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该急流勇退的魏家福

摘要:魏家福被称为中远的“船长”,身为船长,大概最不愿意的就是看着自己的船沉了,遗憾的是,魏家福亲手将他一手缔造的巨轮驶入了暗礁区,触礁搁浅了,而他,也被勒令离场。而原本,他可以走得更体面的。如果他在2008年的高峰中退下,那么,他今天或许得到“经营之神”的评价也不一定。

  作者:刘宇翔

  魏家福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艘轮船。

  这位中远集团董事长,顶着“A股巨亏王”的帽子黯然退休离场,走得着实有些不体面。其实,这一切早有端倪。中远集团是博鳌论坛的大赞助商,博鳌论坛会址还是中远承建的,魏家福到博鳌论坛就跟回家似的,去年,即便中远已经巨亏,但魏家福在会上还是很有信心侃侃而谈,可今年,在一次分论坛上,本来有魏家福出席,可是开幕前夕,却悄然撤下了他的桌签。

  向来高调的魏家福,终于还是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

  其实,一开始,魏家福是中远乃至中国航运业的“大救星”。1998年,魏家福开始执掌中远,当时亚洲金融危机冲击航运市场,中远就是个“烂摊子”,航运、房地产、航空货运都搞,1998年公司全年利润只有5.18亿元,且主营业务航运实际亏损。魏家福请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专家制定了发展战略,从收缩中远的战线开始,大幅砍掉航运之外的投资计划,使得中远得以在后续经济发展中腾飞。尤其是2003年之后,航运市场景气度快速上升。在他担任中远集团掌门人的15年内,中远集团的资产规模达到了船舶700余艘,5100多万载重吨,船队规模位居中国第一、世界第二。

  魏家福的大刀阔斧以及大肆扩张,为他和中远迎来了无限风光。为此,他也拿奖拿到手软,并获得了诸多政治荣誉和头衔,与多国领导人谈笑风生,出席各个论坛,俨然国企形象代言人和商业明星。魏家福很享受鲜花和掌声,不知不觉中,就在赞美声中失去了冷静。

  如果,魏家福在2008年前能急流勇退,那么今时今日他获得的评价将截然不同。在中国远洋登陆A股之后,曾在2007年和2008年分别创造了190.85亿元和108.30亿元的高利润。在2008年初,代表干散货航运景气度的BDI指数,一度突破1万点。繁荣的航运市场以及亮丽的盈利业绩,形势一派乐观。那是魏家福一生事业的顶点,在高峰中退下,那么,他今天或许得到“经营之神”的评价也不一定。

  可惜,魏总选择了“宜将剩勇追穷寇”,当时他提出,不仅要造船,还要大量租船,以尽快扩大公司船队规模。结果,那一年,金融危机爆发,航运业一落千丈,虽然后来中国推出4万亿救市,拉动中国大宗商品进口猛增,使得中远2010年净利润达到67.6亿元。但是中国政府的出手并不能阻止整体经济形势的不景气,中国远洋连续两年都有百亿亏损,成为A股亏损王,股价从顶峰的68元暴跌到3块。

  这与魏家福的判断失误有关。在行业和经济双重不景气时,反而想“捡便宜”,进行反周期的低谷扩张策略,这使得中国远洋在后续数年中背负了庞大的高价船租约。出现巨亏就不足为奇了。在千夫所指之下,魏总虽然几次向股民道歉,但被骂多了,他也很悲情。

  在2013年4月,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他说:“党中央、国务院了解中远,我就足够了。”引发了更大的争论。作为博鳌的开发者,魏家福不可能不被了解,中远花费巨大血本,承建会址、高尔夫球场,投资上十亿,就是让各国领导人们了解他——魏家福不一定是经营最出色的的国企领导人,但一定是高尔夫球和公关做得最好的国企领导人。

  魏家福出身江苏农民家庭出身,早年毕业于交通部武汉河运学校(后合并于武汉交通科技大学,现为武汉理工大学)学的无线电通讯,加入中远是船上的报务员。8年之后却从报务员变成了船长,在30多岁时“当上了广远公司的政治部主任”,可谓坐火箭般的升迁。他执掌中远后,赶上了中国经济高速崛起,对外贸易、进口的高速成长期,背靠着政府,把一家央企做强做大。

  他的成绩到底好不好,自然有国资的管理者政府说了算。只是,中远这艘大船换一个人来掌舵,就会更好了吗?

  魏家福被称为中远的“船长”,身为船长,大概最不愿意的就是看着自己的船沉了,遗憾的是,魏家福亲手将他一手缔造的巨轮驶入了暗礁区,触礁搁浅了,而他,也被勒令离场。而原本,他可以走得更体面的。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