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家手里的“行货”张克强

摘要:云南烟草系统所属的深圳兴云信发展有限公司想投资青海盐湖集团,但没钱,于是就找亿万富翁张克强合作,张克强掏出了真金白银入股了青海盐湖集团,不曾想盐湖集团股票大涨,价值几十亿,于是云南烟草反悔了,想将这几十亿全部占为己有,遂网罗罪名,以莫须有的罪名拿下他。面对巍巍地方司法系统,张克强就是一“行货”,“要结果你也不难,只似打杀一个苍蝇!”。

张克强
张克强

  我泱泱中华煌煌汉语,一向博大精深。比如“行货”一词,就很有深意。

  在《水浒》中,“行货”指的是人,特指落入了落入了官家或者强盗手里的落魄之人,就像货物一样,任由人处置。当年宋江犯了事被发配,又不肯花钱打点管事的,惹得管事的大怒,操起家伙就要打宋江,大骂:“你这贼配军,是我手里行货!轻咳嗽便是罪过!”宋江道:“便寻我失,也不到得该死。”那人怒道:“你说不该死!我要结果你也不难,只似打杀一个苍蝇!”

  人啊,要是成了人家手里的“行货”,那就真的如苍蝇一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特别是双方地位悬殊时,一方处于强势,一方处于弱势,而且强势一方绝对强,弱势一方绝对弱。很明显,管事的绝对强势,因为他是大宋司法部门的干部,代表强大的国家机器执行公务,在他所掌管的牢城营里具有最高权威;宋江则处于弱势地位,因为他是发配到江州充军的犯人。

  但事实上,在我朝,又何止犯人是官家手里的“行货”,时至今日,就连亿万富翁也是一些官家手里的行货。

  比如张克强,在2007年,他曾经贵为福布斯富豪榜中名列第41位的亿万富豪,比他排名稍高的是腾讯CEO马化腾,紧随其后的是比亚迪总裁王传福和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他还曾是全国人大代表。但因为惹上了官家,一样沦为了“行货”。

  其实张克强的案子一点也不复杂。转述下:

  “早在2005年,青海盐湖集团在借壳ST数码上市前夕,决定通过增资扩股的形式,为其正在建设的总投资约44亿元的察尔汗盐湖综合利用二期工程引进战略投资者,计划募集资金10亿元。

  在这个10亿元的总盘子中,除了中化集团这样的央企大鳄外,也包括云南烟草系统所属的深圳兴云信发展有限公司。但该公司经济实力有限,在与盐湖集团签订增资扩股的框架协议后,未得到其上级主管部门云南烟草方面的支持。

  深圳兴云信转而寻求与华美丰收资产管理公司(隶属于华美集团)等合作,组成了一个由四个投资人参与的盐湖集团增资扩股的投资联合体,最终以3.6457亿元的投资,获得了约2.25亿股盐湖集团股份(即借壳后的ST盐湖),占其总股本的7.336%。

  出乎意料,2008年3月11日,ST盐湖借壳上市后,赶上了A股的牛市尾巴,当日收盘时居然被恶炒到30.2元,以深圳兴云信名义持有的2.25亿股ST盐湖的总市值最高时接近70亿元!

  当年6月3日,深圳兴云信通过深交所披露了持股信息:本公司所持ST盐湖股份系信托财产,本公司并非实际出资人,该等股份不属于本公司财产,实际权益人为广州华美丰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王一虹、深圳禾之禾环境发展有限公司和云南烟草兴云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至此,内行的人一目了然,参与盐湖集团增资扩股是华美丰收等实际出资人委托深圳兴云信的信托投资行为。严格地说,将其称为委托投资更为贴切。而不管是信托投资还是委托投资,都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正常投资手段。

  但市场经济的规则在某些人的眼中却是一根钉子。瞬间市值高达70亿元的盐湖集团股票落入民营资本者的手中,在那些计划经济的“原教旨主义者”看来,俨然大逆不道。于是,“70亿元国有资产流失”成了惊人的噱头,意外的二级市场股价暴涨很快发酵为一场灾难。2011年11月12日,张克强被罢免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次日被云南省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拘捕。

  华美丰收等委托深圳兴云信参与盐湖集团增资扩股,投入了三亿多元的资金,居然买来了一个“诈骗罪”的嫌疑,盖因为云南省警方和检察机关凭空杜撰了盐湖集团对引进的战略投资者限定为国有企业的事实。”

  一言以蔽之,就是云南烟草系统所属的深圳兴云信发展有限公司想投资青海盐湖集团,但没钱,于是就找张克强合作,张克强掏出了真金白银入股了青海盐湖集团,不曾想盐湖集团股票大涨,价值几十亿,于是云南烟草反悔了,想将这几十亿全部占为己有,遂网罗罪名,以莫须有的罪名拿下他。

  于是,先是广东省人大罢免了张克强全国人大代表的职务。同一天,云南省公安厅下发《拘留证》。2011年2月16日,张克强被逮捕。其后昆明市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向昆明市中级法院公诉张克强。

  由于案子过于荒唐,没有受害人,就连当事方之一的青海国资委都没说被张克强“诈骗”, 难以定罪,所以拖到现在,超期羁押1000天。面对巍巍地方司法系统,张克强就是一行货,“要结果你也不难,只似打杀一个苍蝇!”

  看到这,读者们可能义愤填膺。但有一个人可能五味杂陈。那就是同样是福布斯亿万富翁陈发树。

  还是和云南烟草有关。福建首富陈发树曾经与云南烟草做过一笔云南白药的股权交易,合同都签了,不料之后云南白药股价飙涨,也是价值几十亿,云南方面又反悔了,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名义单方面撕毁了合同。案子在云南开庭,不出所料,陈发树败诉,竹篮打水一场空。案子还在上诉,幸运的是,陈发树没因此被关进监狱。

  国企云南烟草实在牛气啊,跟它做生意的两个亿万富翁,一个人财两空,一个破财消灾。

  王石曾说:“如果不是薄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出逃,如果薄不出事,企业家能躲得过他吗?”,其实,躲得过这两位,也躲不过其他官老爷。

  中国的企业家们,纵使身家亿万,都只不过是人家手里的“行货”,更遑论咱没钱没人的小老百姓了。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