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秘密带入焚尸炉的曾成杰

摘要:“湘西集资案”中的曾成杰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执行死刑。而引发舆论的长沙中院也顺手删掉了“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对犯人执行死刑时,犯人必须跟亲人见面”这条微博。杀死一个人,可以掩盖很多秘密,况且与湘西官场关系密切的曾成杰知道了太多,这个世界上,唯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

曾珊手持曾成杰在狱中照片
曾珊手持曾成杰在狱中照片

  “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很害怕,怕看见我爸被执行死刑的样子,我怕哪天醒来,他就永远不见了。”这是在纪录片《曾珊救父》里,女主人公曾珊说的话。当时,她的父亲曾成杰还被关在监狱。不幸的是,一语成谶,如今,她真的再也见不到她父亲了,连最后一面都不行。

  7月12日深夜,这个小姑娘的微博账号“曾成杰之女”发了一条微博“噩耗传来,今天上午我爸爸已经被执行死刑了,注射死亡。我们连他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一句遗言也没有!现在政府都没通知我们!没想到他们动手这么快!我父亲的冤死的!我们一定会为他翻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谢谢大家!”

  随后,在搜狐新闻客户端“曾珊的自媒体”里,曾珊详细写下了她得知父亲被不通知亲属的情况下已执行死刑后的心情。这位勇敢的孩子,在悲痛之余,依然鼓起勇气问法院三个问题:“1.我父亲曾成杰被捕三个月后,法院还未立案,他的三馆公司资产就被湘西政府拍卖,这合法吗?! 2.两审法院都未出具三馆公司的资产评估,就以集资诈骗判处我父亲死刑,这合理吗?! 3.父亲于昨日上午被执行枪决,到现在都没有官方通知,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剥夺临终告别权,这合情吗?!”

  没人回答她这三个“合法合理合情”的质问。微博认证为“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账号,在13日先是说“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对犯人执行死刑时,犯人必须跟亲人见面”,然后又改口说是曾成杰没提出要见家属、法院没有家属的联系方式。最后,也就是在今天,它宣称“今天由于微博管理人员对刑事法律学习钻研不够,想当然办事,面对网上舆论不淡定,导致发出了一条错误信息并在领导发现后删除。我们对一线工作人员提出了严厉了批评。特此向网友和公众道歉。”

  然后,它顺手删掉了“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对犯人执行死刑时,犯人必须跟亲人见面”这条微博。

  删一条微博,可以将掩饰自己的愚蠢和错误;而杀死一个,则可以掩盖很多秘密。这个世界上,唯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

  这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曾成杰非法集资”案,其实始于2003年6月到来,当时湘西州委常委办公会议研究决定,把州图书馆、体育馆、群艺馆、电力宾馆、东方红市场等实行整体开发,简称“三馆项目”。州委州政府下文成立“州三馆整体开发拆迁领导小组”,吉首市委市政府也相继下文成立“吉首市三馆项目开发工程指挥部”。州市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合并办公,现场处理“三馆项目”中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拆迁中发生的矛盾。

  该项目由曾成杰和范吉湘的公司中标,应政府要求成立三馆公司,而这个范吉湘,据说是前分管国土、城建的吉首市副市长杨波的夫人。2004年2月16日,在湘西党委机关报《团结报》第四版,用一个整版的篇幅,以“热烈祝贺湘西吉首三馆房地产联合开发有限公司成立”报道了“三馆公司”的成立。

  可以说,曾成杰这个项目一开始就具有高度的政府色彩——地方政府现场办公、机关报宣传、项目负责人据传是高官夫人。这些都得益于曾成杰在湘西苦心经营的人脉。他原名曾为亮,最初是承建吉首市武装部训练基地的工程,武装部没钱只得延付,曾成杰没有任何怨言。最后,资金运转问题的解决是从他邵阳老家贷款过来。此后,曾成杰先后拿到了吉首诸多政府工程,帮助政府处理了很多难题,承接了烂尾楼,为此他成了当地官员的得力帮手,跟很多官员相熟,比如“三馆工程”的政府负责人正是当年武装部工程项目的负责人之一。

