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走进了美领馆

摘要:据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近日回忆称,“王立军出现在美领馆寻求政治庇护,并告诉我们薄熙来的妻子谋杀了英国人”。希拉里称,“他有腐败和凶残的过往,他是薄熙来的刽子手”,“我们告诉王立军,他不能进驻领馆,美国也没有依据向他提供避难援助”。

2012年1月,时任重庆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慰问干警。图片来源:南都周刊
2012年1月,时任重庆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慰问干警。图片来源:南都周刊

  2012年2月6日下午14时31分,时任重庆市副市长、前公安局长王立军,走进了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33小时零4分钟后,他才从里面走出来。

  王立军曾是重庆唱红打黑运动中的打黑英雄,他主持并领导了当地的打黑运动。研究这一运动的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童之伟称,被打黑对象均为民营企业家,打黑运动使得那里最大的一批私营企业家都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王立军告诉美国领事馆工作人员,他掌握了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夫人杀害一个英国公民的证据。他要求美领馆为他提供庇护,并提出了政治避难申请。

  这一行为后来被认定为“擅离岗位”、“叛逃”。

  重庆打黑运动自此宣告终止,无数人的命运也因此逆转。

  矛盾激化

  王立军所提到的那个英国公民是尼尔·海伍德。尼尔·海伍德是薄熙来夫人薄谷开来的密友,和薄熙来一家关系密切。2011年11月15日,尼尔·海伍德被发现死于重庆市一家酒店的客房内。

  王立军是当时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据后来的法庭文件显示,王立军“明知薄谷开来有杀害尼尔·伍德的重大嫌疑,且已掌握重要证据”。

  为徇私情,王立军“指派与其本人及薄谷开来关系密切的(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负责该案”,并认可其作出的尼尔·伍德系酒后猝死的结论,使薄谷开来不受刑事追诉。

  法院还称,“后王立军与薄谷开来产生矛盾并不断激化”,为图自保,王立军重新调取整理了尼尔·伍德死亡案的证据。

  王立军与薄谷开来之间有何矛盾,至今仍是一个迷。薄熙来后来在法院上称,王立军“暗恋着谷开来,情感纠结,他不能自拔”,“谷开来和他是如胶似漆,谷开来对他是言听计从”。

  王立军和薄熙来的决裂在2013年1月28日变得公开化了(至少在一个小圈子内公开化了)。

  当日,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薄谷开来涉嫌杀人的事情。

  据王立军后来在法院上回忆称,“我记得大约三分钟之内,没谈任何事情,就是骂,骂得差不多了,走过来指着我鼻子说,‘你必须把此话收回去,谁是杀人犯?’”

  王立军称,薄熙来当时还打了他一拳,“他后来一拳打过来,打到我的左耳朵,绝不是一巴掌的问题。”

  5天后,王立军公安局局长的职务被撤销了。

  政治避难

  王立军被撤职后,他身边的另外3名工作人员又被非法审查。王立军后来在法院上宣称,“当时很危险,首先我受到暴力(威胁),我身边工作人员和案件的侦办人员失踪了。”

  法院判决书则称,“王立军感到自身处境危险,遂产生叛逃的想法。”

  但王立军叛逃的真实原因,目前仍不清楚。据后来的媒体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称,在尼尔·海伍德被害之前,王立军正因滥用职权的指控而受到调查,王立军担心,一直为其提供保护的薄熙来将不再愿意保护他。

  2月6日,据新华网后来报道称,“王立军以洽谈工作为由,借故取消原定公务安排,于当日14时31分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美国方面也证实了这张说法。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在2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王立军是以重庆市副市长的身份,前往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与美方会面。该发言人还强调称,这次会面是提前预约好的。

  但重庆方面后来否认这一说法,重庆期间“没有安排包括王立军在内的副市长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开展外事活动”。

  据后来的媒体报道称,王立军还要求与英国驻重庆领事馆人员会面,但他没有现身,而是前往320公里之外的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新华网后来援引法院文件报道称,在美领馆内,王立军与美领馆官员就环境保护、教育、科技等事项作了短暂交谈后,称自己因查办案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请求美方提供庇护,并书写了政治避难申请。

  主动离开

  尽管王立军对美国具有极大的情报价值,但他并不符合政治避难的资格。

  据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近日回忆称,“王立军出现在美领馆寻求政治庇护,并告诉我们薄熙来的妻子谋杀了英国人”。希拉里称,“他有腐败和凶残的过往,他是薄熙来的刽子手”,“我们告诉王立军,他不能进驻领馆,美国也没有依据向他提供避难援助”。

  这和美国国务院当年的表态相左。2012年2月9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Victoria Nuland)在谈到此事件时,否认双方谈论了涉及避难的内容。

  在谈到当时的情况时,希拉里称,“薄熙来和王立军两人或许相处得不和睦,王立军想要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领事馆也很快被其他警察所包围”,“很快,这就演变成了一个危险的局面”。

  当时,有传言称,重庆市长黄奇帆带了70辆警车去成都,但重庆官方后来否认了这一说法。当年3月5日,重庆市政府发言人称,“只有黄奇帆、陈存根、徐敬业三位重庆市领导和市政府秘书长受市委、市政府委派一起去的,根本不存在70辆警车一说”。

  希拉里还表示,王立军在知悉无法获得政治避难后,强调想让中央政府知道真相。希拉里称,美国方面告诉王立军,“这个我们可以安排”。

  据后来的媒体报道称,王立军用随身携带的至少三部手机与中央政府进行了沟通,沟通持续了三个小时。最终,2月7日晚间23时35分,在警方办妥手续后,王立军“主动”离开了美领馆。

  此时,距其进入美领馆,有33个小时零4分钟。

  休假式治疗

  11个小时后,2月8日上午10点54分,重庆市政府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王立军正接受休假式治疗。

  (本文作者尹守革,综合新华网、南都周刊、经济观察网、财新网、华尔街日报等编辑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