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寡妇”是怎样炼成的

摘要:Zarema是一个车臣妇女,在和恋人私奔后,住进了一个恐怖分子训练营。在那里,她和恐怖分子们过着淫乱的生活,用她自己的说话,就是“性、毒品和摇滚乐”。在被恐怖分子玩腻了之后,他们安排她做“黑寡妇”,去炸毁一个警察局。

伏尔加格勒爆炸案女嫌犯照片
伏尔加格勒爆炸案女嫌犯照片

  “黑寡妇”又来了!

  当地时间12月29日中午,一名女性恐怖分子——即所谓的“黑寡妇”,在俄罗斯南部城市伏尔加格勒火车站引爆自己身上的爆炸装置,造成至少16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而就在两个月前,同样是伏尔加格勒,另一名“黑寡妇”则在公交车上引爆炸弹,造成6人死亡33人受伤。

  俄罗斯媒体报道称,制造此次自杀袭击的“黑寡妇”身份已初步确认。她名为阿斯兰诺娃,两任丈夫都是被俄当局消灭的恐怖分子。典型的“黑寡妇”!

  “黑寡妇”一词出现在十多年前,专指车臣伊斯兰教分离主义者中制造自杀性爆炸袭击的女子。他们大多在17至25岁,平常蒙黑色头巾、穿黑色长袍,绝大部分人都是车臣战争中遭俄军击毙的分离分子的妻子、姐妹或母亲;他们的惯用手法是用“自杀腰带”——将炸弹装置绑在腰上,或是驾驶卡车炸弹发动袭击。

  据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理查德·佩普统计,自2000年6月到今年10月21日,“黑寡妇”一共制造了25起恐怖袭击,造成847人死亡,平均每名“黑寡妇”造成20人丧生。

  “性、毒品和摇滚乐”

  “黑寡妇”之所以发动自杀性爆炸袭击,通常被认为是为了替在车臣战争中死去的丈夫、兄弟或儿子复仇,是为了死后上天堂。

  因而,她们又被称为“安拉的新娘”。

  但美国俄罗斯等国的专家和记者调查研究后发现,大部分“黑寡妇”并不是自愿充当“人肉炸弹”,而是受复仇、贫穷、宗教、极端组织诱惑和胁迫等多种因素影响。在恐怖组织的链条里,她们是最低端、最绝望、最不由自主的一群人,是“一次性使用”的工具。

  尤利娅·尤兹克(Yulia Yuzik)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一名调查记者,也是《安拉的新娘》(Brides of Allah)一书的作者,书中讲述了一个“失败的黑寡妇”——一个未能将自己炸死的“黑寡妇”的故事。

  Zarema Inarkaeva是一个车臣妇女,在和恋人私奔后,住进了一个恐怖分子训练营。在那里,她和恐怖分子们过着淫乱的生活,用她自己的说话,就是“性、毒品和摇滚乐”。恐怖分子们认为,交换性伴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在被恐怖分子玩腻了之后,他们安排她做“黑寡妇”,去炸毁一个警察局。

  2002年2月5日,她提着一个装满了炸药的手提包来到了那个警察局。她紧张、害怕、焦虑、提心吊胆……炸弹被人远程引爆了,她因为没有将手提包贴身放着,经过多次手术,终于保住性命。

  其她人就没有Zarema Inarkaeva那么幸运了。

  2013年10月21日,制造伏尔加格勒公交车爆炸的“黑寡妇”Naida Asiyalova被大她8岁的丈夫远程引爆炸弹,和其他5名乘客一起被炸死。而他的丈夫,至今仍在逃。

  “安拉的新娘”

  “黑寡妇”绝大部分都不是自愿的,很多甚至是被强行招募的。

  北约恐怖主义心理和社会专家组负责人安妮·斯派克哈德称,将“黑寡妇”想象成寻求正义的忠贞寡妇是错误的,她们的袭击绝不是简单的复仇行动。

  尤兹克则认为,那些参加恐怖主义的女性绝非出自自愿,而是因为受到操纵,根本别无选择。

  尤兹克介绍称,“招募过程通常是这样,她们的亲人与叛军合作开始,然后被俄罗斯部队杀死。这些女性的家人受到当地其他家庭排斥,她们只能选择加入恐怖组织,因为在那里她们能找到尊重。她们互称为姐妹,一起祈祷,一起生活。”

  俄罗斯媒体的报道也证实了这张说法。

  南方人物周刊曾援引俄罗斯媒体报道,介绍了臭名昭彰的车臣恐怖组织“伊斯兰特种战团”如何招募“黑寡妇”:

  “招募者一般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做搭档。他们确定目标后,就找到女子家,先是花言巧语地诱劝,如果她同意了,招募者就扔给她的家属点钱,最多28美元,然后把人带走。如果不行,小伙子就动手抢人,家属怕报复,不敢反抗。

  “无论是自愿和被迫,这些女子被安置到一些看上去很普通的民宅里。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训导者向她们灌输这样的思想:苦难都缘于俄军发动的战争,要想为亲人报仇,制止战争,就得牺牲自己,充当人体炸弹,否则苦难永无尽头。 如果洗脑不成功,恐怖组织就使出最肮脏的一招——诱逼她们吸食毒品。”

  俄罗斯安全部门也作证了上述说法。调查发现,多起恐怖爆炸事件中,“黑寡妇”的血液里都发现有毒品成分;多名目击者也证实,有不少“黑寡妇”在作案时神志是不清楚的。

  比如,前文提到的Zarema Inarkaeva。

  综合外交事务、每日野兽、南方人物周刊、新京报、中国新闻网报道

  本文作者是尹守革,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你可以给他发邮件shougeyin@sohu-inc.com