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记者扬名天下的詹纯新

摘要:詹纯新的愤怒显而易见,中联负面缠身、股价的重挫和不少媒体的口诛笔伐可能让他焦躁不安。20年前他也有过“悲壮”的时刻,所以似乎并不介意让对手也品尝一下这其中的滋味。

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
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

  痴迷于《道德经》的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最近似乎扬扬手把这本书扔在了角落。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道德经中的这种不争之德,没能让一向敦厚谦逊的詹纯新平息怒火——几天前,长沙警方的一纸拘留令,让质疑中联财务的记者陈永洲天下扬名。

  喊出请放人的新快报,“穷骨头”确实有两根。还有谁还记得哪个年代的报纸头版,曾经有过如此的“悲壮”?不过,在报人与警方的紧张对峙幕后,作为主角之一的詹纯新却仍然默不出声。

  其实说起来,这位21年前带着体制内基因开始创业的商人,硬骨头也有几根。1992年,在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熬了12年并出任副院长的詹纯新,拿着借来的50万,带着7名技术人员创办了中联。教书匠出身的他,在关乎生死存亡的商海,既不乏几份儒雅的风度,也凭着一股顶着烈日摆地摊卖产品的执拗气,为中联重科在断了“皇粮”之后拼出了一块新阵地。

  有人说,在中国企业家这个群体中,他可能是柳传志和张瑞敏的结合体。此言或不虚。他像柳传志一样长于广布脉脉亲情,也不乏如张瑞敏般怒砸冰箱的凌厉。业内教父和并购狂人,这似乎也是较之梁稳根“低调”不少的詹纯新,一度颇为闪光的头衔。

  此前,本来正逢与同城死敌三一的消耗战偃旗息鼓不久,而警方的这记跨省拘捕,又令这难得的太平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詹纯新的愤怒显而易见,中联负面缠身、股价的重挫和不少媒体的口诛笔伐可能让他焦躁不安。20年前他也有过“悲壮”的时刻,所以似乎并不介意让对手也品尝一下这其中的滋味。此前董事长助理的一番对答可算作是詹纯新的此刻心声:我们并不愿意与媒体为敌,但已经是无奈之举。这时候在他眼中,需要的应该不是一本温情的《道德经》,而是一根捍卫的狼牙棒。

  但是,在该案引起中央高层关注的当下,几方各执一词纷纷扰扰,真相并不十分清楚。

  其实,同为媒体人的小编,纵然谈不到兔死狐悲之感,也免不了借道唏嘘一番。长沙警方的贸然刑拘之举,惹翻了对公权力涉嫌滥用的积怨。如果确属记者捏造事实,自然十足可恨;但目前尚无确证之前,舆论汹汹之际,就大动干戈跨省先拘,难免落下过于粗糙的口实。因言获罪,在公权力“跨省”已经轻车熟路的现在,也早算不上是一件新闻。但大众神经的频频被刺激,透支的结果,远远超出了背后商战的意义。

  在过去的一次采访中,詹纯新曾提及梁稳根向自己坦言,没有中联就没有三一的昨天,没有三一也没有今天的中联。“貌合神离”的两人仍惺惺相惜,上演着笑泯恩仇的快意。如果有一天当詹纯新在街角的咖啡店遇上释放的记者陈永洲,这两个有意思的人又该说些什么呢?(文/郭儒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