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命中注定的罪人

摘要:刘志军的命运一开始就注定了的。铁道部部长这个位置不好坐,买票难、铁路设施陈旧、高铁项目涉及千千万万利益群体,这些都是极其麻烦的事情,就需要一个敢得罪人的工作狂来干,于是,刘志军被推到了台前,但是,当这个“疯子”活干的差不多,人也得罪得差不多了,最难啃的“骨头”也被攻克时,那么,天怨人怒的刘志军也就该“以死谢国人”了,更何况,他确实贪财好色。

  作者:刘宇翔

  雨季到了,又是雷电交加的季节。每到这个季节,总是航班延误、冲突频发,天上地下乱作一团。

  这不,就这两天,就先后爆发了数次冲突。就在昨天,因天气原因,飞往北京的诸多航班因为“流量管制”而一误再误。小编我乘坐的南方航空的班机就先是延误了近四个小时,而后好不容易到了北京,还找不到停机位,在机舱里又被困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任何沟通。为此,有情绪激动的乘客大闹南航的服务台,差点动手。

  其实,我也不是最倒霉的,昨天,大量飞机都备降天津,甚至还有南航班机不让降落,只得飞往大庆的。总而言之,这几天全国范围内的雷暴天气,让整个中国的航班都“抽风”,大面积延误,大量的乘客被困。大致算了下,原本从广州到北京3个小时的航程被活生生延误成了8小时,而从广州至北京的高铁也不过9个半小时,全程还可以打电话、走动,不用担心雷暴。

  恶劣天气下,高铁的安全高效算是雄起了一把。但中国高铁项目的推动者,如今已经身陷囹吾。他就是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在今日上午,他被控受贿、滥用职权案将在北京市二中院公开宣判。法院经审理认为,刘志军的行为已经构成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审判处刘志军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关于刘志军,如今最醒目的标签就是——贪官。这位前铁道部部长如今是条“落水狗”,人人可以喊打,人人都可以踹丫几脚。在中国,铁道部和足协可以说老百姓、媒体可以公开骂的为数不多的部委。在刘志军在任时,老百姓买票难——骂他;卸任后,动车出了事故,责任也还是算到他头上;中国铁路运力紧张,责任还是怪他;中国人均铁路公里数在世界排名靠后,还是“刘志军能力不行”,尽管,他拼命推动高铁项目,修建了万里铁路。

  在刘志军任期之内,中国铁路每年运力增加了一亿人次,货运增加了两亿吨,高铁增加了上万公里。他上任时,中国铁路是绿皮车跑在锈迹斑斑的铁轨上,他锒铛入狱时,中国铁路网已经跑入了动车时代。遥想当年,孙中山先生号称要修10万公里铁路,花费了数十万块白银的公帑却一里未建成,而今,这个贪官却修了1.8万公里。

  在很多人那,津津乐道的是他的“生意伙伴”丁书苗给他提供了很多年轻貌美的女演员玩乐,甚至传言包括“新版红楼梦”的演员,还有媒体披露他带走调查时,房间里还有两个女人,总总之类的桃色细节。当然,还包括他的亲弟弟买凶杀人,为了“捞”他,刘志军连夜坐专列赴京运作保弟弟的命。等等等等。

  似乎他已经铁板钉钉的罪大恶极了。

  别看刘志军当时贵为铁道部部长,其实,他是最没根基的官员之一。首先是出身,他一开始只有初中文化,而且“家庭成分不好”,从小受过不少的苦,没啥大富大贵的亲戚,直到改革开放前,他的人生处境都未能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后来,他在铁道部门工作时,上级看他做事认真,而且写得一手好字,口才也不错,所以在有更上级的人下来视察时,安排他一起招待。刘志军才有了和高层接触的机会,并被某级别较高的铁道官员招为乘龙快婿。从此,他便官运亨通。

  其后,刘志军的官越做越大,超过了前岳父,还离婚另寻新欢,但官还是继续升。除了他精明外,还有一点,就是在众多碌碌无为的官员中,他算“能干”的。对上级,当领导们来视察时,他会亲自去给领导开专列;对项目,他被铁路系统内部称为“刘疯子”,在任期内,他将偌大铁道部几十万员工当牛马一般,不断上新项目,不断上马新工程。而他自己也在玩命。2010年12月3日,京沪高铁枣庄至蚌埠间的先导段联调联试和综合试验中,CRH380AL“和谐号”新一代高速动车组最高运行时速达到486.1公里。当时刘志军亲自试乘,并在驾驶室督阵,要求列车驾驶员冲到极限速度并长时间保持,就连陪同的外方总工程师都心惊肉跳,高呼减速。

  为何刘志军要玩命地建高铁、提高铁道部的整体运营水平?除了他是一个老铁路人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没什么过硬的根基,要想保住位子就要拿出成绩,员工可以不满他的“飞扬跋扈哦”,但要让上级看到“中国铁路的大跨越”。

  所以刘志军不去推动铁道部改革政企分开,而是忙着修路;不改革铁路系统体制弊端,而是任人唯亲安插亲信快速执行。除了私心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是一个官员,不是一个CEO,他需要的是政绩。那么庞大的改革,他一个人说了不算,他被安排的命运就是完成中国铁路建设的宏伟蓝图。

  还有一点,就是他当时其实是坐在“火山口”上,其命运一开始就注定了的。铁道部部长这个位置不好坐,买票难、铁路设施陈旧、高铁项目涉及千千万万利益群体,这些都是极其麻烦的事情,就需要一个敢得罪人的工作狂来干,于是,刘志军被推到了台前,但是,当这个“疯子”活干的差不多,人也得罪得差不多了时——铁道部员工因为工作任务重怨声载道,旅客因为春运继续骂,合作商因为种种黑幕也有怨言——而且上万公里铁路已经建成,最难啃的“骨头”也被攻克,那么,天怨人怒的刘志军也就该“以死谢国人”了,更何况,他确实贪财好色。

  这样“兔死狗烹”的戏,在中国大地已经上演了千年。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