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中医”起家的百亿商帮

摘要:据《创业家》杂志报道:杨旭有一个朋友在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工作,一次,该朋友偷偷地指着一种打一针要6000元的功能针对他说:“你猜这一针的成本是多少?1.5元!”在广告的“狂轰乱炸”下,莆田帮们一年能收入千万甚至数亿。

从左到右:翁国亮、刘永好、冯仑
从左到右:翁国亮、刘永好、冯仑

  中国之大,处处是“帮派”,除了庙堂之上的第一大派,商场江湖也“帮派”林立,古代,有晋商、徽商、盐帮等等商帮,现在也一样。“沙县小吃”大多是福建沙县人做的,做大饮料生意的也大抵是浙江人,而电视上天天卖的广告“治疗不育不孕,到XX医院”里的XX医院以及街头小巷“祖传X病,专治老中医”的“老中医”,其实也是一大商帮,并且,可能是中国最赚钱的商帮。

  那就是在中国医疗、整形行业闷声发大财的“莆田帮”,有媒体报道称,这个商帮的资产高达百亿乃至千亿。

  甚至连房地产大腕都对他们赞誉有加。在北京一个高端的企业领袖年会上,万通控股主席冯仑语出惊人,他说,“在福建莆田一个村的小伙子,16岁出来在电线杆上贴性病广告,现在带出8000人,在全国开出8000家民营医院”。此人名叫翁国亮,如今是万好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

  对此,翁国亮显得也有点尴尬,他说,这是80年代的事了。

  因为现在翁国亮早就“高端大气”了。他1964年出生莆田荔城区黄石镇清中村,经过多年奋斗,如今他旗下有惠好医药200个连锁店和华夏医疗集团,华夏医疗集团有限公司(08143.HK)为香港上市投资控股集团公司,公司在内地独资和参股经营多家二级医院。公司市值401.亿港元。此外,他还做起了房地产生意,在他老家莆田搞了好几个项目,其中“大宋•莆阳城”的建设计划自启动伊始就在业界内外引起了轩然大波,在其宣称的200亿元的大手笔投资额背后,是万通集团与万好集团联合操盘。

  所以,在论坛上,冯仑这么介绍翁国亮就不足为奇了。

  1996年就“移居”香港的翁国亮,自诩不是“莆田帮”,但他的生意主要还是在内地,做的也是医疗行业。翁国亮2005年收购了香港泓迪有限公司(华夏医疗的前身),然后通过借壳上市的办法把国内的一系列医院装进这家上市公司,2006年7月12日,泓迪正式更名为华夏医疗,并把原来泓迪的环保业务剥离掉,转入医院管理业务。2007年3月,华夏医疗收购重庆市爱德华医院55%的股份;2007年6月,进行全球路演,与多家国际资本进行接触;2007年8月,收购浙江嘉兴曙光医院……

  而这些医院的主打项目还是男科、妇科、美容科。

  不行医的医疗大亨们

  其实,翁国亮并不是“莆田帮”里最有钱有实力的。在网传的2012年莆田财富榜中,同样是做医疗的,林志忠、林志程家族、陈建煌、詹国团等等都比他有钱。但现在翁国亮做起了房地产,搞不好“弯道超车”也不一定。

  我们从几个数字可以管中窥豹。据莆田的《湄洲日报》报道,莆田东庄镇有2.1万外出人口,在全国100多个大中城市从事医疗行业,经营医院200多家。据估算,全国现有上规模的民营医院约80%为东庄人所有,固定资产300多亿元,行业年创利润13亿元。整个莆田目前有超过十万名的医疗从业人员在全国开办近万家民营医院,每年的药品、医疗器械和医疗耗材的消费量超过300个亿,全国80%的民营医院药品、医疗器械和医疗耗材采购业务由莆田人负责。

  “莆田帮”的医疗产业有:中国博爱企业集团、坤如玛丽医院集团、广东三奇医疗集团、中屿、中骏、上海华衡投资、民众等多家医疗投资企业、重庆华美整形医院、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广州利德医院、南昌博爱医院、长沙康复医院、南京曙光医院、杭州博爱医院 、宁波同和医院、贵阳长江医院等等,遍布全国各地。一言蔽之,在中国,只要是男科、妇科、生殖、整形等专科医院,没有不是“莆田帮”控制的。

  难道是因为他们掌握了祖传医术?

  当然不是,事实上,他们对医术也没什么兴趣,他们只是在做生意。如果把时光往回拨转到20多年前甚至30年前的改革开放初期,他们基本上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那时候,莆田自古地少人多,迫使多数莆田人背井离乡移民外地,弃田另谋他业,养成了闯荡天下的习俗和形成丰厚的经商文化,其中不少人干的是“江湖郎中”的买卖。

  这些“游医”在改革开放后,发现了一个商机。

  男女之事

  那就是男科、妇科、整形科。

  2005年的某天,在上海整形美容界享有盛名的林子豪教授跟当时全国最著名的整形美容医院“北京八大处整形医院”的院长戚可名说,今天晚上请你们到北京饭店吃饭。是时,戚可名还兼任北京协和医院院长,在中国整形美容界地位很高,就问:吃什么饭?谁请?林子豪说:你去了就知道了。

