大杰出青年刘旭明同志事迹简介》。里头这样写道“刘旭明,男,汉族,现年28岁,中共党员。神木县万镇镇黄石畔村人,现任内蒙古神泰矿业集团董事长,乌海中山矿业集团董事长等职位。”

  那篇官方稿子还这么写道“2006年底,刘旭明从最初白手起家开始创业到2007年创立包头精源煤焦有限公司任董事长。。。2008年刘旭明以股份收购的形式并购了乌海长洪口中山煤矿,并成立了中山矿业集团。2010年中山矿业集团先后收购了“左旗宗别立煤矿”、“鄂尔多斯旭阳煤矿”。从创业到现在,当初参与入股的朋友、亲戚都获得了不菲的回报,许多人已经买房买车,过上了富裕的日子。”

  这篇报道的网页已经被删除,只能通过“快照”查看。当地官方就通过这种方式,为刘旭明的产业帝国背书,塑造了一个白手起家艰苦创业的青年企业家形象——或许,很多人就是因为看到连官方都认可刘旭明,而愿意给他集资的。事实上,就有很多受害者坦言:“神木受害人因为刘旭明是神木县政协委员、十大杰出青年,便轻信了其谎言,向其入股。”或许,也有人看到就连领导的儿子、警官都入股了,所以信以为真。

  但是,刘旭明的那些煤矿又是咋回事呢?去年,就有经受害人派车派人配合神木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向内蒙古自治区相关部门调查后,发现阿拉善盟根本就没有刘旭明所讲矿名中的任何一个,也没有相关手续。

  但很可惜的是,那篇官方稿子并没有调查求证就贸然刊发了。很明显,刘旭明在神木当地有深厚的政商关系,他也很善于塑造形象,捐资助学,出资200万人民币扩建旭明基金,赢得了很多人的信任。同时,还有受害人透露:“刘旭明诈骗所得款项中,有相当一部分钱已经转到神木县某些人名下,而这些人四处活动要将刘旭明放出来。”

  事实如何,就该给当地警方查办吧。

  有意思的是,神木县人大主任之子高炎碔入股的6000万未收回,据他说投资有一部分是向朋友借的,一部分是通过小额贷款获得。至于这笔钱到底怎么来的?就无从知晓了。

  可以肯定的是,因为地下的煤矿,榆林神木、内蒙一带很多人一夜暴富,为了投资煤矿,形成了巨大的民间投资,于是,集资就应运而生,所谓投资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风险自负,投资者也需要擦亮眼睛。只是,当刘旭明拿到了当地官方认可和背书后,很多人却深信了。

  而这或许才是刘旭明案的重点。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