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这次要hold住!

不管银行间市场哭得有多凶,只要不窒息,就该让孩子多哭会儿,因为教育是需要HOLD住感情和理智的,只有孩子哭够了,不再抱有幻想和侥幸,才能擦擦眼泪自己走自己的路。

  作者:曲姗姗

  2013年6月20日,中国银行间市场度过了有史以来最疯狂的一天。

  在这一天,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最高达到史无前例的30%,7天回购利率最高达到28%,银行间市场哀声一片,要求央行降准的声音此起彼伏。有评论称,持续了近半个月的银行间资金高度紧张标志着中国已正式爆发金融危机;更有传言说,某大型银行已出现资金违约,尽管该传言稍后即被辟谣,但持续不断的银行间市场“高烧”似乎正用Shibor利率疯狂上涨来向央行“逼宫”。

  号称中国“格林斯潘”的周小川这次会如何应对?

  周小川是中国建国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央行行长,在他领导下的央行,几乎动用了现代货币政策的一切工具来参与国家的宏观调控。尽管针对周小川本人和央行质疑颇多,比如货币是否超发、“四万亿”刺激计划是否合理、宽松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是否过度等等,但谁也不能否认,在过去十多年里,周小川和央行保证了中国经济的平稳发展、金融体系的稳定以及循序渐进的改革节奏。

  但是这次,一向被商业银行视为“血库”和“奶妈”的央行显得没有那么好脾气了,银行间市场哭了足有半个月,还是没能从中央银行那里要来一分一厘的额外资金。昨天,央行通过继续发行20亿元央票,摆明了其不放松流动性的坚决态度。此外,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强调了“把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住、发挥好”。种种的迹象显示,市场预期的降准、降息在短时期内,已几无可能。

  央行到底怎么了?周小川到底想干什么?所有人都在猜测,都在观望。

  有人认为,作为一个改革派和市场派,周小川此举是为了向市场表明一种态度:市场的问题需要市场自身去解决。

  也有外媒发表文章认为,央行此举可能是在惩罚金融机构信用投放过度,敦促银行加强流动性管理,并勒住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过快缰绳的坚定决心。

  还有专家表示,央行此次的见死不救并非不想救,而是根本认为没得救,因为如果央行像各大银行行长促请的那样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大量释放流动性的话,只会产生一个结果:中国央行逆流而动,那么它注入多少流动性,都将流走。

  因此,不管此举是否会导致新一轮金融危机,不管对不良信贷的惩罚将付出怎样的代价,周小川显然已不愿重蹈格林斯潘的覆辙,以持续的扩大货币政策一味维持CPI的继续向前,无视水面下不断增长的金融暗礁。

  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在过去十年,周小川在货币政策方面多少有些无奈,尽管被比作中国的格林斯潘,他掌舵的央行却远比美联储微妙得多,体现在货币政策方面,周小川也曾经常显得无奈而又自相矛盾。众所周知,央行从表面看是个独立的决策机构,而实际上,他的政策多来源于高层的意志。因此,人们揣测,中国银行业“钱荒”更多体现了货币政策的翻转,这种导致银行间市场一夜白头的冷漠态度,也绝不是周小川领导的央行自己的态度。

  虽然有人说收紧货币也无法补救过去宽松货币的错误,宏观经济固有症结难以依靠对金融市场的简单粗暴约束而解决。但是,正如周小川当初在放出宽松货币政策的时候就曾说过的,不能“既要好效果,又要零代价”。

  既然周小川早就知道银行业改革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如今央行的变脸又已经摆明了态度,要不惜代价地见死不救,那么无论如何,再退回去,重操旧业当“血库”和“奶妈”都将是最愚蠢的行为。因为货币政策是松也好,是紧也好,总比“松紧口”要好。

  所以,不管银行间市场哭得有多凶,只要不窒息,就该让孩子多哭会儿,因为教育是需要HOLD住感情和理智的,只有孩子哭够了,不再抱有幻想和侥幸,才能擦擦眼泪自己走自己的路。

  既然十年前,周小川和吴敬琏提出的商业银行改革方案如今以完成了百分之七八十,就该把一鼓作气把剩下的路走完,因为,停在半路是到不了目的地的。

  因此,不管此举是否会导致新一轮金融危机,不管对不良信贷的惩罚将付出怎样的代价,周小川显然已不愿重蹈格林斯潘的覆辙,以持续的扩大货币政策一味维持CPI的继续向前,无视水面下不断增长的金融暗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