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张必清如何赚得亿万身家

  摘要:人济山庄“空中花园”张必清在京城能量有多大?他曾是区政协委员。张必清看病的人中有不少是达官贵人。他的药和茶是孝敬一部分卖一部分,卖得血贵。但据他的前员工透露张必清的“教授、中医世家、地方医院院长、30多年临床经验”等都是假的。而且他或许根本没有行医资格!

张必清
张必清

  继王林之后,又一位“大师”诞生了。那就是张必清。张必清“教授”这些年很低调,可没想到因为违章被屋顶盖“别墅”而再次爆红。详情请看《今日主角:“空中花园”的主人是下一个王林?》。

  那么,张必清在京城能量有多大?他曾是区政协委员。据平谷区政协网站2008年7月4日发布的新闻中显示,当年张必清是该区政协委员,但目前已不在平谷区第四届政协委员名单中。而张必清看病的人中有不少是达官贵人。他的药和茶是孝敬一部分卖一部分,卖得血贵。张必清还表示“同仁堂的药都不行,材料跟不上。”

  据他的“弟子”介绍“张必清曾给很多名人看过病,他记得包括某影视大腕的父亲。”,说的其实是葛优的父亲葛存壮老先生。在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的《生活实验室》节目中,曾经有一段视频,说的是葛存壮老先生经人介绍来张必清这求医问药,张必清给他捏捏,老先生就感觉好些了。

  在电视台那个节目中,节目主持人信誓旦旦说张必清的“奇经疗法”是“经过中医药管理委员会认证过”云云,认定张必清是“真神医”。但果真如此吗?

  小编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网的“医师执业注册信息查询”上搜索“张必清”,结果是“没有查询到符合条件的执业医师信息!”。也就是说张必清或许根本没有行医资格!

  张必清一向以“通过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严格审批,入选《百项中医临床诊疗项目》”、“中国针灸学会重点推广项目”宣传。但有记者在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求证后却被告诉,他们并未设立过这个项目。而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开展的“中医临床诊疗技术”工作中,也没有推广过“奇经疗法”。

  而张必清头上的“世界自然医学联合会副主席”的帽子也是很可笑的,有记者按照联合会官方网站上的地址,来到北京中关村南大街16号的中国科协综合业务楼。有知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所谓的“世界自然医学联合会”,是科学普及出版社一个叫余海若的老编辑退休后搞起来的,曾在6楼一个角落里租了一间办公室,三年前已不在这里,余海若也已退休十几年。

  那个员工还披露——张必清的“教授、中医世家、地方医院院长、30多年临床经验”等都是假的。

  好吧,靠着虚假的项目,草台班子那得来的“副主席”头衔。张必清的到处走穴,赚得盆满钵满。张必清创办的北京伯鸿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的是康复器械,如奇经枕头、颈椎康复器、磁针等等,主要通过电台电视机台宣传。这些产品加上患者的心理暗示,可能有一点效果,但主要是保健,真正治病是没用的。

  据曾经在那工作过的人介绍“别看宣传时说疗效很好,治伤甚至治死人的情况都出现过。现在听说奇经堂在经营保健品,我是学医的,偶尔听过一次他在电台讲补钙,全是胡说八道,但老年人听了可能会信。”他还透露,在那里工作时,天天的收入会以短信形式传递,最高年毛收入达1.6亿。

  好吧,张必清现在已经是亿万富翁了。有钱,又曾是区政协委员,还给达官贵人看病,难怪如此嚣张。

  其实,张必清出生在安徽省泾县县城30公里左右的后山村,只有小学文化。他的父亲是当地的赤脚大夫,只是懂点中医,并不是什么“中医世家”。他在军队里曾担负过卫生员。20世纪90年代初,曾在泾县卖过“神鞋”,那么,张必清卖的“必清神鞋”又是什么东东呢?

  在跟帖中,有网友说“合肥和合肥周边的人应该都会有些记忆,可能许多人从家里还能搜寻出几双陈旧的必清神鞋。想想都可乐:鞋底挖几个孔,塞进磁铁,穿一段时间,还可以滴一些药物,说是治百病!”、“皮鞋挖几个孔,放几个磁铁,就说能治百病,几百几千一双,在媒体大做广告,忽悠老百姓排队抢购,骗了多少人的多少血汗钱哪!”并且,该“必清神鞋”的专卖店还开在广州、咸阳等诸多城市。甚至有人买来给患糖尿病的亲人穿,当然还是没治好糖尿病。

  就连奇经堂现在销售的奇经穴位敷贴、磁针、奇经颈椎康复枕、虫草灵芝粉胶囊、红花油软胶囊、全易得螯合钙、银根胶囊等产品,都没有“国药准字”的批准文号,有批号的也是“卫食健字”或“国食健字”。

  可就是这样一个涉嫌非法行医、将保健品当药品卖、“教授”头衔来路不明的“老中医”,怎么就大红大紫,登堂入室帮名人看病,又能收入过亿呢?

  因为“别看疗效看广告”啊!

  拿北京来说,“奇经健康讲堂”曾经天天20:30—21:00、23:00—24:00、24:00—01:00,分别在北京城市管理广播、北京新闻广播、北京体育广播不断播放。在广播节目中,张必清享受着听众“创造医学奇迹”、“救星”等的热捧,斩钉截铁地告诉各种不同疾病的患者,他的病用奇经疗法“能治”。此外,他还在河南新闻广播宣传他的磁疗法,上过广西卫视、北京卫视的节目,在各大电视台的垃圾时段都投放过广告,找些“患者”来证实他的“神奇疗法”——这些手段,都是诟病已久的虚假医疗广告。

  但据媒体揭露:患者疗效显著很多是“托儿”。曾于2009年主持过张必清直播节目的一名电台工作人员说,每次讲座,导播间外坐的全是张必清的员工,他们拿着电话单提前通知打进直播间热线的人,并要求他们在节目中要说你得了什么病,这个病有什么症状,但是用了张必清的方法,去了“奇经堂”就很多了,或者再夸夸“奇经堂”哪个大夫态度好、技术高,请张教授一定要表扬他。这些“受益人”事后有钱给,而张必清本人也不在他们直播现场,每次都是通过电话进行联系的。

  正是这些虚假广告,将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小学文化的人,炒成了“名医”,博得了众多名流的青睐。

  难怪有知名网友说:“在帝都楼顶起别墅的张必清,耍蛇哄弄高官的王林,迷倒十几位正部长相普通的越南移民李薇,卖茶叶蛋起家从高铁收获几十亿的山西农妇丁书苗,他们都是新时代的裁缝--给皇帝做新衣的裁缝。他们成功的唯一秘诀是:胆大。当很多人害怕皇帝,仰视高官,惧怕小吏时,他们却视其为不堪一击的蠢蛋。”

  (综合《生命时报》、北京电视台、新京报、京华时报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