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建业的那些企业家“朋友们”

摘要:在中国,当一个地方大员落马时,用丘吉尔的说来说,“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但这可能是开始的结束”。伴随着季建业的落马,不少和他关系良好、并因他而发达的企业家,将逐渐浮出水面。问题是,他还会有更多的“朋友们”冒出来吗?

江苏省南京市前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
江苏省南京市前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

  在中国,当一个地方大员落马时,用丘吉尔的说来说,“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但这可能是开始的结束”。

  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的落马,就是这样一个情况。伴随着他的落马,不少和他关系良好、并因他而发达的企业家,将逐渐浮出水面。问题是,他还会有更多的“朋友们”冒出来吗?

  季建业,由于其主政风格,在江苏扬州和南京任职是,分别被当地居民称为“季挖挖”“满城挖”、“推土机市长”。

  季建业在扬州任职期间,扬州全城大规模翻新“修旧”,城建规模工程量很大,但很多工程公司都是他引进的苏州工程公司;而在履职南京后,季建业又迅速启动“三中路改造”,砍伐梧桐树、拆城西干道、投巨资上马雨污分流等大量工程接连上马,南京被不断的“开膛破肚”,以至于当地人形容南京时称,“秋叶与灰土齐飞,苍天共黄土一色”。

  季建业的大拆大建,为其朋友们带来了不少盈利丰厚的项目,也不断有人举报季建业,所以,当季建业被双规的消息经官方确认后,据一位南京官员称,“意料之中”。

  下面即是季建业几位落马的“朋友”:

  苏州金螳螂董事长朱兴良

苏州金螳螂董事长朱兴良
苏州金螳螂董事长朱兴良

  尽管朱兴良被带走调查之前,季建业只是流出了被双规的传闻,仍然在担任公职,但朱兴良的落马,仍然与季建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不是直接关系的话。

  朱兴良是苏州首富。他和侄女朱海琴通过其控股公司间接持有上市公司金螳螂45.65%的股权,5月底,金螳螂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朱兴良家族的持股市值也突破了200亿元。在《新财富》等媒体发布的排行榜上,朱兴良均被称为江苏首富,位居全国前30位。

  朱兴良的金螳螂发迹于苏州,而在1976年至1990年间,季建业在苏州基层担任公职。

  在季建业于2001年至2009年在扬州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朱兴良的金螳螂公司期间在扬州所获工程颇多,甚至引起扬州本地商人的不满,“几乎承包了扬州所有的酒店、医院、商品房的装潢”。据报道,季建业落马后,相关部门对其调查中,亦直接涉及到金螳螂案件中的相关工程。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苏州一座自然风景区的高层管理人员曾称,朱兴良数次陪同一些官员前来游玩,后者不带随从工作人员,朱兴良则单独陪同,“关系非常好”。

  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

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
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

  朱天晓是继朱兴良之后的第二个因季建业案而被带走调查的苏州商人。据报道称,朱天晓于11月中上旬被有关被带走,目前仍处于监视居住状态,可以限制性地打个电话。

  除了是吴中集团董事长外,朱天晓还是中国汇融的最大股东,持股量占31.7%。中国汇融在香港上市,市值为17.43亿港元。

  据苏州市政府的一位官员称,朱天晓曾担任吴中区教育局局长,当时他又担任隶属于教育局的吴中校办工业公司的法人代表。目前,吴中校办工业公司亦曾在吴中集团占有20%股权。

  季建业曾于1990-1996年期间在苏州吴县任职,朱天晓和季建业当年曾是官场同僚;而在季建业扬州任职期间,朱天晓的吴中集团与亦与其有所交集。

  2003年1月23日,江苏吴中集团与扬州城建国有资产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联合组建江苏凯运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在扬州市进行房地产开发。

  “凯运天地”项目是江苏凯运在扬州的首个项目。该项目是对扬州古运河东岸的改造,河道岸线长达6.67公里,改造总用地面积为242.66公顷(3640亩)。2004年4月8日,朱天晓与季建业一起参与了开工典礼。

  2003年6月,江苏凯运又与扬州国土局签订了首期324.29亩土地出让合同。

  香港地产商人周达伟

  香港地产商人周达伟是另一个因季建业而被带走调查的商人。据新京报报道称,周达伟早在今年7月就被有关部门带走,至今仍处于监视居住状态。

  周达伟兄弟是德豪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两人均与季建业相熟多年。

  季建业在扬州和南京任职期间,除了金螳螂的朱兴良外,香港地产商人周达伟兄弟同样一直于季建业过从甚密。金螳螂“几乎承包了扬州所有的酒店、医院、商品房的装潢工程”,德豪集团的“瘦西湖新天地”项目,则是季建业在扬州任职时的主要政绩之一。

  季建业从扬州调到南京后,周达伟兄弟亦尾随而至,并先后获得重大政府项目。

  2011年9月,德豪在南京设立全资子公司南京德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仅为2000万元,主要的经营业务为政府项目“安置房、经济适用房”等。

  随后,该公司获得了一个大项目——麒麟科技创新园一期经济适用住房的两个地块,该项目总用地面积36.5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42.3万平方米,计划投入43.8亿元人民币。

  在中标信息公布之前,德豪已经进场施工,但周达伟兄弟并没有能力完成这么庞大的项目。德豪转手将工程包给了一家建筑公司,但并未按时支付首期工程款。建筑公司老总四处举报,并通过其亲戚向中央高层递交了举报材料。

  一位扬州官员称,“这或许是季建业落马的导火索。”

  苏州美田董事长高琪

苏州美田董事长高琪
苏州美田董事长高琪

  苏州美田利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琪是另一个因季建业而被带走调查的商人。目前,美女老板下落成谜。

  报道称,高琪“是一位美女老板”,与季建业关系密切。高琪私下并不忌讳与季建业的关系,由于季建业的妻子也姓高,高琪曾以季建业的“小姨子”自称。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高琪在昆山成立家具装饰公司,与主政昆山的季建业相识。2002年,高琪投身房地产,成立苏州美田。之后,从昆山到苏州到扬州再到南京,季建业一路升迁,苏州美田则总能在季建业主政之地承接项目。

  在上文提到的麒麟科技创新园一期经济适用住房项目中,苏州美田旗下南京瑞富同样获得了两个地块。和周达伟兄弟的南京德豪一样,高琪旗下南京瑞富的注册资金同样只有2000万元。

  南京的一位房地产商评论称,南京瑞富到了南京第一个项目就承接十多亿元的保障房,“好像是专门为这个项目成立的公司。”

  (综合新京报、证券日报、第一财经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周末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