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亿万富姐如何鲸吞百亿煤田

摘要:她是隐身在陕西官场商界里的亿万富姐,其父曾是县委书记,她初中毕业后当过文工团员,然后在省政府当过打字员。后来去了趟香港,回来就成了港商,在政府保驾护航下,拉上央企鲸吞百亿煤田——政府甚至密函最高院干预相关案件。她的丈夫先是当了12年的副区长,其后又与现被判处死缓的王益交往丛密。好一出神秘莫测的大戏。

刘娟
刘娟

  其实,此案早就引发过巨大的震动。欲知详情,请猛戳

  当时被誉为“两个百亿富翁之间的战争”,更是陕西省政府、赵发琦、神秘美女亿万富豪刘娟复杂的“三角关系”。

  当事的一方,赵发琦是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在陕北建筑行当里摸爬滚打了近10年,积累起上千万身家。2003年,他在浏览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的官网时,发现了这个可能价值百亿的项目——陕西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矿。他找到西勘院,声称其与主管领导关系熟,可以申请到开发项目。

  于是,两家草签了协议。赵发琦把1200万元押在了这279.24平方公里矿区上,赌一把——要么发现大矿身价百亿,要么勘探结果是地下啥也没有,血本无归。结果,赵发琦赌赢了——279.24平方公里矿区下储藏着优质动力煤近20亿吨。而当时也就是2004年国内原煤价格最高时接近每吨80元左右,按八成收益计算,赵发琦的身价将飙至百亿以上。那一年,中国首富黄光裕的身价刚刚105亿元,IT首富陈天桥仅仅88亿元人民币。

  就在赵发琦做着财富美梦时,有人横刀夺爱了。2005年3月前后,西勘院致电赵发琦,通知要和他解除合作关系,退回赵发琦的已付款。赵发琦先是向省政府申诉,在省领导的关怀下,陕西省国土厅先是确定两家的合作有效。可没几天,国土厅接到省政府办公厅转来的一份报告,上报者为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下称中化工程)、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益业),两家公司要求参与波罗井田的勘查。在省政府的干预下,将西勘院与凯奇莱合同所在煤矿以“投资165亿元MTO”的配套项目的名义划给了香港益业和中国化学工程集团联合成立“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

  至此,香港益业正式登场亮相,收获赵发琦的“果实”。而参与项目运作的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是由中化集团与陕西益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法人代表是刘娟,而早于中化益业之前两个月成立的陕西益业,其法定代表人也是刘娟,该公司股东分别为生于1979年的西安人刘峰和陕西太兴置业有限公司,陕西太兴则成立于2003年6月10日,法定代表人为刘浩。刘浩正是刘娟的哥哥,而陕西益业的年轻大股东刘峰,是刘娟的侄子。虽然股东不同,但香港益业、陕西益业、中化益业三家公司的法人均出自刘娟一人。更为蹊跷的是,根据工商年检资料,陕西益业、中化益业、太兴置业三家注册资金少则千万、多则2亿元的企业,其2007、2008、2009三年的纳税额总计不到16万元。其中陕西太兴置业有限公司2005年该公司纳税总额仅为35元。

  一言蔽之,无论是香港益业还是中化益业还是陕西益业都是刘娟控制下的“皮包公司”,可是就是这样的皮包公司能拉上央企中化一样鲸吞超级大项目。通过复杂的关联交易和资本运作,准备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套取价值百亿的煤田。

  那么,这出大戏的幕后运作着刘娟是谁?

  据悉,刘娟长得挺漂亮,其父是原安康平利县委书记,后任陕西省科协秘书长。她初中毕业后曾在安康文工团短暂任职,1982年至1985年到陕西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学习,其后三年就读于深圳经贸大学涉外经济系。1990年至1992年,刘娟回陕西省政府工作。刘娟1982年入学前在省政府办公厅当打字员时,认识了后来的丈夫赵大新,后来赵大新离开办公厅,官至省直机关团委书记、党委副书记,上世纪80年代末,赵大新调往西安市雁塔区挂职,是雁塔区唯一个副厅级副区长。刘娟则去了香港。刘娟投身香港的最初阶段,做的是服装代理生意,但在赵大新的帮助下,很快就熟悉了资本运作。几年以后,刘娟以香港投资商身份回到西安,开始投资房产领域,位于北大街附近的新时代广场就是其中之一。

  而后,刘娟向矿产、投资、石化等等领域渗透,由于长得漂亮,长袖善舞,刘娟在陕西官场积累了大量的人脉。2006年6月5日中化益业煤化工项目开工典礼,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胡启立,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原部长郑斯林,省委常委、副省长洪峰,国家煤炭部原部长张宝明,省政协副主席张保庆等出席,或致辞祝贺,或表示殷切期望,可见刘娟的能量之大。

  就是在中化益业煤化工项目中,刘娟“资本运筹能力”显露无疑。“中化益业”股东中,中国化学工程集团为大型国有企业,但只持股10%,且双方约定,中化集团的股权只能转让给陕西益业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而后者的股权则可自由转让给第三方。就连央企也都甘心向私企俯首,可见刘娟非同小可。

  更非同小可的是,在赵发琦与西勘院的法律诉讼中,陕西省政府曾以秘密公函形式向最高人民法院施压,宣称“如果维持省高级人民法院(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合同有效)的判决,将会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迫于陕西省政府的压力,案子发回重审,经过二次宣判。判决书显示,陕西省政府所持观点得到支持。

  在当地政府的干预下,刘娟以及背后的团队轻松拿下了价值百亿的煤田项目。

  而当事的各位主角,其后命运各有不同。

  凯奇莱公司与陕西省政府之间的官司后,倒霉事就接连不断。被罚款、被注销工商登记、再审败诉,今年8月19日,不断上诉的赵发琦被榆林市公安局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逮捕。而不依不饶的前几天赵发琦又向陕西纪委实名举报延长石油与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公司”)、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有限公司(“能源公司”)合谋骗取国有资产,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据说,赵发琦的举报信发出后,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对此进行了专门批示,陕西省纪委、陕西国资委介入调查。

  至于赵大新当了12年雁塔区的副区长后,后任西安新科集团公司总经理,接着上调北京就任中国唱片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现任中国唱片总公司党委书记,据说调到北京后就与刘娟离婚。前些年,赵大新还与被判死缓的前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交往甚密,连声称赞王益的作曲水平高。

  而刘娟,据称她很少来公司,公司的日常工作由他人打理。她一直隐身与幕后,是能量巨大的“隐形亿万富姐”。

  (综合《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新闻周刊》、《瞭望东方周刊》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