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局长”甄秀玉

摘要:生意人都明白,在中国做生意想发财,还得靠官员以及垄断央企的高管们,但人家都不方便出面,“生意”都靠着甄秀玉这样的人打点,人家也不说自个跟这些“能人”是啥关系,只是其中的门路,都懂的。这也是老板们对甄秀玉们阿谀奉承趋之若鹜的原因。

甄秀玉
做局

  北京是个神奇的地方。

  作为首都,权力的中心,达官贵人高朋满座,什么神仙菩萨都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比如,这甄秀玉就是一个。关于她的传奇故事,请猛戳《石油“老大姐”甄秀玉被调查 仍在北京圈钱》、《神秘女借石油央企包装身份 一顿饭10万直接签单》、《借石油央企包装身份 神秘女人纵横圈内外筹资多年》。

  媒体的报道挺详细,这个甄秀玉号称“石油系统内部人士”,在全国各地以“能获得石油进口配额及参与石油项目”的名义进行“融资”,牵扯进了无数地方上的有钱人,那些见多识广的有钱人,咋就乖乖进了甄秀玉的“局”呢?记者调查得很详细,只是终究没见着甄秀玉本人。

  但小编的一个好朋友透露,他曾在去年11月份左右,在北京某个饭局上见过甄秀玉。那场饭局的宾客有高官、文化界知名人士、香港商人、中石油高管,以及甄秀玉。据说,甄秀玉看上去不像那种典型的女企业家,没有那种强势的精明劲反而看上去有点老实的样子,在饭局上尽是给高官、高管拍马屁,谈笑风生。

  至于她来自何方,还真难猜透。据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的调查资料说“甄秀玉的户籍所在地仍在安徽滁州市全椒县农村,小学文化”,但我那位老家安徽的朋友说甄秀玉的口音不像是安徽人,倒像是北方人,所以估计上海的警察叔叔们又是被障眼法给蒙了——或者,甄秀玉压根就是个假名字。

  但甄秀玉还真是有些能耐的,起码在债主们四处追找她的2012年11月,她还能堂而皇之地在北京的高层饭局上谈笑风生,须知中国官商的圈子很小,她这么无所顾忌,定然是确实有点底气。据朋友猜测,“两桶油”高管自己的“生意”素来不是很紧密,而甄秀玉能左右逢迎,搞掂“两桶油”,那么必然是有更上面的关系,能协调两家的关系。或许是来自能源局。而据报道:

  曾在深圳协助甄秀玉操作业务的人士透露:2011年1月,国家能源局一名山东籍司局级官员曾带领三名山东地方炼厂负责人奔赴深圳,“特意来见甄秀玉,要她帮忙解决原油指标。”

  当时所见甄秀玉拿出的进口文件,其抬头单位署名为“中石化供销公司”。上述人士说,“能源局的司长与甄秀玉见面多次,甄把他安排住在深圳罗湖区建设路的汇展阁酒店,甄在这个酒店也有多套长包房,房卡都在手里。”

  与国家能源局该司局级官员有过照面的另一知情者也证实,这名官员自2011年1月初来到深圳后,在汇展阁酒店住了约两个星期才离去,中途先后多次来到甄秀玉居住的、位于罗湖区黄贝岭的凤凰酒店706房间商谈“获得计划内原油指标的事情”。但两位人士都拒绝向记者透露该官员的具体职务及姓名。

  可见,甄秀玉还真在能源系统、“两桶油”有关系。

  其实,不单只甄秀玉,北京多得是她这样的“局长”。所谓“局长”就是“做局”。他们频繁出入各种酒会、饭局,善于包装自己,让来自地方的土鳖老板们觉得他是大人物,人脉广阔,根基深厚,在京城是号人物,值得结交,有事肯定能办,然后再拿着老板的钱运作事,一方面满老板的愿,一方面壮大自己的根基,认识的官员、商人多了,人家就真的成了能办事的人物了。

  至于事能不能办成,那就看各方的运作了。有时候能成,比如2006年,甄秀玉曾借助昆山煤炭石油平台从俄罗斯进口了一船标号为M100的燃料油,并卖给浙江的一家公司。但也不一定能办成,老板们的钱就打了水漂——但说真的,老板们还真应该摆正心态,不要老是觉得人家是在“骗钱”,要视作“投资”,“投资”是有风险的,关键还是看自己的眼光,能不能跟对人。

  生意人都明白,在中国做生意想发财,还得靠官员以及垄断央企的高管们,但人家都不方便出面,“生意”都靠着甄秀玉这样的人打点,人家也不说自个跟这些“能人”是啥关系,只是其中的门路,都懂的。这也是老板们对甄秀玉们阿谀奉承趋之若鹜的原因。

  石油系统的子弟、旧部、沾亲带故的七大姑八大姨很多,都有各自的门路,甄秀玉只是其中一个。至于石油系统饭局的段子真不少。有这么一个耳熟能详的段子:

  中石油的一个副总请客,某知名男主持也来了,该男主持人也是安徽人,声音有磁性,人长得精神,当时正从耶鲁大学留学回来,气质很知性。饭局上聊起中东局势,这名男主持如此说道,“正如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的……”

  干掉两瓶红酒后,男主持不那么端着劲了,嚷嚷着要和中石油的副总对赌,如果自己能再喝掉一瓶红酒,副总必须要给自己一张加油卡。这兄弟开着三百万的车,为了一张两千块的加油卡,这么给力,够敬业的。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