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贴为何要把英拉赶尽杀绝?

摘要:中国现如今经济、军事实力日渐膨胀,辽宁号航母都驻扎在海南三亚,是亚洲地区举足轻重的关键性力量,当中国政府决意通过高铁将影响力通过铁路网深入东南亚时,任何一个政府都需要考量考量其中的利害关系,断不会完全一边倒,都会维持微妙的平衡关系。所以,就中国的高铁战略而言,无论是素贴还是英拉,都不是最为关键的因素。只是,政局持续动荡,该高铁项目就大概只能一直是图纸而动工遥遥无期了。

素贴
素贴
英拉
英拉

  英拉的眼泪感动了千里之外的中国人,却没能感动反对派领导人素帖。

  据报道,泰国示威领导人素贴在10日称,反对派将以“叛乱罪”起诉英拉,并要求政府职员听从反对派的指挥,还要求警察局长命令所有警员在12小时内离开他们的岗位,由街头抗议者接管治安。他称英拉试图推翻宪法,要求对她以叛乱罪进行起诉。这也是素贴自己因为占领政府办公室和催促公务员拒绝上班而被指控的罪名。

  对于抗议者要将她的家庭驱逐出泰国的要求,英拉眼含热泪说“我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这真是黑色幽默:素帕以煽动、组织街头运动占领政府部门,并且欲图推翻一个经过民主选举、得到泰王核准的政府,如此明目张胆违反宪法的“叛乱”,反而指责现任总理英拉“试图推翻宪法”、“叛乱罪”。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作为辞去议员、没有任何政府公职的素贴,居然堂而皇之以所谓“人民委员会”秘书长的身份发布所谓的1/2556、2/2556号命令要求总理、国会上议院院长、国会下议院院长全部必须辞职并把权力移交给非民选的“人民委员会”手里。

  否则,他就会提升更激烈的集会游行级别。

  好吧,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这更明目张胆的“违宪”了吧——一个在野政客,以“人民”的名义用街头运动要求政府辞职,还自己指责对方犯了“叛国罪”。

  有权时镇压,有势时示威

  1949年出生的素帕是泰国老牌政客,曾经在阿披实政府里担任副总理。他对街头运动再了解不过了——他领导过反政府的街头运动,也镇压过反对他的街头运动。

  2006年9月19日泰国军方发动政变,他信被迫下台,经过政局动荡,泰国民主党以微弱的执政基础上台执政。2010年3月,支持他信的泰国红衫军向阿披实政府示威,要求时任总理阿披实解散国会下议院,提前举行选举。阿披实认命副总理素贴全权负责安全问题,兼任当时“解决紧急事态中心主任”。大权在握的素贴作为当政者,不是积极与民众开展对话,采用民主的方式解决争端,而是动用武力镇压民众,他下令军方武力镇压红衫军示威者,造成近百人死亡,近2000人受伤,以示威民众的鲜血镇压了反阿披实政府的街头运动。

  为此,2011年12月他被传唤到警局就当年武力驱散“红衫军”造成示威者死亡的情况作出说明。今年8月泰国司法部特别案件调查厅更是宣布,前总理阿披实、前副总理素贴涉嫌在2010年反政府集会期间指使军方镇压民众集会,并致6名平民死亡。特别案件调查厅将以谋杀罪名对二人提出指控。

  指控还没走完法律程序。素贴的立场和角色已经来了180大转弯。

  手握大权时,素贴会根据“紧急状态法令之规定”下令镇压反对他们的示威,而现在轮到他领导“黄衫军”走上街头,他就宣称英拉政府胆敢镇压他的街头运动,他就推翻政府。这个双重标准,不愧是老牌政客啊。

  素贴镇压“红衫军”时,军队开枪,而泰国此轮的政治危机爆发后,泰国军方高层多次表示,军方将保持中立立场,不会选边站。一名军方高层消息人士说,海陆空三军首长已表明,即使政府下令动武,他们将站在“民众”这边。当“示威民众”冲击总理府、军方总部时,军队和警察纷纷开门迎接,女警送花。

  为何?因为支持他信的“红衫军”大多是农民、社会中下层,而“黄衫军”一般是城市居民、社会中上层。素贴的举动更是得到了军方乃至泰王的默许或者视而不见。

  这就是素贴敢于叫嚣让英拉政府下台的本钱。

  泰王不让别人影响力超过他

  遥想当年,出身泰国清迈富商家庭的他信,不但通过经商成为泰国首富,还以“亲民”的姿态赢得选举胜利,荣登总理宝座,还成为泰国历史上第一位通过选举连任的总理。

  他信奉行“民粹主义”经济政策,虽然贵为首富,但通过政府补贴等手段向泰国北部农民、社会低收入者派发福利。赢得了农民和低收入者,泰国北部的农业区一直都是他信以及其政党的“票仓”。纵使后来他信被军事政变赶下台,那些人依旧把他的妹夫、妹妹英拉选上总理宝座——直到反对派掀起一次次街头运动、军事政变将他们再次推翻。

  对于泰国农民、下层人士而言,他信无疑拥有巨大的声望。

  而这,触动了一个人的敏感的神经。

  那就是泰王。

  现任泰王普密蓬国王1932年登基,在泰国拥有无可比拟的声望,广受爱戴,虽然受“君主立宪制”,普密蓬国王不具体干预政治对政局不轻易发表看法。但是,他还是泰国最终说了算的人,拥有仲裁泰国大事的权威。