  湘西一直民风彪悍、关系错综复杂,作为外乡人,要想在这里做生意,难度不可谓不大,曾成杰就在此面临着好几次“牢狱之灾”,并与当地的其他几个“能量很大”的商人有纠纷,但都一一化解,据当地人说他“由于守口如瓶而在湘西官场名气大扬”,可见曾成杰也颇有手腕。而“三馆地块”的得来也全因当地关系深厚的企业光彩、荣昌互博,才让“肥肉”落入实力最弱的曾成杰的嘴里。没想到的是,这块“肉”并不那么好吃。

  湘西是经济落后的地区,因为之前拖延还贷等原因,早就被各大银行“拉入了黑名单”,所以项目融资困难。为了推进这个地方政府的重点工程,“三馆公司”在地方政府的支持采取了集资的方式融资。何况,湘西一直有民间集资的传统,地方政府也鼓励采取这种方式,“三馆工程”作为政府的项目很是受欢迎。当地参与集资的民众都可以事先与市政府在“三馆公司”设的“窗口”随时咨询有关事宜。在当地政府的眼中以及当地民众心目中,“三馆公司”的集资完全没有风险。

  随着工程的推进,为了扩大融资规模,2005年6月,“三馆公司”将集资月息涨至5%,再从6%至后10%。曾成杰为了保持资金链运转,采取与集资户签订认购协议书、承诺书等形式,并直接向集资户开具借条、收据,发售钻石卡、金卡等集资形式向不特定的社会公众集资。在此过程中,不少党政干部也向“三馆公司”集资。一般说来,参与集资的有四种人:下岗工人,投的钱不多,胆子小,消息滞后,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引发群体性事件;第二种是普通市民,钱不多不少;第三种就是机关干部,投5—20万,消息灵通;第四种,就是领导们,数额最大,最先拿到分红,也最早撤离。往往,第三第四种人早就拿着高额的利息、分红离场了,第一第二种人才接盘,承受崩盘的损失。

  人的命运,在大势面前往往是不堪一击的。2008年,随着2008年中央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湘西房地产业的融资环境恶化,民间融资的利率一度涨至月息10%甚至15%,开始“拆东墙补西墙”。同时,湘西政府换了领导,不再跟曾成杰“相熟”,政策大变动,在2008年6月,政府采用内部通知的方式要求党政干部退出民间融资,党政干部提前收回本金和利息,消息一传出,立即引起了挤兑风潮,随后政府又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人人自危,湘西集资大崩盘。随后,9月时,吉首更是爆发了群众卧轨拦车“闹事”的群体性事件。

  群体性事件一出,让地方政府受了极大的压力。必然要采取“雷霆措施”。2008年10月2日晚上,吉首政府在常务会议室召开会议,22家集资企业老板和财务老总参加会议,曾成杰也在其中,会上,约50余人一并被逮捕——好一出“请君入瓮”。一批官员也被处理。

  四年多过去了,曾成杰被处死,他的老婆、大女儿还被关在监狱,小女儿曾珊独自“北漂救父”,从大一到大四。可谓家破人亡,家产全无——“三馆公司”的项目也分别被湖南民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湖南湘西财信投资置业公司接管——“财信”的股东是湖南省人民政府,“民泰”的股东则是湖南省财政厅。其实,据说,曾成杰并没有挥霍“三馆工程”的集资款,而是全部投入了工程项目,该项目的价值也足以归还集资款。

  但为何其他集资企业的老总都不至死,独独一个曾成杰?难道是因为他最不听话?还是因为“三馆工程”牵扯进了太多人?只有他死了,那些人才放心?又是哪些人,急着要“杀人灭口”?又都是哪些官员参与了集资?他们分了多少钱?集资款都到哪里去了?

  有记者这么归纳此案:“地方政府为政绩鼓励民间融资搞开发,缺乏监管实力,过程中政商勾结、人人逐利。失控后,以疯狂高息诱惑社会底层买单以掩护权贵(包括财政借款)资金撤离,随后社会动荡,于是抓商人、杀商人以平民愤。”

  曾成杰这一死,很多秘密就一起被带入了焚尸炉。

  (综合中国新闻网、央视网、法制网、第一财经日报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