  当晚,戚可名和八大处整形医院的一些教授一起参加宴请。刚一落座,进来一个个子不高,其貌不扬的年轻小伙子,有人介绍说:这是重庆华美整形医院的院长。当时戚可名也没觉得怎样。林子豪私底下对戚可名说:你别瞧不起人家,八大处整形医院500张床位,400~500个工作人员,还有(培养的)硕士、博士生100多人,收入才8000多万元,重庆华美整形医院100个工作人员,不到200张床位,每年收入一个多亿。

  而这个老板就是福建莆田人。

  现如今,中国的整形医疗是个大买卖,在这个行业“每卖出1万元的东西,毛利有9000元”。

  但在一开始,“莆田帮”做的并不是整形医疗生意。因为“当时整形美容都不被人看好,技术不成熟,风险大,纠纷多”,再加上当时人们连“衣服都不会穿,胸比较大的女孩还要‘驼背’,哪里敢去做整形美容” ?市场容量有限,因此莆田系的老板都对整形美容不感兴趣,反而在其他诸如男科、女科医院上发力。

  那时候,公立医院的男科、妇科都是边缘科室,没什么收入,医生也积极性不高。莆田老板们就亲自上门,找院长“公关”承包科室。公立医院在计划经济里生活久了,觉得这些科室是“鸡肋”,有人来接盘巴不得呢。

  于是,莆田帮们就用各种方式承包下了这些科室。

  然后铺天盖地的小广告出现了,先从“祖传X病,专治老中医”起,然后是在各个电视台上砸钱,一时间“治疗不育不孕,到北京XX医院”,“X波罗男子医院”、“北京XX女子医院”等等广告在全国各地打响,众多患者络绎不绝前往“治疗”,效果怎么样,不得而知,但莆田老板们赚得了第一桶金。

  随着中国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韩剧的影响,整形美容技术也在进步,2007年整形美容行业开始爆发的感觉。2009年全国整形美容市场规模是200万人次,并且保持了100%的增速,规模已达到了几百亿元,并且还在高速增长。

  而这个行业的暴利有多大呢?据《创业家》杂志报道:杨旭有一个朋友在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工作,一次,该朋友偷偷地指着一种打一针要6000元的功能针对他说:“你猜这一针的成本是多少?1.5元!”

  不看疗效,看广告

  2008年,从男科、妇科、生殖科赚了大钱的莆田系老板逐渐进入整形美容行业。而他们一上来就是大手笔——广告、明星,一掷千金。2010年1月16日北京某整形美容医院开业,“请香港明星刘嘉玲来站了20分钟给了200万元,其他到场明星收入也都很丰厚”。而该整形医院的幕后老板正是五洲女子医院的老板黄德锋——身价10亿元的福建莆田老板。

  其他莆田老板也都是大手笔,“在安徽开了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广告投放的起点就是3000万元。在广东,每年电视广告2000多万元,报纸广告700万~800万元,网络广告200万~300万元。”

  在电视台、报纸的医疗广告被严厉整顿后,莆田老板们逐渐加大在互联网广告的投放,特别是在各大网站、搜索引擎的投入。翁国亮自己就透露,每年莆田人在百度上做的医疗广告有几十个亿人民币。翁国亮的理解是,百度老总很给面子。

  这就是被不少网民诟病的“医疗广告”。因为360的周鸿祎用于指责百度李彦宏但也十分想染指的广告市场。

  在广告的“狂轰乱炸”下,莆田帮们一年能收入千万甚至数亿。据说春节期间这些医院老板就开着名车回来,而春节一过就又飞回自己的医院,留下五六层的别墅冷冷清清。

  一切才刚刚开始

  莆田帮从承包边缘科室起家,将这些科室发展成医院,做大产业后,也在极力“洗白”。

  事实上,正是因为中国医疗体制的僵化,才创造了这个市场。莆田帮发现了这个市场。

  据莆田帮一个林老板说:“我在福州的医院,收费还不到公立医院的一半。在我们医院生孩子,正常情况下,1500元就够了,在公立医院要三四千。做阑尾切除术,价格也差不多是这样。你可以去比较一下,民营医院的服务态度怎样,公立医院的服务态度又是如何?”

  中国公立医院制度僵化、服务态度差,各种事故乃至杀医事件频频发生,这个行业迟早要发生深刻的变化。一边是莆田帮拥有多年运作医院的经验,一边是医疗市场迅速扩大,公立医院无力满足,对此,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提出“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大力引入社会资本,着力扩大供给、创新服务模式、提高消费能力,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健康服务需求,为经济社会转型发展注入新的动力,为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创造必要条件。”

  或许,莆田帮更大的财富机会即将来临。到时候,他们或许做的就不仅仅是男科、妇科、生殖、整形,而是更为广阔的市场,也会将让他们被主流商业圈子所接纳。

  这不,翁国亮就与中国前首富刘永好、冯仑以及十几家具有实力的专业民营医疗企业联合发起了中国医健联盟,刘永好、冯仑、翁国亮将分别担任中国医健联盟名誉主席、主席及执行主席。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