  他信及其家族迅速崛起的声望,无疑打破了泰王在国家神圣的地位。他信的“民粹主义政策”的收买人心,也无疑让泰王不悦。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泰王的不悦,大概就是反他信势力最强有力的后盾。须知,在泰国,任何政变,只有得到泰王的觐见才算成功,如果没有得到泰王的觐见,政变就会失败。

  他信的下台就源于泰王的“建议”。在2006年的选举危机时,4月4日下午,他信乘坐直升机,前往普密蓬位于南部海边的行宫,觐见国王。晚上,泰国总理他信与泰王见面后,接受泰国国王的建议,宣布辞去泰国总理一职,并且由副总理奇猜担任看守总理,直至新的总理选出为止。当晚,他信出现在电视里,几度哽咽,热泪盈眶,他宣布自己将不再出任新一届政府总理。

  但他信的眼泪和现在英拉的眼泪一样,无法阻止反对派的进一步动作。2006年9月19日深夜,泰国陆军总司令颂提突然发动政变,率领军队进入曼谷市中心,包围政府总部及总理办公室,宣称推翻当时在美国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他信。颂提指他信执政期间贪污不绝,无能领导国家,而政变则得到普密蓬国王支持,他信流亡至英国。

  他信流亡海外,但他的家族在泰国还有巨大的声望,他也在海外操纵着局势,这都无疑想让泰国保持“稳定”的普密蓬国王不悦。

  于是,我们看到泰国每次政局动荡时,“黄衫军”虽然人少,但声势浩大,得到政界、商界高层的支持,军方保持“中立”,而“红衫军”上街时,往往是军警镇压。

  围绕着他信,让这个国家的南方北方、上下阶层日渐分裂。而英拉推动的“特赦法案”,很可能让他信摆脱贪腐指控得以回国更是很很多人不满——一旦法案成立,那么反对派多年的成果将毁于一旦。

  据悉,普密蓬国王目前正在中部海滨胜地华欣度假,宣布暂时不会返回曼谷。

  潘多拉魔盒

  素贴鼓动黄衫军抗议示威,动不动就以“民主”化身自居。在英拉政府多次明确表态同意对话解决的情况下,素贴坚持不接受对话,执意要求现任政府下台。素贴要的“民主”结果似乎只有他说了算。

  按照民主国家的惯例,只要选举程序合法,那么各方就要接受结果,反对党以及反对派有不同意见,应该按照相关程序予以解决,再不服,就准备下次选举战胜对手。民众有举行游行示威的权利,但是如果组织民众暴力推翻政府,是对民主法治的践踏。开了这个恶劣的先河,那么谁都不会再把宪法、法律、程序正义放在眼里,暴力推翻任何政府就成了政治的轮回宿命。

  在泰王的默许下,素贴们无疑再次打开了一个让泰国政局陷入万劫不复的“潘多拉魔盒”,从这个角度说,素贴也不过是个马前卒。

  素贴称,泰国近年来的贪污腐败及社会分裂都源于“他信政权”,为使泰国实现真正的民主,必须彻底清除这一政权,解散英拉政府及国会。“他信是导致泰国贪污腐败及社会分裂的源头,为实现民主,必须彻底清除他信政权。”素贴多次在人群中高呼,甚至公开表态,“我们需要做点违法的事,以实现目标。”

  然而素贴本人并非无可挑剔。2008年,一份美国外交电文中,素贴被描述为“幕后交易者”,电文指出他与包括军方在内的多个政治阵营存在秘密交易。2010年面对“红衫军”大规模示威时,据传素贴与军方签署秘密协议,允许军队武力驱散占领曼谷重要区域的“红衫军”。

  高铁迷局

  泰国局势动荡多年,都因他信而起。他信跟中国政府关系密切。但是反对派阿披实和素贴跟中国的关系也相当不错。

  2010年7月19日,时任泰国政府第一副总理的素贴就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接受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会见。双方进行了友好对话。

  2012年5月,下野的素贴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在30多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中国取得了历史性成功,为世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在过去十多年间,素贴曾多次到访中国,2012年3月中旬还率领民主党高级干部考察团访华。素贴说,民主党高层经过此访感受到了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经济成就,这一成就正在不断辐射和惠及周边其他亚洲国家。

  他以中国的高铁建设举例说,代表团在访问期间亲身体验了广州开往深圳的高铁列车,对中国的高铁技术印象深刻。目前,中国与包括泰国在内的东南亚多个国家正在筹备建设高铁网络,中国技术有望为整个地区带来福利。

  所以,不但英拉与李克强总理相谈甚欢,支持推动高铁建设。阿披实和素贴也是跟中国政府示好。

  事实上,中国现如今经济、军事实力日渐膨胀,辽宁号航母都驻扎在海南三亚,是亚洲地区举足轻重的关键性力量,当中国政府决意通过高铁将影响力通过铁路网深入东南亚时,任何一个政府都需要考量考量其中的利害关系,断不会完全一边倒,都会维持微妙的平衡关系。

  所以,就中国的高铁战略而言,无论是素贴还是英拉,都不是最为关键的因素。

  只是,政局持续动荡,该高铁项目就大概只能一直是图纸而动工遥遥无期了。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