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婚庆村长”为何这么牛?

摘要:北京朝阳区来广营乡清河营村村委副主任马林祥的儿子的婚礼花费近两百万,引得全国关注。清河营村地处京郊,得益于北京的发展,地价、经济连年翻番,作为村里的当家人之一,马副主任也是“村民”,就算按照村里的分配办法,不用从中做任何手脚,分房分红也都少不了,如果房产千万,那么办个婚宴的160万也就是半套房子的钱,还是拿得出的。但他是说儿子婚礼的钱全是亲家出的,自己却“连亲家的手机号都没有,联系不上亲家”。

百万婚礼现场和马林祥
百万婚礼现场和马林祥

  大概,马林祥是今年“最牛”的村委会副主任了。

  十一长假,当全国人家要么“家里蹲”。要么在各大景点挤得水泄不通时,北京朝阳区来广营乡清河营村村委副主任马林祥也很忙,从10月4日到6日为其子连摆三天婚宴,举行的婚礼场所,为国家会议中心大宴会厅。婚礼的车队也极为气派,为整个车队开道的,是一辆价值400万以上的黑色宾利,新郎新娘则在第二辆黑色劳斯莱斯中,紧随其后的,是一排宝马、奔驰等豪车,连前面摄像的都是揽胜。

  开了流水桌,前后共办了约200桌。婚礼上,还开了三个小时的演出,登场的除了参加过星光大道的演员吕孝潇刘和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歌唱演员外,还有“刘老根大舞台”的知名演员丫蛋、王金龙等。

  可谓大手笔,也引得网民一片哗然。

  那么,村官马林祥副主任为何能有如此大手笔?马副主任自己说都是亲家出的钱,自己是“普通人家”。但是,作为京畿重地的村委会副主任,纵使是“普通人家”,也绝非穷人。

  改革开放前,来广营曾经是穷地方,被称为“赖广营”,是朝阳区北四社中最穷的地方。全社农业生产奉行“以粮为纲、全面砍光”的方针,农业只有粮菜生产,生产管理靠“大拨轰”,分配上实行平均主义大锅饭,农民生产积极性很低。1978 年,全社有农业人口 15856 人,耕地面积 24771 亩,农村经济总收入却仅有675.3 万元,农民人均收入143.8 元,粮食亩产一直徘徊在 700 斤左右,蔬菜亩产值 50 元左右,不少生产队连买鞭梢儿的钱都没有,30% 的农户吃粮靠返销。当时姑娘搞对象都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一工二干三军人,誓死不嫁老农民”,“宁往南一寸,不往北一尺。”

  而现在,来广营经历了巨变,从人均年收入不足150 元的贫穷农村,发展到人均年收入数万元。

  为啥?因为“天子脚下好乘凉”。

  如今的北京城就跟摊大饼一样,一圈一圈地往外扩,当时的农田如今都变成高楼大厦,昔日田间小道如今也是车流滚滚的交通要道。马副主任所在的来广营乡清河营村,地处北五环外,原本是农村农田的地方,但北京这些年的高速发展,全国“北漂”的涌入,附近有地铁5号线、京承高速,属于交通便利的好地段,紧邻着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在雾霾笼罩的北京,是难得的“宜居之地”,所以,这里的地价也吭哧吭哧地不停往上窜。

  2007年12月19日,北京国华置业有限公司拍卖下了清河营村的一块地,楼面价是4687元;2008年2月3日,北京中联亚房地产有限公司拍卖下了另一块地,楼面价是3172元。

  那么,现在那的房价到了多少了呢?以马副主任现在居住的朝阳区朝来家园广华居小区为例,这个2004年修建的小区,现在二手房的均价在28000元/平米以上。

  数年间,房价飞涨,当年回迁的农民手里要是有几套房的,现在身价上千万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有京城网友说:“别说村长,来广营回迁户,上千万,多套房的就一大把。中国城镇化富裕了原有土地拥有者以及当地包工头。”

  作为村里的当家人之一,马副主任也是“村民”,就算按照村里的分配办法,不用从中做任何手脚,分房分红也都少不了,手里有房心中不慌,如果房产千万,那么办个婚宴的160万也就是半套房子的钱,对于这种档次的人来说,还是拿得出的。

  当然,既然人家说是都是亲家出的钱。“亲家是江苏南通的商人,来京经商20多年,开了几家公司,家底殷实。亲家一家三口都各有各的一摊生意,比如儿媳妇就是一个服装品牌的总代理。”

  那么,我们就姑且信之吧。

  其实,别拿豆包不当干粮,村官大小也是官。特别是京城脚下的村官们。

  历来都有“穷京官”的说法,那说的是中直机关,级别高,位高权重,在部委密集的地方,倒下一面墙压中10个人,起码有6个处长,3个司长,1个副部长。权力大是大,但苦于不是“现管”,还有中纪委、检察院、纪检等等部门盯着,一般人还真不敢造次。而京城脚下的村官们则活得颇为滋润。

  为啥?因为有地啊!还有土生土长的人脉关系啊!

  来广营乡清河营村地处北苑,靠近京畿重地,经济活跃,如果头脑灵活,依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办个企业那么,赚钱的速度还是远远超过苦逼的“北漂族”的。在采访时,马林祥就说:“当村副主任以前我是做企业的,但现在有些企业基本都转出去了。”

  马林祥说自己就是普通老百姓,家庭状况一般,针对村民传自己资产千万以上或过亿,“不用理会,嘴巴长在人家自己身上”。

  但,想必,马副主任也不是穷人,如果钱都是合法的,那么,儿子娶妻,人生大事,有钱想怎么花那是人家自家的事情,大大方方说呗,反而说全是亲家出的钱,说人家亲家出了一百多万,自己却“连亲家的手机号都没有,联系不上亲家”。都是亲家了,连手机号都没有,那就真的有点愚弄大家伙的智商了。

  当然了,具体情况如何,还是有关部门给个说法呗。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