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主席肖钢为何会一夜白头?

摘要:肖钢站在了中国资本市场的风口浪尖上,终于迈出了股市改革实质性的一步。权力越大责任越重,肩负着亿万股民的期望,难怪会满头白发。这位36岁就成为央行系统内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40岁升任央行副行长,45岁时,成为中国银行业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一路走来仕途顺风顺水的官员,或许,能将自己的好运气传给中国股市吧。

肖钢
肖钢

  一夜之间白发生,千树万树梨花开。

  今天,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在“财经年会2014:预测与战略”发表主旨演讲,任何一个人都会注意到他的满头白发,从今年2013年3月17日,他担任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至今,仅仅8个月,他就已经“愁白了头”,眉目间也满是沧桑感,与执掌中国银行时期的意气风发可谓判若两人,须知,他今年才55岁,正值事业的壮年。其实,上任4个月不到,他就已两鬓白发。

  哪能不愁啊。中国有3个职位不好干,或曰没有好下场,这就是春晚总导演、足球教练和证监会主席。

  上证指数从3月18日的2240点到截止此文的2195.46点,波澜不惊,而美国股市早已经收复失地。放下股指不论,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对IPO停止审核也已经超过一年零六周半。

  自从新班子上任以来,“改革”成了每个官员都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宛如图腾。肖钢在演讲中也不断表态“改革”:“我认为对改革的成效,需要放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期来观察和检验。因此,改革要看长远,要有一股韧劲和钉钉子精神。”

  从银行家到证券市场的掌门人,肖钢真是尝尽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不容易。

  肖钢上任时,接手的是前任证监会郭树清未完的事业。当时,郭树清“新政”才推行18个月,许多改革才搭了个架子,郭树清就被调任山东,成为封疆大吏,仕途看涨,但资本市场一直有传闻,郭树清是因为IPO核查等改革得罪了太多人,而早早出局。就算是在那18个月里,“郭氏新政”其实也是雷声大雨点小——退市制度虎头蛇尾,一开始非常严厉,到最终落实的时候,又几乎回到了原点;打击证券犯罪的力度比原来大,但打的“老虎”不多,主要都是“苍蝇”,而且这些“苍蝇”也拍不死,就是罚点钱或者暂停资格。

  或许,肖钢也知道证监会主席这个位子是烫手山芋,所以,上任后,他选择了“闷声做事”。

  但事情也由不得他。上任伊始就接到棘手的“万福生科造假事件”,而万福生科的保荐机构为平安证券。经调查,万福生科在“2012年中报虚增营收1.88亿后,2008年至2011年累计虚增收入7.4亿元,虚增营业利润1.8亿元”。肖钢执掌的证监会在今年10月下达了“史上最严厉罚单”——平安证券被证监会暂停其保荐机构资格三个月、同时罚没7665万元收入的罚单。

  但纵若如此,中国资本市场的两大恶疾——IPO审核制、缺乏有效的惩罚机制,仍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正如经济学家刘胜军一直指出的“IPO审核制是乱像之源,推高了股市泡沫,造成了权力者寻租,如果证监会不放弃审批,那么,它就永远没有兴趣搞真正的监管,现在只是抓一两个坏人,做做样子,选择性执法。”

  但谈到“抓坏人”,贵为证监会主席,肖钢也颇为有心无力。

  在今年8月初,他突然在《求是》发表署名文章《监管执法: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石》,洋洋洒洒数千字,被业界视作肖氏理念首次亮相。在那篇文章里,他可谓“倒苦水”、“吐槽”——“目前资本市场的法规规则超过1200件,问责条款达到200多个,但其中无论是刑事责任还是行政、经济责任,没有启用过的条款超过三分之二。其中既有立法修法不及时、不具体的问题,也有执法体制不适应,地方保护主义依然存在的问题;既有人情世故的原因,也有不敢碰硬、不坚持原则的原因。这些因素长期存在,致使相当一部分责任追究不了。近年来证监会每年立案调查110件左右,能够顺利做出行政处罚的平均不超过60件。平均每年移送涉刑案件30多件,最终不了了之的超过一半。”

  一句“不了了之”暗藏了多少无奈——不是“我军无能,而是敌人太强了”。

  在那篇文章里,肖钢认为,证监会应该扭转“重审批、轻监管”的倾向,从审核审批向监管执法转型,从事前把关向事中、事后监管转移。对不该管的事情,坚决要放;对需要管好的事情,坚决管住管好。对违法违规行为,毫不手软地追究到底、处罚到位。

  这被视为肖钢第一次阐释他执掌资本市场的理念。

  就在肖钢准备重拳出击时,“光大乌龙指”事件横空出世,一次“意外”的操作后,光大证券的举措明显有隐瞒真相“暗度陈仓”,以蒙蔽监管、市场达到挽回自家损失的意图。那个“乌龙指”,让跟风的股民损失巨大。而光大证券的背后光大集团是副部级单位。

  考验肖钢的时候到了。

  我们无从知道其中的博弈,但我们看到了结果——11月14日。中国证监会决定,没收光大证券ETF内幕交易违法所得1307万余元,并处以违法所得5倍的罚款;没收光大证券股指期货内幕交易违法所得7414万余元,并处以违法所得5倍的罚款。上述两项罚没款共计5.23亿元。

  光大证券最终破财消灾。

  在监管上出了两次重罚,罚了几亿元。肖钢的努力还等来了一个好消息——在15日中共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国证券业的改革终于等来了突破口。

  在《财经》年会上,肖钢不仅抛出了“五指理论”:大拇指是投资者,食指是券商等其他中介机构,中指是媒体,一定要客观,中立,上市公司是无名指,证监会是小指,烧香拜佛离佛祖最近。还首次以证监会主席之尊解读《决定》里的内容“注册制是真正的还原市场,尊重市场,我在此澄清实行注册制不是备案生效,证券会今后还会加大管理。。。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核心是信息披露,证监会对发行人信息披露的准确性、全面性、及时性进行整合,但不对公司的投资价值和持续的盈利能力做出判断,真正还权于市场和投资者。”

  肖钢站在了中国资本市场的风口浪尖上,终于迈出了股市改革实质性的一步。权力越大责任越重,肩负着亿万股民的期望,难怪会满头白发。

  这位36岁就成为央行系统内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40岁升任央行副行长,45岁时,成为中国银行业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一路走来仕途顺风顺水的官员,或许,能将自己的好运气传给中国股市吧。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