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李光耀

摘要:新加坡的周围都是某东亚大国、东南亚诸国、南亚次大陆这样贪污腐败泛滥、官商勾结、毫无法治观念、政府下作无底线的“失败国家”,而新加坡在李家的铁腕统治下,治安良好、法治廉明,还有“银行保密法”,那么,全亚洲富豪、名流们自然蜂拥而至——有些是来洗钱,将从本国掠夺来的财富洗干净;也有的是为了安全——天知道自己的祖国未来会发生什么,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吧。

温家宝会见李光耀
温家宝会见李光耀

  今天是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90岁生日,已经有数名外国领导人和前政治家向他发去贺函祝寿。包括新加坡前宗主国英国女王,她在与丈夫菲利普亲王的贺函中写道:“今年刚好是新加坡独立于英国殖民统治50周年纪念,我对两国保持密切联系感到高兴。”

  而李光耀曾被某位英国议员称为是“苏伊士运河以东最地道的英国人。”纵使50年前,李光耀曾经率领新加坡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但在欧美人士眼里,新加坡依旧是“可信赖的利益盟友”。

  不但因为新加坡扼守马六甲海峡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也不仅仅因为新加坡是东南亚经济最繁荣的经济体。更重要的是,李光耀统治下的新加坡在亚洲巨大的影响力,毫不客气地说——李光耀是亚洲政治、经济的一个“独特杠杆支点”。

  关于李光耀和新加坡,研究著作汗牛充栋。这里只谈点别的。

  要解开新加坡的秘密,首先得从空调说起。

  李光耀曾说过:“对于新加坡来说,空调是20世纪最重要的发明。”原因很简单,李光耀手下的环境部长解释:“空调在新加坡经济中扮演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角色。如果没有空调,那么许多普通工人就可能只愿意在可可树下躲避酷热和潮湿,而不是到高科技公司做工。”其实远不止如此,有了空调,来自世界各地包括北欧、加拿大等北方国家的外企精英们才能在闷热潮湿的新加坡工作、生活。

  有了跨国公司将亚洲总部放在新加坡,无数精英人才蜂拥而至,新加坡何愁不富?何愁没有影响力?

  同样,来自亚洲,特别是东亚某国、东南亚、南亚次大陆的富豪们也很乐意去新加坡长居甚至入籍。原因很简单——新加坡的周围都是某东亚大国、东南亚诸国、南亚次大陆这样贪污腐败泛滥、官商勾结、毫无法治观念、政府下作无底线的“失败国家”,而新加坡在李家的铁腕统治下,治安良好、法治廉明,还有“银行保密法”,那么,全亚洲富豪、名流们自然蜂拥而至——有些是来洗钱,将从本国掠夺来的财富洗干净;也有的是为了安全——天知道自己的祖国未来会发生什么,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吧。

  比如明星巩俐、李连杰都入籍了新加坡,盛大的老板陈天桥也常驻新加坡。

  有了对内镇压、对外无能、腐败透顶的邻居们做比较。新加坡俨然亚洲的“文明的灯塔”。这就是李光耀的底气。

  虽然台湾地区前民进党陈水扁政府"外交部长"陈唐山曾大骂新加坡是“鼻屎小的国家”。但新加坡和李光耀在亚洲的影响力非凡。纵使是亚洲第一庞大的国家中国,也曾经是奉两者为“神明”。

  35年前的11月,“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从北京出发,登上专机飞往新加坡巴耶利巴机场,与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促膝长谈,“实用主义”的邓小平与“理性主义”的李光耀就中国未来改革的道路选择达成共鸣,邓小平将新加坡列为中国学习的榜样。1992年,在邓小平破除左右两派的争论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讲话,同时盛赞新加坡的发展模式,随后李光耀迅即访问中国。1994年,担任资政的李光耀与当时任中国副总理的李岚清在北京签署了两国有关合作开发建设苏州工业园区的协议书,是新中第一个标志性双边合作项目,推动了新加坡在苏州的工业园建设,将新加坡发展经济的经验在中国复制。

  更为深远的是,李光耀的治国理念深远影响了中国的当政者们。

  李光耀在谈起新加坡成功的秘诀时,一会说是“儒家文化”的功劳,一会说是“英国人留下的法治制度”。但实际操作手法上,无非就是“政治专断,经济自由,一切向利益看”。只要承认李氏家族的权威,那么有钱大家一起挣,和气生财。这种思想,被亚洲一些国家学到骨髓里。

  中国一直源源不断派官员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公共管理研究生院进修。从1992年开始开办一周至三个月的短期培训班,以中文授课,内容包括经济管理、企业管理和公共管理。至今受训的已有9200多人,分别来自中国各省及中央机关和央企。

  “我们把新加坡作为领导干部海外培训首选,是因为新加坡的发展经验对中国有特殊的借鉴作用。”正如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在担任前中组部部长解读的那样,“新加坡在发展中所遇到的问题、矛盾,和正在探求的解决办法,正是我们现在遇到或将要遇到的矛盾,我们现在需要用或探索将要用的办法。”

  中国的官员们不但学习新加坡的“发展经验”,也将新加坡淡马锡的国有控股模式、中央公积金制度照搬到了中国,中国依样画葫芦,成立了中投、中汇等国有控股公司,以及建立了庞大的公积金制度。

  可以说,新加坡和李光耀对中国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俨然“改革咨询官”。

  但这个“咨询官”并不是无私的,他敞开怀抱指导中国改革,很大程度上是“国师”情结——想象一下,一个小国领导人指导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改革,该是何等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带来的心里成就感何等大。其实,中国的强大,也让新加坡的处境很微妙。

  在这点上,李光耀确实很英国——“均衡政策”,合纵连横。在他给中国改革建议的同时,美军亚洲战略重心重返东南亚,新加坡积极配合。但李光耀不得不承认的是——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他已经不再是“教父”。

  但90岁高龄的他每次开口时,整个亚洲还是会认真倾听。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