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黑金败也黑金的雷正西

摘要:在“黑金”值钱时,雷正西的班子能推动神木全民医保,能搞各种大工程大项目,神木民间也涌出了信贷狂潮,只是当“黑金”下跌时,一切都原形毕露。过惯挥霍生活的神木政府和神木人民突然发现——财政花得太厉害,几百亿都不够花;借钱太多,都还不起了。

 

  在古代,地方官任期届满出城时,干得好的官员,会被老百姓赠送“万民伞”、牌匾,干得坏得官员,则被老百姓围堵扔靴子万人唾骂。而今,也有官员获此“待遇”。昨天,陕西神木县委书记雷正西赴榆林上任,却不料,大量神木民众围堵县政府,要讨个说法,情绪激动,几百防暴警察维持现场。

  外界传闻是因为雷正西贪腐惹了众怒,说他“不仅把前任领导留下的600亿挥霍一空,还亏损300亿!为此要取消免费医改、教育等。另,让亲戚经营大量工程,自己从中吃回扣”。还有人把一篇旧帖子翻了出来,痛陈雷正西的贪腐。那篇题为《陕西神木县委书记雷正西糜烂纪实大曝光》的网帖这样说他“应用选拔指导的机会买官卖官,收行行贿。全县选拔各级指导都是他一人说了算,各个单位的正副指导地位都有名码标价,选拔一个正科级200万元,副科级100万元”,还说他生活作风腐化,在西安包养几个女大学生,在西安的豪华别墅里寻欢作乐,甚至跟女下属有不正当关系,被人碰个正着。说得指名道姓,挺像那么回事。

  那么,雷正西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把一个全国响当当的富裕大县神木搞得”民不聊生“,挥霍了900亿吗?网帖爆料的贪腐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一时还真难下结论,还是交给有关部门调查吧。

  但有一个细节很引人瞩目。那就是”陕西神木继鄂尔多斯之后爆发严重的民间信贷危机。使陕西百强县之首的神木财政捉襟见肘,一切成纸上谈兵。7月15日大量涉及信贷的神木民众围堵县政府“。直接原因看来还是因为民间信贷崩盘,参与信贷的民众去讨说法。

  其实,神木的民间信贷崩盘早就端倪。早在今年3月,就有当地人说,“神木会成为第二个鄂尔多斯,真正的借贷风暴将在今年五六月间到来”

  现在,神木的“当家人”雷正西被传言要调走,立刻引发信心崩溃,早已走在金融危机边沿的神木人,一下子爆发出来了。于是煤炭行业、典当行、更多的是深受“神木信贷现象”坑害的大批神木人们,便组织起来,利用短信、微信、电话等通讯工具,召集了大批受害者聚集在政府门口“讨说法”。

  那么,雷正西到底在神木的民间信贷中涉入有多深?神木的民间信贷危机都是他的错?

  神木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曾经是贫苦之地。但是因为发现地下蕴藏了500亿侏罗纪煤炭,而一夜暴富。在煤价高企的时候,在神木的大街小巷,保时捷、玛莎拉蒂跑车,奔驰、宝马轿车,路虎、沃尔沃越野车随处可见。那时候,神木的老乡到西安,都是整栋整栋的买房的。

  也正因为有钱以及煤炭生意的火爆,民间信贷活跃。2009年,投资、担保、贷款公司仿佛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高额回报让神木人爱上了“倒腾钱”。无数的信贷公司,四处游说熟人吸贷转贷。而当时,雷正西一开始还是持支持态度的,在2008年11月由搜狐财经主办的“能源与金融世界论坛”上,时任神木县县长的雷正西发表了《以创新精神为县域经济发展营造 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的演讲,他这样说道“通过加快组建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新型金融机构,激活沉淀资本。利用好神木民间多达165亿元的居民储蓄存款。”

  那一年,神木县迈进全国百强县之列。到2012年,神木GDP超过了1000亿元。而从2009年起,神木县在原县委书记郭宝成的推动下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神木一时风头无两。当时雷正西起码在公共场合是全面支持郭宝成的工作,热心推动全民免费医疗。神木之所以有魄力搞“全民免费医疗”,是因为地下的煤炭让财政有钱,全县财政收入超过两百亿。而神木的民间信贷活跃,也是因为煤炭,有钱,并且集资搞煤炭能挣更多的钱,当时,神木可以说一切都是由地下的“黑金”维系的。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随着中国经济的下行,煤炭价格大跌,昔日的“黑金”如今风光不再。“以钱生钱”的击鼓传花嘎然截止。从2012年年底以来,神木县的财政收入出现下滑,而神木民间借贷的资金链断裂,跑路”效应似乎正在神木扩散,陆续发生一些集资人的自杀事件,比如警察张英,就连“房姐”龚爱爱也在民间集资潮崩盘时自杀未遂。

  在“黑金”值钱时,雷正西的班子能推动神木全民医保,能搞各种大工程大项目,神木民间也涌出了信贷狂潮,只是当“黑金”下跌时,一切都原形毕露。过惯挥霍生活的神木政府和神木人民突然发现——财政花得太厉害,几百亿都不够花;借钱太多,都还不起了。

  有意思的是,雷正西的发迹是从老家绥德县起步的,而现在很多当地人都说他“大量工程为雷正西亲戚绥德人所有,雷正西从中吃回扣,把神木经济搞的一团糟。”

  有绥德老乡这样夸赞雷正西,说他“我跟随调研过很多地方,有在建的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和特殊教育学校、幼儿园、神木新村、各个乡镇政府、和马上要通车的高速公路……会进到农户家中询问粮食产量和收入,询问残疾人保障金有没有及时领到,各学校的师资力量和升学率,新建经适房的售价、面积,甚至于公园的绿化、广场的花草栏杆他都要操心。”

  但有神木人冷笑反驳说“雷正西控制着全县一切新建住宅房的修建权和卖出权,树立工队由他说了算,工队必须给他大批的益处费,他还控制着树立局的招标办,表面是经济适用房,但真正有前提住房的老庶民根本住不上,要住必须找关系奉上几万元的益处费,这里有些担保房都是当官的给本人后世买的,这些官二代住的是担保房,进的是好单位。”

  好吧,都说得有板有眼,各有各的说法,有关部门还真不妨调查调查,别冤枉好人也别放过坏人。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